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不负此生
重生之不负此生

重生之不负此生 一只穷鬼不喝茶 著

连载中 斐灵溪霍宁安 重生

更新时间:2020-05-23 16:39:42
柳阳城斐家的大小姐斐灵溪,夫妻和睦,却因难产而亡。一朝醒来,她重生在四年前得知父亲死讯的那一日。意外得知堂妹和未婚夫的私情,让她开始怀疑自己前世的真正死因。在这小小的柳阳城中,斐家众人上演人生百态,斐灵溪却在退婚日和前世只有着一面之缘的少年有了纠缠……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这两人是何时在一起的?她回想起来,却发现此后四年她竟是没有发现半点端倪。

斐灵溪这么多年能带着性格胆怯的斐青澜在这斐家活的好好的,自然不会是蠢人,她只是从未防备过这样的两个人。一个是相识十多年的未婚夫,一个是关系不错的堂妹,两个人都太过熟悉,反倒是没有任何怀疑。

常人总会下意识的防备总是与你唱反调的人,而不会在意身边的人。

这便是所谓的灯下黑了。

斐明涟的声音就如她的人一样娇羞中透着些许媚意,话语的内容却不那么好听:“大伯这一死,斐灵溪那女人又得耽误你三年时间,干脆想办法叫她病死,巡哥也能早些娶涟儿了。”

季巡哄了哄她:“涟儿莫要心急,她如今死了你大伯那些遗产就只能便宜了斐青澜和孟庆平,咱们一点都捞不到。”

斐明涟这才不情不愿的道:“那涟儿等着,涟儿等得起。涟儿不嫁人,希望巡哥到时候还能记得涟儿。”

后面的就都是些情话了,斐灵溪却感觉到了一丝冷意蔓延全身。她自觉对这个堂妹不错,却未曾想斐明涟在暗地里想着弄死她。而更让她心寒的是季巡的反应,虽然未曾答应却根本不是为了她,只是为了他们的计划。

斐灵溪躲在假山中间,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不让自己急促的呼吸传出去,从假山的缝隙间看他们说笑着走远。她突然想起了四年后的难产,或许那可能根本就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四年后斐明涟十八岁都还没有定亲,恐怕就是在等她的死讯吧?

父亲常年在边关打仗获得了不少封赏,再加上嫡长子分到的家产,那笔财富着实称得上是天文数字。更重要的是父亲没有儿子,所以这笔财富全部成为了她和斐青澜的嫁妆。可她因为和季巡的多年熟悉,竟从未担心过季巡会对她的嫁妆起了私心。

如今想想,这也没什么不对的,毕竟财帛动人心。季家虽然也是传承百年的书香世家,可哪里比得上斐氏这积攒了数百年的滔天富贵。

不说别的,便是她平日里一双绣鞋,都用了数十颗宝石做成花样,以南海的珍珠做花蕊。就只这一双鞋,便足够整个季家半年的开销,能养育一个村落的所有人三年。

或许斐家的那些东西,出生在这里的斐灵溪早已习惯,只当寻常,然而对于季巡来说却是他从未见过的奢靡生活。若是现在已经成年的季巡不会太过在意,可他自幼出入斐家,自然早就在他心中留下了烙印。

而如今他想要娶斐明涟,又给不了斐明涟这般富贵,只能想办法来夺。

她就是最好的那个选择。只要她嫁过去之后死在季家,最好还有一个孩子,这样那些钱财就全是季巡的了。

这般想着,她有些失落,也不知她前世死后她腹中的那个孩子是否活了下来。不过,就算是活下来也没什么好的,斐明涟这般心狠,怎么可能好好对待她的孩子。

她否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她必须想办法在这守孝三年中和季巡退婚,不然她总有一日会不知不觉的死在这两人算计中。

幸好今生她早早知道了二人私情,有了防备之后两人的那些小动作就不好掩饰了。

“我就知道你又在这偷懒。”突然一名少女在她背后窜了出来,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轻快,“我来了你都不接待,下次出门不带你了。”

斐灵溪不转头都知道来的是谁,也只有她知道她的秘密基地。斐灵溪看着她的样子有些不习惯,她总是一身张扬的红衣,今日因着避讳穿了一身月白,显得整个人少了三分艳丽,多了些清冷气质。

她和斐明涟一样都是极致的艳丽,只不过斐明涟如同娇媚动人的月季,撩动心弦,她却像是一团火焰让人不敢靠近。

“雪言,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的。”她说的是实话,前世的沈雪言是明日才来的,她以为不会变。

沈雪言哼了一声:“还不是听说你精神还不错,不然我哪里敢来**你。要我说,人死如灯灭,你还不如多想想你自己今后如何,听说季家那边因为伯父的死讯可是对你不太满意了。”

若是前世她会替季家辩解,如今却是不想了。沈雪言对她来说是比起常年不见的父母和斐青澜来说更加亲密的姐妹,她们一起长大,没有任何情绪瞒得过彼此。

所以她对沈雪言说了实话,神色间有些疲惫:“我想退婚。”

沈雪言愣了愣,半句没问原因:“这可不好退,万一因为个季巡影响了你的名声,多不值得。”

斐灵溪明白她的意思:“我自然不会让别人有机会朝我泼脏水,所以还得好好计划一番。”

沈雪言想了想:“这种事宜早不宜迟,迟则生变。”

斐灵溪思索片刻:“七日后,我会带着家中女眷去慧源寺为父亲安魂,你要不要来?”

沈雪言知道到时候定会有大事发生,生性跳脱的她自然不愿意错过这个热闹,一口应下后才苦着一张脸面对斐灵溪。

“到时候我要用什么借口溜出来?最近娘亲看我可紧,要我在家安心学女工。”

斐灵溪没忍住笑出声,沈雪言哪怕是到了四年后嫁为人妇那手绣活也没点长进,明明平日也是个极灵巧的姑娘,偏就做不得这绣活。

她伸出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到时候你尽管带人来,七日后也是个好日子,就说为家人去慧源寺祈福便是。不过既然我要邀请季巡在慧源寺碰面,未免他生疑,你也叫上叶春晟好了。”

沈雪言自然应下,她也许久未见过叶春晟了,借此见上一面也不错。

两人商量好之后就一起去了小厨房取参汤送到灵堂去,斐灵溪盯着斐青澜喝下大半,这才松了口气。沈雪言识相的带着芍药出去了,还顺手关上了门。

虽然两人情同姐妹,然而真正她们亲生姐妹之间的话,她还是不要去听才好。

沈雪言也是大家族的争斗中成长起来的胜利者,该懂的东西自然都懂。没有人护着,真正单纯的人根本活不到这个年纪,这种有人护着的人都是幸福的,斐青澜算一个,斐灵溪和沈雪言都不算。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王爷小说
  3. 尊帝小说
  4. 暖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