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门有甜妻
农门有甜妻

农门有甜妻 元一一 著

连载中 薛双双林白 农门 甜妻

更新时间:2020-06-30 20:29:53
薛双双一朝穿越,成了白溪村薜家二房的农家小姑娘。家里有老实爹,懦弱娘,小豆丁弟弟,还有一堆极品亲戚。护家人,斗极品,买地种田盖房子,发家致富奔小康。有人上门来提亲,相公孩子热炕头。只是没想到,成亲之后小绵羊变成大灰狼。薛双双恨恨垂床:“林白你个大骗子!”说好的羞涩、纯情呢,统统都是假的!假的!更要命的是……腹黑相公的身份,好像不简单?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一十八章清水镇

薛顺赶着从里正家里借来的牛车回到薛家,薛老头薛老太差点让他给气死。

想喝令薛顺把车还回去,可这车是从里正家借的,要是现在还回去,岂不是坐实了他们不肯给孙子看病?

于是再不情愿,也只能让薛顺把薛石送去镇上医馆。

薛顺要赶车,薛石生病,也不敢放他一个人坐在牛车上,陈秋娘得跟着一起去,好照看薛石。

至于薛双双,一开始薛顺原是打算让她留在家里的,只是现在改变了主意,不愿意让女儿留下来面对薛家人刻薄的嘴脸,索性让她一起跟着去镇上。

何况薛双双长到那么大,从来没有去过镇上,这次也正好让她出去开开眼界。

已经订了亲的姑娘,未婚夫又是秀才家的儿子,双双也确实要多见见世面,以后才不会被婆家人小瞧。

等二房一家四口坐着借来的牛车走得没影了,薛老太咬牙切齿的咒骂:“这就是个轻骨头,手上一有银子就猖狂,非要把那短命鬼送到镇上去看病。有那个钱来浪费,还不如省下来给家里吃顿好的!”

她对薛老头抱怨:“都是你这个死老头子,非得给他一两银子!”

薛老头心情也不好,这几天薛顺不下地,薛福做事偷奸耍滑,他地里的活让他一把老骨头都差点累散架了。

更可气的是老|二竟然开始不听话了,还非得和自己对着干!

老太婆说得对,真不应该让二房的人手里有钱。

比如这次,要不是那一两银子,老|二用什么送薛石去镇上医馆?

薛老头吧哒吧哒吸了两口烟,面色阴沉道:“那点钱能花多久,等他们从镇上回来,就该花得差不多了。”

只要他们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就只能乖乖听话了。

李招弟和王春桃眼看着远去的牛车非常眼热,这几天家里的活全落在她们两人身上,又脏又累,她们早就想不干了好嘛。

李招弟道:“爹,娘,小宝烫着了没好,不如也送到镇上医馆去瞧瞧?孩子也少受点罪不是。”

王春桃也跟着点头:“是啊,爹,娘,那石头没什么事还往镇上医馆送呢,薛明薛亮薛光三兄弟烫得这么厉害,更应该送去镇上看。”

薛老头冷冷看了两人一眼,把烟杆往地上敲了敲,重新装上一炉烟,吧哒吧哒吸一口,说道:“你们这是想跟老|二家学?”

薛福忙笑道:“爹,我们这也是关心孩子。”

薛老头手里的烟杆往地上重重一敲,声音冷厉:“别以为我老了,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些什么!你们想跟老|二家学,我也不拦着。”

薛福几人心里一喜,正想找薛老太要钱送几个孩子去镇上医馆,就听薛老头继续道:“要学就学全,以前家里的地老|二一个人种了八成,家里的家务是老|二家的全包了,你们既然想跟老|二家学,那就学得像一点,家里的地以后就归老大种,老大家的和老三家的做家务。”

薛福:“……”

李招弟:“……”

王春桃:“……”

不,他们一点也不想跟二房学,他们一点也不想干活。

薛福忙赔笑道:“爹,看您说的,儿子最孝顺了,怎么会像二弟那样顶撞爹,不听爹的话?”

李招弟忙道:“小宝也没被烫得多严重,涂点烫伤膏就好了,完全不用去镇上医馆。”

王春桃也赶紧道:“娘上次给的烫伤膏还蛮好用的,几个孩子涂了以后好得很快。”

薛老太可没被他们哄住,喝斥道:“不去镇上,还不赶紧去做饭洗衣服?后院的鸡和猪都饿了,赶紧去喂!真是没见过像你们这么懒的婆娘。”

薛家婆媳斗法的时候,薛双双已经坐在牛车上出了白溪村。

乡下的路不好走,牛车更是颠簸得厉害,对于薛双双来说,差点没把骨头架子颠散了。

不过能跟着一起去镇上,对薛双双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

原主从没离开过白溪村,记忆里对镇子毫无印象,薛双双正想找个机会去镇上熟悉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有什么可以赚钱的营生。

怕薛石受不了,薛顺不敢把牛车赶得太快,等到清水镇的时候,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

镇子里有专门看管牛车的棚子,交两文钱给块牌子,到时候拿着牌子来取牛车,又方便又安全。

清水镇真正算起来,实际上只有一条街,另有几个分叉小巷,远没有主街繁荣。

回春医馆是清水镇唯一的一家医馆,就位于街头,十分醒目,一抬头就能看到招牌。

薛顺虽然没来过镇上几次,医馆的位置还是知道的,安置好牛车,就抱着薛石往回春医馆走,没走几步就到了。

周大夫给薛石把脉之后,说他是底子太虚,加上受了惊吓,生病发热,就把之前那些隐患一起暴发出来,没有那么快好。

不过只要从现在起好好调养,还是没什么大碍的。

周大夫说着开了方子,另外还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以后给小孩吃点好的,别再让这么小的孩子干重活了。

薛双双分明感觉到,周大夫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向薛顺和陈秋娘的眼神满是责备,大约是以为两人把薛石虐待成这样的。

这可不能让人误会。

薛双双立即道:“好的周大夫,我回去一定告诉奶奶,给石头多留一点饭,叫他吃饱。,让奶奶别叫弟弟做重活,别再让弟弟去打猪草喂猪喂鸡喂牛。”

周大夫:“……”

薛石抿了抿嘴,小声道:“姐,你别跟奶奶说,反正她不会同意的,还要害你挨骂。我不出去打猪草,家里的猪吃什么呀?”

薛双双道:“家里又不是你一个人,不管是大伯的儿子还是三叔的儿子都比你大,他们天天玩疯了,还不能去割猪草了?”

于是白溪村薛家刻薄二房,让二房六岁的孩子干重活还不让吃饭,把孩子活生生虐到生病的名声,就这么在清水镇流传开了。

等薛家人知道的时候,已经快传到县城去了,薛老头差点气吐血。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农门小说
  2. 甜妻小说
  3. 傲娇王妃小说
  4. 王牌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