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至尊狂妃:魔尊,太温柔
至尊狂妃:魔尊,太温柔

至尊狂妃:魔尊,太温柔 鹤千岁 著

连载中 云乐顾清弋 狂妃 至尊 魔尊

更新时间:2020-02-14 19:23:19
自杀未遂,她再次醒来前尘尽忘,身份成谜。无依无靠,被亲娘卖作小妾,被修士轻贱重伤,这又算得了什么!机遇逆天,独闯秘境,越是被欺压越是修为猛涨,独步天下!世人欺她恶她,将她视作沙砾草芥,但只要有一人救她护她,视她为珍宝,她便能再度崛起,通天改命!云乐:我家顾公子手无缚鸡之力,我得保护他。魔宫众魔:………你说谁手无缚鸡之力???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林间小路不知从何处窜出一行人,还穿着靛青色的袍子,样式像是长青派的修士服。为首的是一男一女,长相颇有几分相像,似乎是兄妹。

云乐上下打量了一番,只当没瞧见,谁知一旁的男人抬手将她拦住。

“我们是长青派的修士,下山清剿作乱的魔兽,这是你家吗?”那女人叫柳天月,此时不依不饶的又说了起来,声音弯弯绕绕慢悠悠,弄的云乐都替她感到气短。

“是我家,你们可以随意进去查看,但是请不要动我...亲人的尸首。”云乐咬牙还是没能说出娘亲这个称呼,只能别扭的说着“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谁准你走了?魔兽伤人非同小可,你当然得留在此处。”柳天月说着一脚踏进院子里,嫌恶的看了眼那尸体,半掩着口鼻低低的说了一声“好恶心。”

“我昨夜不在,什么都不知道。”云乐斜眼看过去。

顾清弋已经上了马车,听到两人疑似争执,伸手掀开车帘看去。

“我叫你留下,你就给我留下!”柳天月皱着眉头,转头向身后几个修士说到“挖了那女人的眼睛,看看那魔兽是不是我们要找的。”

“你们要干什么!”云乐见那两个修士拿出一把钩子一般的银质法器上前竟是要把她娘的眼珠子挖出来。

“不过是借这破烂眼珠子看一眼死前之景罢了,慌什么。”柳天月眯眼,漫不经心道。

此法倒是真不稀奇,枉死之人往往会将死前的画面印在眼里,剖出眼珠用术法便可再现情境。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死后还被人挖出眼睛的,更何况这女人尸体残破不堪,已是十分凄惨,云乐紧紧抿着唇。但是此番应当还能看到,云音是不是被赵勇康抓走。于是云乐没说话,只在门外站着。

顾清弋不好掺和她家的事,见并未起太大冲突便只坐在马车里,垂眼等待。

两个修士双手捏决,有些像云乐昨晚下意识所做的起手动作,她就旁观着也能看出他们结印起手的的轨迹,下意识的便念出来。

“借汝之眼,观汝冤屈,诸天可证,渡汝执念。”

柳天月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她想不到这凡人居然会术法梵音,每一种术法结印都源自上古神佛口中吐出的梵音。

此种梵音游荡世间,修士可靠结印借其力,移山平海观三界变幻。但寻常的修士只会修习捏决结印的手法,根本不会去记三千梵音,即使是记住了,神魂也难以承受梵音的力量,更遑论随口脱出。

一时之间,她竟是不敢直视云乐的眼睛,半晌却见这梵音并没有任何灵力,只像是随口的一句话,心里又立刻想到,果然只是一个脆弱的凡人而已。

术法结成,院落之中景致一变,被鞭打的遍体鳞伤的妇人哀叫着去拉赵勇康的衣角,瞬息之间一只浑身冒着紫焰,大若车轮的巨形蜘蛛闯入。那蜘蛛两只螯肢高抬一下便断了赵勇康的腿,仰头把断肢吞入腹中,赵勇康身上金光频频闪过,只是稍稍逼退了它一两步,那巨蛛再次扑了上去。

赵勇康慌忙抓住一旁的侍从挡在自己身前,给几个人扶着夺路而逃,估计又是用了法器,竟然出了门便不见踪影。巨蛛愤怒的在院子里撞来撞去,又看见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凑近就撕开女人的腹部,拖出内脏。

院中那画面逐渐消散,最后显现出本来模样。

“果然是出逃的紫焰山蜘蛛。”柳天月看了眼地上的尸体兴奋的说“这女人被它开肠破肚,必然是产了蛛卵在其中,把她带回去师父一定会很高兴!”

“你已知道了你想知道的,为何还要带走她的尸首。”云乐皱眉,她见亲娘受折磨而命终,而这折磨更是因为她的缘故,自然希望她能入土为安不再受人世波折。

“她体内或有山蜘蛛之卵,我只是斩除妖邪罢了。”柳天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挥手就要将那女人的尸首收入法器当中。

“紫焰山蜘蛛,蛛卵孵化需要千万苛刻条件,更需邪念为饲,柳修士不必将此尸首带走,只消尸骨入土便可。”顾清弋没等云乐回应,插话道。

那群人这才注意到这个坐在马车上只露出半个身子的人,松竹傲骨,清莲风韵,一时之间竟让人移不开眼。

那柳天月身旁同她八分相像的男人便是柳天月亲哥哥柳承建,此时柳承建眯了眯眼睛,扬起下巴道“顾公子?”

他是知道顾清弋的,这个人在仙门中也算有些名气,虽然是凡人之身,却善于经营,许多仙门购置东西都经过顾清弋手下的商铺,也都给他几分薄面,再加上此人性格和善好相处,也是有不少朋友的,不好得罪。

一旁的云乐听懂了顾清弋的言外之意,如果真是为了去除妖邪,根本不必有所作为,这尸首入土后满足不了蛛卵孵化的需求,自然成不了威胁。而他们非要将尸首带回去,恐怕另有他用。

“你这一介凡人懂什么!”柳天月回过神来,玉手搭在佩剑上,是示威又是炫耀的轻点着剑柄。

那几个修士便将储物法器驱动,就要收了尸首。

只听云乐冷声道:“放下。”

修士被她这一声冷喝唬的停了手,柳天月一见有些咬牙切齿的说:“一帮废物,居然还怕一个凡人吗?!快给我装上!”

“我叫你停下。”云乐两步上前,直直的看着柳天月。

“你好大胆子!竟敢这么对我说话!”柳天月立眉呵斥道。

“我对人都是这么说话,对狗倒是会用些别的方式,你要试试吗?”云乐挑眉。

柳承建不满云乐的口气,出言道:“真是个伶牙俐齿的凡人废物,逞得嘴上威风,我便打肿你这嘴,叫你跪下来给我妹妹赔罪。”

“这是我顾家的人。”顾清弋冷冷的开口。

柳承建循声看去,见顾清弋依旧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模样,心里冷哼一声。

“既然是顾公子亲自保下的,我等也不好再做为难,只消给舍妹诚恳道一声多有冒犯便好。”他一番话看似善解人意,却是抓准了这凡人必然不会轻易道歉,待他抓到错处,恐怕顾清弋也不好再保她。

顾清弋正欲说些什么,却见云乐笑了起来,模样十分不屑。她明明是如此平庸的一张脸,却叫人看出傲世天下的风范来。

“道歉?”云乐咬字很重,说完便半个字都不再说,随手折下一根枯枝,不待多想便是感到一阵热意从丹田涌上流经四肢百骸,最后全数灌进树枝,作剑一把刺了过去。

那招式大开大合,一树一花皆是手中之剑。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狂妃小说
  2. 至尊小说
  3. 魔尊小说
  4. 弃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