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都市之至尊战王
都市之至尊战王

都市之至尊战王 小龙鱼 著

连载中 楚天林慕青 至尊 战王

更新时间:2020-06-05 19:31:14
一代战王,无敌世间,权倾天下,正在浴血沙场时,却意外得知,家族惨遭灭顶之灾……“凡是我的敌人,就算是下了十八层地狱,都不得安宁!”——楚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酒店之外,夜已经深了。

楚天来到越野车旁,车雄早已经拉开车门等候。

上了车,楚天点了一根烟。

越野车开始行驰起来,顺着公路直奔远方。

车雄翻阅着平板电脑上的资料,开口说道:

“当初参与谋害楚家的,除了罪魁祸首周家、徐家之外,还有王家也有参与。目前三家的人都已经全部锁定,他们的财务状况也都基本查清。元帅,我们随时可以动手。”

“不急,”楚天吸着烟说道,“我刚才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时间。”

车雄一愣,随后点头:

“明白。”

一支烟吸完,楚天开口:

“去青柳巷。”

青柳巷,楚家在这里曾有着一栋老宅子,楚家的祖先曾在这里扎根。

这座老宅,外人根本不知道它是楚家产业。

只有楚家人,才会在清明的时候来此祭拜先祖。

故而这次楚家覆灭,产业几乎被夺尽,但是这座老宅却依然保存了下来。

在这里,有着楚天关于童年的记忆。

幼时的楚天充满叛逆,总喜欢在深夜独自跑到老宅之中探险寻秘,为此没少遭受父母责备。

如今阔别十年,楚天心中生出故地重游的迫切。

因为这里,才是楚家的根。

车辆行驰,很快来到了目的地。

楚天独自一人下车,步入了幽深的巷道之中。

附近这一片建筑,已经有些年头,大多是民国时期修建,甚至更早。

顺着青石板铺成的道路,楚天来到了老宅子外。

他打开锁,进入其中。

预想之中的荒草丛生、蛛网密布的情景并未出现。相反,这里干净整洁,仿佛有人不时会过来打扫。

“是她吗?”

楚天想到了一个人。

那是住在老宅附近的街坊女儿,当年一个总是流着鼻涕的小女孩。

幼时的楚天常来老宅子玩,也结识了几个住在附近的年纪相仿的好友。

童年的朋友最为单纯,也最为珍贵。

那个叫做邹诗梦的女孩就是其中之一。

他曾将这老宅子的钥匙给了邹诗梦,盯住她如果楚天不在的时候,一定要照顾好老宅子。

难道幼时的童言无忌,邹诗梦也一直遵守吗?

楚天笑了笑,觉得难免荒唐。

还好老宅子中电灯还能用,昏黄的灯光之中,楚天来到了楚家祠堂。

他轻轻端详着祠堂中的祖先灵位,他清楚要不了多久,这里就将要新添几座灵位,它们属于楚家覆灭中惨死的家人。

一想到此次,楚天的心如同针扎一般痛苦。

他的牙齿紧咬,指甲甚至深深刺入掌心。

一阵脚步声忽然响起。

楚天回过头,一个人影飞快靠近。

灯光之下,一道窈窕倩影充满紧张地站在了祠堂门口。

“你是干什么的?深更半夜干嘛偷偷摸摸跑到别人家里?”

衣着简洁,白色女式衬衫加一条牛仔裤,充满邻家女孩的味道。

楚天开口回答:

“这是我家,我还想问你来我家干什么?”

女子满脸不相信的表情:

“你胡说!我经常来这里打扫,难道还会不知道这里是谁家?我看你就是来偷东西的!我劝你赶快走,否则我就要报警了!等等!你是……楚天?!”

女子满脸惊诧,似乎认出了楚天。

“你是?”楚天依然迷惑。

“我是邹诗梦啊!”

自称邹诗梦女子急忙说道,跟着她取出一柄钥匙放在掌心展开:

“看!这是你当初给我的钥匙,我一直收着呢!还有还有!你看我脖子这里的胎记,想起来没有?”

楚天一愣。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将眼前的这个干净美女,和当年那个总是擦不干净鼻涕的小女孩重合。

真是女大十八变,没想到邹诗梦长大之后竟然完全变了个模样。

若非她晶莹锁骨上指甲壳大小的胎记依然没有变样,否则楚天真的不敢相信。

邹诗梦回过神来,急忙跑了上前:

“我还说这里的灯怎么忽然亮了呢,原来还真是你回来了!正好,我和几个朋友正好在附近一起在吃宵夜,快来我们一起边吃边聊!”

说着,邹诗梦就拉着楚天往外走。

楚天倒也没有拒绝。

这附近,他也很想再看看。

这熟悉的巷道,还有熟悉的空气。

两人出了老宅子,拐过一个巷道口,便出现了一家烧烤店。

在这个时间段,烧烤店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里头已经坐了不少人。

邹诗梦带着楚天径直来到一张桌子坐下,桌上已经有了一男一女。

男的西装革履,似乎对烧烤店中的油烟充满排斥。

女的还算漂亮,只是脸上的妆容很浓很厚,让人看不清楚具体真容。

邹诗梦则向楚天介绍着桌子上的伙伴:

“这是丁洋,这是我闺蜜王瑶!”

楚天冲着两人打了个招呼,寒暄两句。

他与两人本就不熟,自然不会多言。

两人也对楚天态度冷淡。

只有邹诗梦一直坐在楚天身边,和他聊着儿时趣事,十分开心。

那名叫做丁洋的男子,似乎对这一幕充满嫉妒,笑容勉强。

而那名叫做王瑶的闺蜜,则眼神闪烁,不知在思考什么。

过了一阵,丁洋忽然开口冲楚天问道:

“不知道这位兄弟,是干哪一行的?”

楚天回答:

“我是军人。”

丁洋随后变得阴阳怪气:

“当兵的啊!不知道有没有当上师长军长了?”

话中意味,不言而喻。

楚天的外貌不过二十多岁,这么年轻的年纪,没有人会认为楚天能够成为师长军长这样的实权大员。

丁洋这样说,是故意的。

楚天笑而不语。

对于一些人,没必要开口解释。

丁洋见得楚天不说话,只当是楚天已经尴尬到无从开口,这让他嘴角的微笑不由得高高翘起。

邹诗梦见得气氛不对,急忙试图岔开话题说道:

“丁洋,干嘛关心这些?来,我们多吃菜!”

丁洋却并未停歇,他接着说道:

“看兄弟这个年纪,应该是快要退役了吧。退役回来如果找不到好工作的话,可以联系我!”

一旁的王瑶忽然也附和道:

“找丁哥那可是找对人了!现在咱们这些朋友里头,就属丁哥混得最好了!”

丁洋闻言红光满面地拉了拉衣领,开口笑道:

“哪里哪里?我也不过一个商贸公司的经理,拿着三十多万的年薪,开着四十多万的车,在市区买了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罢了!”

这样的成绩,虽然在大昌市并不算什么。

但是在这一条巷道之中,使得丁洋觉得自己有足够炫耀的资本。

丁洋看似自谦,实则是在夸耀。

每当他说道数字的时候,语气都会格外加重。

特别是他一边说着自己的家底的时候,目光还会一边朝着邹诗梦挺翘的胸脯上偷看。

看得出,他对邹诗梦十分有意思。

王瑶一听,望向丁洋的双目泛起亮光,她拉了拉身边的邹诗梦说道:

“小梦,丁哥还真是年轻有为啊!你们两个要是成了,那真是一辈子享福了!你如果不要,就让给我好了!”

邹诗梦挣开王瑶的手臂,面容有些不悦:

“王瑶,你喜欢那你和他在一起好了,别扯上我!”

邹诗梦对丁洋并不感兴趣,甚至隐隐有一丝厌烦。

尤其她的闺蜜王瑶一个劲地撮合,更是让她有些生气。

丁洋察觉到了邹诗梦的不悦,他急忙转移话题:

“别的不说,楚天兄弟你若是找我,我可以给你在我们公司安排个三千块一个月的工作!这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王瑶和开口问道:

“三千块一个月?这么低的工资是什么工作啊,该不会是清洁工吧?”

丁洋看上了邹诗梦,这事王瑶是知道的。

当丁洋承诺泡上邹诗梦之后会给王瑶一笔佣金,这便令王瑶毫不犹豫地就卖了自己的闺蜜。

故而如此,王瑶才会不留余力地帮着丁洋说话。

丁洋哈哈一笑,说道:

“这也没办法,咱们公司是大公司,对正式员工的素质和文凭都是有严格要求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我看适合楚天兄弟的岗位,也就只有扫厕所的清洁工和看大门的保安了。”

他将矛头,再度转移到了楚天身上。

楚天淡然一笑。

他端起茶杯继续喝茶,动作从容而优雅,仿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样,情绪没有任何波动。

这样的自若,反而让丁洋越发嫉妒。

这个时候邹诗梦忍不住开口了:

“楚天,别听他们瞎说!你工作的事情我会托朋友帮你,绝不会让你委屈的!”

邹诗梦对于丁洋和王瑶的话已经十分反感,但是毕竟朋友一场,她也不便和两人翻脸。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开始真心想要帮助这个儿时的玩伴了。

楚天笑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需要找工作了?”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至尊小说
  2. 战王小说
  3. 花痴王妃小说
  4. 腹黑总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