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家有甜妻闹不停
家有甜妻闹不停

家有甜妻闹不停 留流 著

已完结 雨筱雯肃祁扬 甜妻

更新时间:2020-07-08 14:41:45
本是抱着总裁虐我千万遍,我仍把总裁当初恋的决心嫁给了他,可谁知总裁竟然不喜欢这么温柔乖巧的。“肃祁扬,这就是你这么多年的罪状!”谁知肃祁扬连甩出三本笔记本。“你的罪状,我们今天一条一条好好数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得了照片后,雨筱雯身为肃祁扬妻子的自觉又冒了出来,虽然只是名义上的。

但怎么说名分在呢,不是么?

纵然她也没有很在意,但表面功夫是不是该做一下?

两个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差枪走火也是有的?

好吧,其实雨筱雯只是想进去拍照,但只要想到肃祁扬会事后报复,她就有些不敢上演“捉奸”大戏。

她在外面真的纠结到抓耳挠腮。

没多久,大概也就二十分钟吧,肃祁扬将王雅璐给送了出来。他瞧见杵在门口的某人脸皱成一团的模样,点漆的眸子闪过笑意。

二十分钟,足够将该做的都做了。

两人一出来,雨筱雯的一双琉璃色清澈眸子几乎黏在王雅璐的脸上。

王雅璐巴掌大的漂亮脸蛋有着些许红润,和干了的泪痕,她应该补过一层粉底,但还是能明显看出有哭过的痕迹。

漂亮的眼睛也是水汪汪的,好像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和来时不同,她现在微微低着头,似乎有意避开别人探究的目光

直觉肯定地告诉雨筱雯,两人在办公室里绝对有发生猫腻!

但究竟王雅璐这表情是事后?

还是单纯伤心难过?

她就不得而知了。

“那个我要走了,再见肃总,筱雯姐。”她道别的嗓音也低低的,情绪不是很高涨。

“嗯。”肃祁扬淡淡地应了,正要补充两句。

就听到雨筱雯说:“我送你吧,咖啡凉了,正好换一杯。”

她什么时候这么积极过?

瞧见她眼底燃烧的八卦欲后,肃祁扬的脸色瞬间黑了,他冷声道:“不用,凉了更好喝!”

“啊?”雨筱雯视线还黏在王雅璐身上,没留意他生气了,火上浇油地说,“之前你不是说咖啡冷了不好喝,非要我去买热的?”

“现在我又觉得凉了好喝,不行吗?”肃祁扬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雨筱雯终于正眼瞧他了,对上他寒得跟裹挟着冰渣子似的脸色,顿时不敢在想别的,低声自语,“真难伺候!”

肃祁扬听力一向很好,他听的清楚,黑眸里的墨色转浓,一字一顿,危险地问:“你说什么?”

王雅璐瞧气氛不对,忙插话缓和气氛。

“算了,算了,筱雯姐你不用送了,肃总,你也别生气,筱雯姐也是一番好意!”

但两人都没理会她的好意,王雅璐站了一会觉得没意思,讪讪独自离开了。

这女人可真是好样的!

自打露出本性后,越来越有恃无恐了,跟她一般见识,简直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肃祁扬平静下起伏的思绪,叫来秘书,记下她的罪行。

雨筱雯看着小吴秘书一丝不苟地写完一页又翻一页,气得脸都绿了。

……

晚上,下班回家后,雨筱雯照例打电话准备向沐月诉苦。

不过这次她记得背后说人坏话,要先关门。

咚,咚,咚,房门被敲了三下。

雨筱雯才拿起手机又放了回去,好奇地走回去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是肃祁扬。

他高大倾长的身子站在门口,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

雨筱雯挤出笑容,问:“有事吗?”

“手机拿来!”他朝雨筱雯伸出掌心来,带着命令的语气。

“你要我手机干什么?”雨筱雯站在没动,漂亮的琉璃眼里多了丝戒备。

通讯工具对记者来说就是吃饭的工具,她才不要将自己吃饭的工具交给他。

肃祁扬不满地皱了皱眉,说:“我看到你今天**王雅璐了!”

原来是为了王雅璐。

他们之间要是没有猫腻的话,她就不姓雨!

雨筱雯更加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测,相比手机里的照片,她现在更好奇两个人关系。

琉璃珠子般灵动的眼睛转了转,雨筱雯摇头说:“不好!那可是千辛万苦拍到的照片,我不删!”

“千辛万苦?”肃祁扬挑眉,

**个照片还辛苦她了?

雨筱雯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热,好在她脸皮一向很厚,她理直气壮地昂着脖子辩解道:“当然辛苦了,我今天可是被你奴役了一整天!”

王雅璐照片就是她今天辛苦跑上跑下的补偿。

“奴役?”肃祁扬在舌尖品味了一番这词语,望向她黑眸里也多了几分深意。

雨筱雯暗道不好,怎么一得意就说出自己的心声来了。

她忙笑着解释试图掩饰过去,“其实也没到那种的程度啦,就是跑腿跑的有些点累,有点累而已!”

“是吗?”肃祁扬危险地笑着反问。

雨筱雯心中警龄大振,点头如捣蒜,“对,对,就是有点累而已!”

他可千万不要反悔,否则她就白辛苦两天了!

肃祁扬没有想要反悔,他眯了眯黑眸,好整以暇地问:“那你想怎么样?”

雨筱雯见他上钩,干巴巴地咳嗽了两声,掩饰自己的得意,故作严肃地说:“那个你跟王雅璐是什么关系啊?”

怕他误会,她又补充了一句,“你不要误会啊,我纯粹就是好奇,不是想干涉你的私人感情生活。你放心吧,我一直牢记着我们是合约夫妻,不会越雷池半步。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不用管我的,我非常能够理解。”

一句话成功将肃祁扬的好心情全部瓦解。

雨筱雯觉得自己非常体贴了,完全不理解他怎么又生气了,只知道他的神色又冷得跟夹了冰渣子似的。

肃祁扬寒着脸,长腿一迈,拉近了与雨筱雯的距离。

两人之间此刻只有一拳之隔。

雨筱雯眨巴眨巴眼睛,无辜地望着忽然近到咫尺的脸,心脏“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

老实说,肃祁扬的模样仔细看的话,还真帅气得让人脸红心跳!

那深邃的眼睛,挺翘的鼻梁,不点而红的薄唇,无一不彰显着他男性魅力。五官深刻又立体,比她以前在学校选修过的西方美术史里的神使雕像还要俊美上几分。

该死的,她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呢?

雨筱雯眼神慌乱地移开视线,结巴地问道:“你,你,你突然靠这么近做什么?”

肃祁扬突然靠近只不过是不想跟她废话,以为手机在她手上,想趁其不备直接抢过来。

不过瞧见她这般反应,心里的恶劣因子蠢蠢欲动。

“你说呢?”他估计将口中的热气吹到雨筱雯的脸上,把话说的暧昧又充满想象空间。

雨筱雯巴掌大的小脸以她不可控的速度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堪比刚煮熟的大闸蟹。

“我,我怎么知道!你,你离我远点!”

她结巴着伸手想推开他,但推出去的手落了空。

肃祁扬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的房间里,已经拿到她放在床上的手机。

“我的手机!”她哀嚎一声,忙跑过去想要抢回来。

但肃祁扬早料到她会这样,将手举得高高的。

“那是我的手机,里面的东西也是我,你没有权利删我的东西。”雨筱雯急得跟火锅上的蚂蚁,但她怎么跳高,就是拿不着。

肃祁扬一边游刃有余地删着照片,一边眼角余光看她跳上跳下的样子竟有些可爱,他故意逗弄了她一会。

雨筱雯想抢回着急的手机,肢体接触是难免的。

她心里着急想抢回自己的东西,所以没怎么注意,但肃祁扬不同,他被蹭着蹭着,竟蹭出火来。

他脸色大变,将手机丢回雨筱雯的怀里,连连后退好几步。

雨筱雯连忙接住手机,翻开自己的相册,果然白天**的东西,已经全部让他给删了。

也就说她辛苦了一天,什么都没有得到!

她咬着唇瓣,恨恨地瞪向肃祁扬。

“不许那么看着我!”肃祁扬冲她吼了一句,神色很奇怪,逃也似的跑出她的房间。

“莫名其妙!”雨筱雯看着他消失的背影,抱怨道:“该生气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

她什么话都没从他口中套出,不仅被他逗弄了,现在可是连明天的头条新闻也损失了!

肃祁扬慌里慌张地逃回自己的房间,直接奔进了浴室。

再次出来时,只裹着一张浴巾,完美的倒三角的上身冒着冰冷的湿气,俊美深邃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潮红。

点漆如墨的眸子里有丝懊恼!

他怎么被那个女人给引起了……

肃祁扬恼怒地拧了拧眉,迈开步子走到双人传遍,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飞快地发出了一条短信。

两分钟后,就听到屋外由远及近地传来脚步声,

接着,他的房门就被敲响。

“肃祁扬,你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要我明天早上提前两个小时去公司,你明天也会提早的吧?不会只是折腾我一个人吧?”

听着门外叫喊声,肃祁扬勾起唇角,墨色的眸子懊恼被笑意代替,他没有要去开门的意思,反而半躺到床上,拿起枕边的一本全英文的原著,津津有味丢看了起来。

雨筱雯在门口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回应,便知道肃祁扬是故意不理自己。

不管怎样,她把话要说在前头,“你不要以为不出声,我会认为你不在里面,我告诉你哦,我明天不会早起的!”

明知道他在欺负人,她要听话的话,她就是傻子。

“你可以不去试试!”肃祁扬的声音终于幽幽从屋内传了出来,语气淡淡,但十分有分量。

雨筱雯站在门口,眨巴眨巴眼睛,欲哭无泪。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甜妻小说
  2. 亡国公主小说
  3. 霸道大叔小说
  4. 谋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