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我的老婆是萌仙
我的老婆是萌仙

我的老婆是萌仙 南山树下 著

已完结 李西南小七 老婆

更新时间:2020-02-14 19:16:08
走投无路的吊丝遇到了全世界最美的女人,那个女人竟然成了他的媳妇。这是真的,而且,她还是天庭玉皇大帝的女儿……这一场艳遇……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李西南的脸色很古怪,虽然手被这个刚刚出现的小道姑抓住,却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小道姑手里的那张画。

画上画着一个男人,二十岁上下,身材高挑,近一米九,单薄修长,刘海齐眉,发丝粗长,薄薄地贴在鬓角,多出来的发丝,仿佛在飘逸。一张泛白的脸,一双黝黑细长的凤眼,鼻梁不高,嘴唇很薄。

不帅,带着几分阴柔的刚毅,深黑色的休闲西装,黑色的休闲西裤,一双没过脚踝的黑色休闲军靴。左手大拇指轻轻抚摸无名指上的一枚古朴的戒指。

画上的这个男人,不正是拿着画像一脸诧异的李西南又是谁。而那一枚古朴的戒指,不正是七仙女给他的所谓婚戒吗?

其实可以理解,李厢烽十七岁就一米九几了,李西南不如李厢烽,却接近一米九的个头,如此的打扮,当真是与众不同。

李西南诧异于这幅画,他发誓他从未见过这个女人,而且,就算做梦也不会梦到。但是,她却拿着一幅画说从长白山走到这里来寻找自己。

长白山在哪里,李西南当然知道,距离这贵州毕节市的九州县有多远,那就可想而知了。当然也不排除坐车来的。

但是李李西南不这样想,他认为秦诗妾说的话是真的,因为,如果怀疑秦诗妾,那就是怀疑他和小七,甚至所发生的一切。

李西南身边的小七也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秦诗妾,秦诗妾看到小七的时候,脸上露出更加诧异的表情,惊呼一声:“我在梦中画过你,我还记得我画过你,不过老师把那张画收走了。你不是……”

“小妹妹,你一路辛苦了,你说你是来找西南哥哥的,现在找到了,就跟我们走吧,有什么事,等到家里再说好吗。”小七连忙走过去将秦诗妾拉着往货车的方向走。

秦诗妾却不肯走,眼巴巴的望着李西南,“无量天尊,李西南,你一定要收留我,我下山是来辅佐你的。这是你的命运,也是我的命运。”

李西南一脸惊讶,问,“什么命运?”

“无量天尊,不可说,不可说,我会辅佐你,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秦诗妾说,“我的道号是‘占卜画师’,李西南,不,老师说,我追随的那个人,要称呼他一声主公。”说吧朝李西南深施一礼,态度陈恳,绝对不是脑筋出问题。

“主公?”李西南哭笑不得,“追随我?小妹妹你走吧,回去跟你师父说,我李西南不需要人追随,这不是建功立业的时代。可能,你走错时空了。”最后一句话李西南是笑着说的,然后就转过身,朝货车走去。

秦诗妾挣脱小七的手,快步走上来,想伸手拉住李西南,但是手伸出去,又缩了回来,脸上露出几分慌张,“主公,我的命运和你的命运连在了一起,您不能走。”

李西南回头,笑道,“你刚才说你叫秦诗妾吧,秦小姐,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一定很辛苦,这样吧……”说着李西南拿出钱包,抽出几百块钱,递给秦诗妾,“秦小姐,你拿着,就当我交了你这个朋友,算是送给你回去的路费。回去之后告诉你的老师,你们的愿望是美好的,不过,你说的辅佐我帮助我之类的就当是一个玩笑,请不要当真。”

“我,我……”秦诗妾竟然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不过她并没有接李西南递来的钱,而是作揖之后,站在一边可怜巴巴的望着李西南。

李西南不多废话,将钱塞在秦诗妾背上的背包带子上,转身就要上车,但是看到路边那几个受了伤的工匠,轻叹一声,走了过去,说,“请问,你们当中谁是说话的?”

李西南自然知道,像这样的一个团体,是有一个领头的工头。

中间一个长得胖一些的男人站了起来,他的一只眼睛肿的老高,嘴角血迹斑斑,用复杂和疑惑的目光打量着李西南。刚才的事情他们也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刘老八潜逃了,他们受了伤不能回家,就算能回家,也要等拿到钱再走。此刻见李西南问话,于是站起来,战战兢兢看着眼前这个高个子青年。

李西南也不多废话,说,“你们的事情我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是目前你们还是要去医院处理伤口,调理好才有力气讨工钱或者继续干活。我叫李西南,住在龙须村。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过几天我要修一幢房子,需要一些手艺高超的工匠,每天两百块,当天结算。”李西南将一张纸递过去,上面是圆珠笔写的电话号码,同时递过去的还有一千多块钱。

看着一脸迟疑和惊讶的工头和众工人,李西南说,“这是我的原则,我李西南不会亏待人。就算你们拿着这一千块钱走了,也就走了,但是我李西南是不会让帮我做事的人吃亏的。先去医院检查一下,等好了,你们想继续留在神龙镇工作,更好,不想留下,就当是我作为一个神龙镇人对这件事的致歉。”

李西南将钱塞给那个工头,转身朝货车走去,到了车前,先把小七和妹妹李伊芸扶上去,才钻了上去,李厢烽随后跟了上来。上来之前,他将手里的锄头把子还给那个小摊老板。

货车开走了,秦诗妾呆呆的望着离开的货车,那个手里拿着一千块钱的工头和几个工匠一脸愕然的望着这辆货车离开。而周围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这个青年人是什么时候赚到了大钱回来了。

秦诗妾将手里的画放进背包里,大步跟随着车的方向离开了镇子。

货车行驶的不快,一来车里的东西经不起这种颠簸不平的道路,二来,车开得快了,容易出问题。

所以,一路行来,也只有一个人小跑快一些。

偶然间,李厢烽探出头看到后面跟着秦诗妾,先是愣了一下,连忙把头缩回去,望着李西南,一脸不解的说,“哥,你什么时候认识那个……她怎么一路跟来。”看到李西南身边的小七,就立即闭嘴了,担心这个道姑是大哥的相好,之前被抛弃,现在这样打扮来兴师问罪了,不然她手里怎么会有李西南的画像,还有,李西南为什么像躲瘟神一样避之不及。

用狐疑的目光扫视了李西南一眼,给他一个兄弟支持你的眼神,就一脸肃然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满脑子都在胡思乱想。

李西南哪里不知道李厢烽的意思,但是他也懒得解释,干脆闭目养神起来。那个秦诗妾,要跟来就来好了,自己和她素不相识,又能怎么样,就当默许她到龙须村游玩一趟好了。

倒是李伊芸有些不忍,但又不敢说什么,看看李西南,有悄悄透过后视镜看距离货车有上百米远的那个道姑的身影。

小七却是沉默着,甚至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一路无话,到了村里,货车只能在村长刘云天的家门口停下来。

将货车东里的西卸下来之后,赶集回来路过这里的,或者刘云天一家人及附近两三家人,都用惊讶和羡慕的表情看着李家人将这些东西大包小包的抗走。他们也终于恍然大悟,为什么李焕青和张芸芸两口子半小时之前就来到这里,两口子还拿出新苹果手机,开心地玩手机说话,一下子就像龙须村最有钱的人在炫耀似的。

羡慕李家的同时,人们又有些嫉妒。

回到家里,爷爷李天佑的屋子果然打理一通,破衣服破被子等等都扔掉了,桌子板凳等等都收起来码到竹林边的空地上。

李天佑也洗了脸,眼眶里长年累月挂着的眼屎也没有了,花白的胡子洗得贼亮。

看到李西南等人将屋里布置一新,老人高兴的像个孩子,裂开牙齿缺了几颗的嘴,就是直乐。

当屋子布置好了之后,老人穿上新衣服之后,就把李西南叫到跟前说,“西南,爷爷老了,看到你娶媳妇了,很高兴。这里布置好了,就拿来给你和小七当做婚房,爷爷睡草楼去。”所谓的草楼,就是昨晚李西南和小七睡的那个一层是圈二层是堆放草的楼子。

李西南大惊,他没有想到老爷子会这么说,但是看到爷爷那一种从心底透出的欢喜,李西南感动之余,心里暗暗发誓,爷爷在离世之前,一定要让他开心。

“爷爷,这是你住的,我们不能住在里面,这样别人会说我们不孝的。就算别人不说,也不能这样做。您放心,我们赚了很多钱,过两天就盖大房子,到时候爷爷你先选一间最好的。爷爷,你就安心住,我和小七就先在草楼上睡几天,等新房子砌好了,我们一起搬进去。”

老人笑着说,“好,爷爷听你的,好,好,好。我来做饭,你们一定饿了。”老人蹒跚转过身,李西南看到老人伸袖子擦拭眼角,肩膀抖动。

李西南深吸一口气。

李家的房子,在龙须村,算得上是最差的了,虽然是两山(堂屋两边的房子叫山)一堂屋,但这是几十年前就有的了,如今,房子越住越矮,一到下雨,屋里有好些地方都在漏雨,一家人提心吊胆,生怕哪天雨下得大,房子被冲倒了,家里的人都被埋在里面。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老婆小说
  2. 狱妻小说
  3. 空间医女小说
  4. 傲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