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桑梓 著

已完结 晋楚遗褚纵冽 公主 殿下

更新时间:2019-12-30 15:00:39
一朝穿越,晋楚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要作为和亲公主出嫁?逃,必须得逃!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位面冷心更冷的誉王大大是不是派来天生克她的?逢逃必被抓啊!“誉王大大,你就放过我好吗?我还得去找我孩子他爸……”褚纵冽露出一抹邪笑,“王妃,带着我的种,你要跑到哪里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王爷,马上到平逢道中部了。”

樱久上前来,双手抱拳对褚纵冽恭敬道。

“提高警惕,平逢道是封国领地,封国与离国历来不和,难保他们不会暗地里使绊子。”

褚纵冽皱了皱眉,眼神不由自主的瞥了一眼身旁的马车,看到里面还穿着嫁衣的晋楚遗顿了顿语气又道:“悍将卫留下来保护楚遗公主。”

“王爷?”

樱久一愣,难以置信的看了褚纵冽一眼,眼神盯着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显然晋楚遗也听到这话了,下意识的透过轿帘的缝隙看了樱久一眼,撇撇嘴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是在心疼她们王爷娶了她这样一个女人,还不得不小心翼翼保护吗?

“照我说的做。”

褚纵冽不予理会,拉动缰绳转身朝大军后方走去,想来是还有事要交代。

晋楚遗哪里会知道悍将卫是誉王府千挑万选出来的暗卫,个个武功高强足智多谋,最重要的是他们只听褚纵冽一人号令,其余的便是皇上来了也没用。

黄沙挡住天空中的日光,平逢道昏昏沉沉的,一眼看去除了玄黄的天色什么都看不见,晋楚遗却皱了皱眉,这气氛太诡异了,电视剧里,如此气氛必有埋伏。

“褚纵冽,等一等。”

想到此处,晋楚遗皱了皱眉,掀开轿帘,叫住外面的人,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公主有何吩咐?”

如此时候,褚纵冽正担心周围情况,晋楚遗叫的这一声让他略带不满,皱了皱眉疏远的语气道。

“你们把这个戴在身上,整个行军中既只需你一人发号施令,带上这个他们可以清晰的辨认在黄沙之中下令的人是不是你,我觉得此地有炸。”

晋楚遗从袖口掏出一个小小的铃铛,随着她的动作铃铛发出细微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却足够传达到每一个人的耳中,也着实是个好办法。

“好。”

原以为褚纵冽定不屑于晋楚遗想出来的办法,却见这人伸手接过了铃铛,系在腰间。

晋楚遗就感受到一道冰冷的目光从身上游.走而过,那目光里充满敌意回头看一眼,见樱久正怒瞪着自己,见被她发现立即别过头去。

她笑了笑,只当没看见。

“本公主渴了。”

晋楚遗对轿帘外伸了伸手,优哉的语气说着。

这陪嫁侍女中,她是调查过的,果然什么穿越小说里都是假的,根本没有一个丫鬟跟她一条心,只希望她不要死,这样他们这些陪嫁才不用跟着殉葬。

“公主,喝水。”

随行的丫鬟瞪了晋楚遗一眼,动作中还有些许的水撒了出来,可见这丫鬟心中的不服气。

晋楚遗无所谓的笑了笑,反正她也和他们待不久,她不喜欢就不喜欢,不痛快的是她,又不是自己。

耳边充斥着马蹄声,行军最后响起了将士们的声音,高声唱着的应该是离国的民谣,所有人都跟着哼唱,韵律十分好听,踏歌而行。

“本王去前面,你们在后面守好。”

骤然间歌声停了下来,褚纵冽蹙眉,立即下了一道命令,说话间一马鞭已经落在了马背上,见这人距离行军的队伍越来越远,很快被黄沙淹没了身影,找不见他的影子。

晋楚遗不止一次的猜想过,这张面具下,是一张怎样的皮囊,更好奇他为何日日带着面具。

“哈哈哈,褚纵冽,你可想过会在此处看到我?”

就听见队伍前响起一男子的声音,站在黄土堆建而成的建筑上,居高临下的望着褚纵冽,面上带着阴邪的笑容。

“杨保刚?”

虽然不清褚纵冽所在的方向,却听见他叫了一声男子的名字,语气中略带震惊。

“是我没错,今日平逢道,便是你与赤焰军的忌日,今日.你们谁都不能从平逢道走出去。”

听那男人冷笑了一声,说话时手举过耳际,然后又迅速放下,这一个动作,晋楚遗便见到城墙上万箭齐发朝着他们这个方向,排头的士兵已经相继倒下。

“给我打回去!”

樱久眼见着平日与自己征战的兄弟们倒地不起,骤然间猩红了双眼,手执两把短刀,对身后队伍高喊了一声后,整个人徒然而起,城池上的敌人们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可黄沙之下樱久等人不适应这样的情况,难以视物。

“樱久,不要害怕,听声音,仔细听声音。”

晋楚遗慌张的紧握拳头,忙对樱久的方向大喊了一声,脸上带着慌张,身为一个和平时代的军医,她真正的实践经验太少,穿越到这个时代,是她第一次见到战争可以瞬间掳去这么多无辜性命。

樱久听晋楚遗的声音一愣,对晋楚遗横眉冷多了这么多天,可这一刻却下意识的听了晋楚遗的话,眼神渐渐地垂下来,从腰间撕下了一块纱布,本是鲜血染红此刻却曾了旗帜一般。

“赤焰军听我号令,东北方向,给我杀!”

樱久高举起手中纱布,朝东北方向挥了挥,嘶吼的声音传出,顺利的给士兵们指了一条路,眼见着两伙人冲到了一起,半空中时不时燃起的红色,应是鲜血划破半空的颜色。

“悍将卫何在?”

褚纵冽的身影逐渐消失,与杨保刚交流的声音也听不见了,晋楚遗忍不住皱眉,心中一阵慌张,对轿撵外叫了一声。

“王妃。”

立即有一男子的声音传来,低头看去竟也是个戴面具的,身着一身黑衣,这样昏暗的环境下如此穿着是好的,至少如此可以降低他的存在感。

“不必保护我,去找王爷,他身上有铃铛,你们顺着铃铛声去找。”

行军队伍停止了下来,耳畔杀伐兵戈之声不停歇,风吹起黄沙刮到脸上,随之而来的便是疼痛,好像刀子划在脸上一般。

“王爷吩咐,属下不敢违背。”

只见他垂眸不为所动,说话的语气几乎都与褚纵冽一模一样。

“蠢货!”晋楚遗咬牙怒骂了一声又道:“你若再不去,日后还能不能听到你们王爷吩咐都是回事儿!”

平逢道是什么地方她不知道,可晋楚遗清楚,对面那杨保刚看似是他死敌,既在此处埋伏又怎会单打独斗,褚纵冽现在有危险。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公主小说
  2. 殿下小说
  3. 邪王宠妃小说
  4. 武帝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