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九九归医
九九归医

九九归医 纯黑色祭奠 著

连载中 丁宁牧晴

更新时间:2020-03-27 11:54:49
开九窍,战流氓,泡美女,打造豪门。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成就医道至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不用躺下枕着你大腿吗?”张丽带着一丝调笑看了眼脸色羞红的凌云。

丁宁老脸一红,讪讪的说道:“凌云是头疼,和你不是一个毛病,快坐这吧!”

等丁宁耗费真气为她扎好针后,张丽不敢置信的舒展着双臂,惊喜的说道:

“我感觉好多了,平时我心里都像是堵着一团火,看什么都不顺眼,现在却觉得浑身轻松,连阳光都变的明媚起来,真神了丁小弟。”

“给,这是我给你开的药方,怎么煎药,怎么服用我都标注清楚了,平时吃饭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吃辛辣和冷冻的食物。”

丁宁拿着凌云送来的纸笔,龙飞凤舞的开了张药方递给张丽。

张丽如获至宝的收藏起来,冲凌云挤了挤眼:“凌云妹妹不介意替我代会儿班吧,我现在就去抓药。”

“你去吧,我帮你顶班!”凌云知道张丽是投桃报李,想要给自己创造和丁宁独处的机会,心里一热,脸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

张丽兴高采烈的冲丁宁摆了摆手,话中有话的说道:“那丁神医,我就先走了,让凌云妹妹好好的照顾你!”

“赶紧走吧你,还有完没完了。”凌云觉得脸上滚烫,娇嗔的把张丽推出病房。

张丽嘿嘿怪笑一声:“那我就先撤了,免得在这当电灯泡让人不爽。”

“再胡说八道,我可不理你了啊。”凌云红着脸把这没脸没皮的老娘们跟赶瘟神似的赶了出去。

当她关上门走进来和丁宁互视一眼慌忙避开视线,心脏不争气的砰砰狂跳,眼神躲闪着不敢看他。

丁宁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两人都沉默了下来,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氛在病房中荡漾。

“笃笃笃!”敲门声响起。

“请进!”丁宁应了一声。

“丁医生,能和你单独聊几句吗?”

叶淑兰推开门,看了眼凌云,眼底闪过一抹惊艳,好漂亮的小护士,这小子,艳福不浅啊!

“你们聊!”

凌云打量了一下叶淑兰,见是个半老徐娘,虽然长的很漂亮,但对自己构不成威胁,知趣的扭着小蛮腰离开。

“叶女士,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还有什么好聊的。”

丁宁皱了皱眉,叶淑兰这次的姿态虽然放的很低,但沈牧阳却没有跟着来,看样子还没有道歉的打算,这让他有些不耐烦。

要不是觉得沈牧晴很漂亮,又很知书达理,和他也聊得来,他压根不想给叶淑兰什么好脸色。

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种犯了错还不肯正视错误,连道歉的勇气都没有的家伙。

“我这次来一是要谢谢你,昨晚你去帮牧晴起针的事我已经听她说了,这足以说明你是个有着医者仁心的好医生;二是我要为我昨天的所作所为给你道歉,我昨天想了一宿你说的话,这个社会充满了各种诱惑,每个人都会迷失其中,忘却了自我,我好好的反省了一下,这些年我也失去了曾经的初心,尊严是建立在彼此尊重的基础上的,我首先没有尊重你,你才会不尊重我……”

听着叶淑兰动情的演讲,丁宁的脸色变的极为古怪,这老娘们真是一点都不敞亮,在这避重就轻,打感情牌。

当即似笑非笑的打断了她的话:“叶女士,你就别拐弯抹角的了,想干什么就直接说吧,别打感情牌。不过我话说在前头,我想要的就三点。”

“一,必须让殴打我的人跟我道歉。”

“二,我住院期间所产生的所有费用由你们出。”

“三,你女儿的病我可以帮她治,但我现在没有能力治,要给我点时间,只要不**她,三个月内她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叶淑兰被丁宁看出心思,尴尬的笑了笑,但听到他最后的话,顿时喜出望外,激动的站了起来:“你愿意给牧晴治病?”

“不不不,叶女士,我的三个条件是有先后顺序的,首先就是第一条,必须让你儿子给我道歉,至于第二条,住院所产生的费用本就该你们出,毕竟我是受害者,只有满足了我前两个条件,我才会考虑第三条,我觉得这一点也不过分吧。”

丁宁竖起食指摇了摇,淡定从容的说道。

“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可是……”

叶淑兰也认为这三个条件在情在理,既没有讹诈他们,也没有故意为难他们。

可偏偏就是第一条,叶淑兰根本无法和沈牧阳这个死要面子的倔种沟通,连他爹搬出来了都没用。

叶淑兰深深的叹了口气,为难的说道:“牧阳被我们惯坏了,倔的跟头驴似的,哪怕明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也死不认错,我苦口婆心的说了一晚上,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用出来,这浑蛋还是死不松口,梗着脖子硬不低头。”

丁宁看着叶淑兰满脸的疲倦,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我的脾气也很倔,但我从来不会强人所难,如果你儿子觉得他妹妹的性命连一个道歉都不值,那就算了吧,这三个条件是我的底线,我自认为条件已经放的很低了,你请回吧,反正你女儿还有三个月的安全期让你们慢慢考虑!”

叶淑兰无奈的点了点头,歉意的说道:“我知道丁医生已经仁至义尽了,我会好好劝劝牧阳的,那你先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丁宁看着她失魂落魄的身影,突然心中生出一股怒火,一股对沈牧阳的怒火,扬声道:

“你告诉沈牧阳,牛不喝水强按头不是我丁宁做事的风格,我和你们家一不沾亲二不带故,为你女儿治病也纯属是不想看到一个花季女孩就这样离开人世,否则她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做错了事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如果他连承认错误的勇气都没有,为了所谓的个性而枉顾妹妹的性命,他根本不配做一个男人,更不配做一个哥哥,他有何颜面面对自己的亲人。”

叶淑兰讶然的转头看着丁宁微微泛红的眼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丁宁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下自己的心情,才睁开眼睛恢复了平静:“抱歉,我有些失态了,但我真的为沈牧晴感到不值,沈牧阳口口声声说多么疼爱自己的妹妹,但我看到的却是一个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只爱自己的浑蛋,所谓的倔强只不过是他自欺欺人没有勇气面对错误的幌子,或许让他经历了生离死别,才会让他明白亲人这两个字对每一个人来说,到底有多重要,请回吧。”

叶淑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相比于丁宁对亲情的看重,沈牧阳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若不经历真正的生离死别,他永远都不会懂得亲人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丁宁呆呆的躺在病床上,出神的望着白色的天花板,眼中流露出无法掩饰的悲伤和思念:“老爹,你和师父们到底去了哪里?我好想你们。”

离开魂牵梦萦的边陲小镇已经五年了,和老爹失联也已经五年了,他依然还没有习惯这灯红酒绿的繁华都市。

相比于小镇上人们的淳朴,这里充满了太多的尔虞我诈阴谋诡计,让他不得不戴上虚伪的面具,把心底的善良隐藏起来,露出狰狞的獠牙来保护自己。

沈牧阳无视妹妹的性命,为了他所谓的面子拒绝道歉,触动了丁宁内心深处最敏感的那条线。

对他来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比亲情是更加重要的了。

生在一个单亲家庭,丁宁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

不幸的是他缺少母爱,老爹又是个沉默寡言的屠夫,一年到头说的话也超不过十句,脸上更是从来没有露出过笑容,仿佛天生就不会笑似的。

幸运的是,沉默的老爹给他找了四个好师父,陪伴着他整个童年。

大师父孟文瀚教他天文地理,经济政治,人文历史。

二师父赵富贵,给他讲述三教九流的江湖轶事,教他心理学,教他商业买卖,教他如何结交人脉,能够在社会上更好的生存。

三师父段小武,教他荒野求生,机关陷阱,枪械狙击,身法弓箭,猎杀之术。

四师父陈巧儿,教他厨艺、易容术和医术。

老爹不懂医术,但却把祖传的医书《草木纲要》交给了陈巧儿传授给他,而他自己传授给他的却是一手精妙绝伦的庖丁解牛术。

十几年的刻苦训练,丁宁的庖丁解牛术已经修炼到能够用一把刀长1.5尺直背直刃的开山刀给一只小白鼠做手术的程度。

所以丁宁的手无论到了何时都很稳,很干燥,连带着他的性情也变的淡然冷静,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

夫子常说,每逢大事有静气,越是遇到危险越要冷静,才能保持最清醒的头脑。

他们教给丁宁的不单是武功和手艺,更多的是做人的担当和明辨是非的智慧以及无畏的勇气。

丁宁信奉无欲则刚这句话,天大的诱惑摆在面前他也能视如无物,脊梁骨却永远不会弯。

丁宁不是个见死不救的人,但二师父赵富贵曾经教过他,升米恩斗米仇,来之不易的东西别人才会更加珍惜。

这才是他死抓着沈牧阳不放,非要他道歉,赌这口气的真正原因。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首席夫人小说
  2. 小甜妻小说
  3. 蚀骨缠绵小说
  4. 诅咒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