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偶遇萌宝:妈咪,跟我走
偶遇萌宝:妈咪,跟我走

偶遇萌宝:妈咪,跟我走 小甜心 著

连载中 宋妍霍云深 萌宝

更新时间:2020-03-27 11:54:25
一场大火,宋妍代姐入狱,在监狱里生下一个“死胎”。出狱之后,她抹去过去的痕迹想要重新开始。却在医院里被一个小白团子给抱了大腿?!小白团子黏上她是因为她有母性的温暖。只是为什么她身后还跟着只大白团子?!还扬言要把她吃干抹净?小念念:“阿姨阿姨,萌宝买一送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一整个上午,宋妍一直都在陪着念念,不管宋妍去哪里,念念都是紧跟其后,寸步不离。

其实宋妍也不用刻意地跟念念一起做什么事儿,宋妍坐在沙发上看书,念念就在一边玩拼图。宋妍去花园给花园浇水,念念就跟在宋妍身后牵水管。

念念依旧还是不说话,只是用眼神跟宋妍交流着,或者在宋妍手心里写字,但是两人相处的花园却出奇的和谐。

杜管家看到这一幕,心里是喜滋滋的高兴,家里再也不用被小念念闹得翻天覆地的了,饭也多吃了不少,原本瘦小的身子已经开始长肉了。

午饭的时候,宋妍喂完念念吃最后一口饭,便告诉她说:“念念啊,姐姐下去要出去办点事,估计要四个小时才能回家,你就乖乖在家等我回来,也要乖乖听杜叔和阿姨们的话,好不好啊?”

念念一听宋妍说要离开,一双小手紧张地抓着女主的手不放开,眼里满是控制不住的委屈和紧张,眼眶又开始水汪汪的了。

宋妍轻轻地摸了摸念念的额头,说:“念念听话啊,姐姐要去的地方是不可以带小孩子去的,但是我又必须要去,请念念相信姐姐好不好?如果可以带小孩子去,我一定会带上你的。”

杜管家也在一边说:“对啊,小念念,宋姐姐要去的地方是医院,小朋友是不能经常去的。”

念念听到宋妍要去医院,立马拉着宋妍走到电话边上,拿出电话簿指着一个叫洛医生的号码给宋妍看。

杜管家看到洛医生的名字,上前解释说:“哦,这是念念在告诉你我们有家庭医生,要是生病不舒服可以直接叫家庭医生,没必要跑去医院那么麻烦。”

宋妍被念念逗笑了,蹲下搂住她说:“念念啊,姐姐不是要去医院看病,是要去医院看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是跟念念你一样重要的人哦,所以姐姐是一定要去的啦。念念跟姐姐拉拉钩,姐姐保证,四个小时绝对回来,好不好?”说着宋妍笑着伸出小拇指,示意念念也伸出手来。

念念眼巴巴地看了宋妍好一会儿,才犹豫着点头了,也伸出小拇指勾住了宋妍的手,拉完了还盖了一个重重的章,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用眼神对宋妍真挚地说:“姐姐答应我了,一定不可以食言,不然我可要生气了。”

“好,姐姐绝对不食言。”说完宋妍抱着念念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刮了刮她翘挺的小鼻子。

杜管家看到这个和谐得无法挑剔的画面,不禁跟宋妍叹了一口气,说道:“唉,小念念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一些,现在竟然还知道妥协了,真是让人欣慰啊。”

“杜叔,孩子们都是天使,只要加以引导,都会很棒的。”宋妍起身对杜管家说道,还不忘礼貌地微微一笑。

杜管家又在内心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唉,其实也不谁都能引导小念念的,小念念除了让大少爷靠近之外,你还是第一个能靠近她的。而且有的时候大少爷都拿小念念的脾气没办法,你一来,嘿,这可不得了了,你说啥是啥,还开始吃肉和米饭了,晚上也按时洗澡睡觉了,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小念念是你的宝贝女儿呢!”

宋妍听到杜管家这么说,笑着安慰道:杜叔,没事的,慢慢来,我相信等念念再大一些她会更懂事了,她现在只是还太小了,有很多道理她还不懂呢,放心吧,一切都交给时间,她的成长过程才是最宝贵的不是吗?”

杜管家听了宋妍的一番分析,赞同地点了点头。“嗯,宋小姐你说得对,念念这么聪明,一定是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宋妍把念念抱进了房间,拿起一个毛绒玩具放到念念的怀里,说:“念念,姐姐不在的时候就让它来陪你吧,等你醒过来,做个美梦,姐姐就回来了喔。”

念念在宋妍的安抚下,乖乖地上床睡午觉了,宋妍又跟她互相亲吻了额头,跟她吻别之后便下楼了。

“宋小姐,你要去哪里啊,我给你安排司机吧,正好司机都闲着没事做,也省得你打车那么麻烦还浪费钱了。”

“杜叔啊,不用不用,你的好意我领了,这次我真的想自己去,你以后再安排司机送我吧。”宋妍礼貌地拒绝道。

“那好吧,你路上小心啊,回来的时候如果想让司机去接,直接给我打电话,可以我立马安排。”杜管家虽然不明白宋妍为什么要拒绝让司机接送,但看到宋妍那么执着,他也就不再坚持了。

“嗯,谢谢杜叔关心。”跟杜管家道别之后宋妍就出门了,她打车没有前往医院,而是去了星海广场。

星海广场的某个美容会所,宋妍刚一进去就被一个黑着脸的人气急败坏地拉住了。

宋妍定睛一看,拉住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宋溪月的经纪人常宁。

宋溪月是宋妍大伯的女儿,也就是她的堂姐。两个拥有相同姓氏的人,却有些差得十万八千里的人生。

宋溪月是知名一线影星,当初就是她因为酒驾,害得一名正值青春年华的17岁少年失去了双腿,从此再也无法过着站立的生活,只能终生坐在轮椅上,成了半个废人。

而宋溪月却以可以承担宋恩远一切的医药费为条件,让宋妍去替她顶包,让宋妍锒铛入狱,成了害人残废的罪人,背负着骂名,四年以来或者暗无天日的残酷生活。

常宁把宋妍拉进了一个雅间里面,此时的宋溪月正在里面众星拱月般的做着美容,享受着周到贴心的服务,她身上散发的气质是普通人无可企及的。

见到宋妍来了,宋溪月屏退房间里的人,优雅地从榻榻米上下来,脸上挂着孤傲的笑容。

“妹妹啊,你的需求我是了解了,不过我可要直接告诉你了,想要五百万是不可能的,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回去好好靠着苦力活挣钱,兴许你的诚心还可以打动上天,让你挣到五百万呢。”宋溪月一脸的鄙夷和不屑,跟平时荧幕前清纯可亲的影响相差甚远。

宋妍看着宋溪月这么理直气壮的态度,拳头慢慢收紧,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姐姐,我并不是想要五百万,而是需要你继续恩远的治疗,直到他完全康复为止,我知道的,以你现在的能力和事业,这对你来说并不难办。”

“呵,你真是痴心妄想,是,别说五百万了,就是区区几千万我也付得起,可我就是不乐意啊。恩远现在都被包成了木乃伊了,还要继续治疗,你还真当我挣那么多钱就是为了做福利吗?与其撒钱在一个活死人身上,还不如用来取悦自己,你说是不是?要我说啊,你就直接让他一走了之,免得他半死不活的,多痛苦啊。”宋溪月的脸上尽是狠毒的神情,她天天盼着宋恩远早点死,这样她也不用一直浪费钱在给宋恩远做治疗上了。

宋妍走上前,小脸上布满了倔强,她不甘心地说道:“五年前我答应替你坐牢的时候,你口口声声地答应我,你们说的可是会一直治疗恩远的,别忘了你们当初给我的承诺,我只要你们治好恩远,其他的一分我都不会多要。”

宋溪月回给宋妍一个讽刺的表情,说:“如果恩远一直这样昏迷,就算躺到八十岁,我也可以负担他的治疗费用,但是要我给钱让他做恢复治疗,我告诉你,没门儿!”

宋妍挤出一丝冷笑,她对这个家的人本来就不抱什么希望了,但是现在为了宋恩远能够苏醒,她不得不使用一些手段了。

“好,宋溪月,那我也告诉你,如果你不同意出钱让恩远做康复治疗,那我不介意小小地爆料给那些媒体们,让他们知道一下,大名鼎鼎的清纯玉女宋溪月,这个高高在上出淤泥而不染的当红女神在当年是如何肇事逃逸的。我相信只要我稍微投点食,他们一个个都会闻着味道像哈巴狗一样寻过来,你觉得到时候,你的完美形象还保得住吗?”

宋溪月听到宋妍的威胁,瞬间脸色一白,用警告的眼神瞪着宋妍。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小贱人,我劝你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巴,别做一些没有用的蠢事。”

宋妍哂笑,见计谋发挥作用了,唇角一勾,毫不让步地看着宋溪月说:“要我管住嘴巴,可以,但是我希望恩远明天就可以启动恢复治疗。否则,我们媒体上见,我不介意多一条头条新闻,也算是给新闻界做个贡献了。”

“嗯,我会考虑考虑的,我累了,你赶紧走吧,别碍了我的眼。”宋溪月便示意常宁送客。

常宁接受到宋溪月眼里的信号,不等宋妍反应,就直接拉着宋妍就出了美容会所。

宋妍回头深深地看了常宁一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常宁看着宋妍窈窕的背影感叹道:“唉呀,这样的人间尤物,如果进了娱乐圈,得掀起多大的风浪呀。”

第一人民医院。

霍云深在宋恩远的病房里坐了一下午,宋妍都不曾出现。这个女人,竟然敢撒谎骗人了吗?想到这里,霍云深的眉头紧紧地蹙起。

旁边的助手提醒道:“霍总,宋恩远的探视时间结束了,我们得离开了。”

霍云深加深了皱眉,说:“宋妍还没来?”

“宋小姐没有预约今天要探视宋恩远。”助手恭恭敬敬地汇报道。

“嗯,你立马给我去查,宋妍今天下午具体都去哪了,我要详细的结果。”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萌宝小说
  2. 神医毒妃小说
  3. 千岁小说
  4. 天降萌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