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甜婚蜜爱:司少的小逃妻
甜婚蜜爱:司少的小逃妻

甜婚蜜爱:司少的小逃妻 媞媞默 著

连载中 司北爵宋觅夏 小逃妻 蜜爱 司少 逃妻 甜婚

更新时间:2020-07-09 19:03:33
他是帝都顶级豪门司家唯一的继承人,他与她天差地别,却在全城媒体的瞩目下,高调宣布与她订婚,让她一夕之间成为整个帝都最骄傲的女人。新婚当夜,她带着浓浓的恨意离开,“骗子,你们都是骗子!”记忆中,他曾让她失去了她心爱的女儿,她扬言,也要让他尝尝见不到儿子的滋味,后来的后来……她的身边孩子成团,她被他圈在怀里哀嚎:“司北爵,你再把宝宝塞我肚子里我就跟你拼命!”而经验告诉她,好像又怀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林绫算是中日混血,跟在许易铎身边很多年,妈妈是曾是日本红极一时的影后级女星,后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选择在自己事业最鼎盛的时候退了圈,至于林绫的父亲,她从没提过。

而“林绫”这个中文名字,还是许易铎给她起的。

林绫曾经很珍惜这个名字,直到后来明白这个名字的暗意后,剩下的就只有无穷无尽的恶心了。

宋觅夏打量着林绫,同时林绫也在望着宋觅夏。

林绫不禁自嘲,如果说,她们两个之间,一定要有一个人当那个人的替身的话,明显眼前这位更加合适。

她们母女,真的很像……

宋觅夏被林绫看得有些浑身发毛,下意识往许易铎身后靠了靠。

许易铎披上西装外套,看了看时间,“啊,确实不能再耽搁了,我还得赶早班飞机回意大利。”

“舅舅?”宋觅夏扯了扯许易铎的胳膊,“您才回来,又要走啊?怎么会这么赶……”

许易铎拉过宋觅夏小小的手,轻轻拍了下,“本来是计划多留几天陪陪你的,真不,意大利工厂那边出了点紧急状况,我不得不赶回去处理。”

宋觅夏不由得噘起了嘴巴,“那……舅舅什么时候再回来?”

宋觅夏觉得十分沮丧,舅舅和她失联那么久,突然回来也只是为了妈妈的镯子,现在镯子已经戴在了她的手腕上,以后,舅舅是不是就不回来了?

许易铎冲林绫使了个眼色,拉过宋觅夏,“来,你跟我来。”

两人侧身,寻了个寂静无人的角落,许易铎摘下眼镜,颇为关切地说:“小夏夏,舅舅还是希望你能跟我回意大利,国内这趟浑水,咱们不搅合了好吗?”

“舅舅,你知道我的……”宋觅夏摇头,“我认死理的,一天得不到我想要的真相,我就一天不得安生,我一定要查出是谁害了妈妈。”

许易铎沉吟半晌,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舅舅不逼你,舅舅和你一样,也想知道当年阿绫出事的真相……”

“所以,舅舅您是支持我的对吗?”

“嗯!”许易铎刮了刮宋觅夏的脸蛋,“有任何需要,记得随时联系舅舅,知道吗?”

“知道!”

宋觅夏埋头在许易铎的胳膊上蹭了蹭,“舅舅,我会想你的!”

“乖!”

许易铎目视着前方隐隐发白的天际,“还有啊,舅舅不得不多唠叨你几句,你跟司家那小子,最好……保持距离吧。”

宋觅夏靠在许易铎身上不撒手,“我之前不是跟舅舅说过了吗,我跟他没什么。”

“我不管有什么没什么,最好真的没什么,司家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地方,远比你想象得还要复杂的多。”

“知道啦知道啦!”宋觅夏摇晃着许易铎的手,“我又不会真的嫁给司北爵,他家复不复杂我才不关心。”

两人又做了一个简单的告别,絮絮叨叨了半天才算完。

许易铎带着林绫离开,宋觅夏跟着下了游轮,依依不舍地挥着小手目送他们的车走远,直至彻底看不见。

她心中一阵感念,总觉得舅舅哪里不一样了,可好像又没有什么不一样。

这感觉,她说不上来。

转身,司北爵正悠悠然双手环胸站在她的身后,宋觅夏吓了一跳。

“哇,你干什么?”

司北爵侧着脑袋,饶有兴味地盯着宋觅夏看。

刚才,这个女人信誓旦旦地说着不可能嫁给他的话,他可是全部都听到了!

原本还想带着她一起看一看这海上的第一缕朝阳,不过……

现在,他只想把她拽回家好好欺负一番。

“没什么,回家!”

说罢,司北爵便扯着宋觅夏往他停车的方向走。

上了车,宋觅夏不知还在碎碎念着什么,司北爵把着方向盘,突然侧身,整个人近乎压得宋觅夏喘不过气来。

宋觅夏一紧张,顿时涨红了脸,看她被自己逗到的样子,司北爵总是忍不住发笑,“安全带!”

司北爵亲手给她系上,同时还不忘在她的腰上狠狠掐了一把以作“惩罚”,谁让她乱说话?不嫁给他,她还想嫁给谁?

“呼”地一声,车子发动,一路车速飙得很快,直奔清水湾别墅。

程坤发来消息称,已经有了付先生的消息,他也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那位意图伤害夏夏的人到底是谁!

客厅里,宋觅夏抱了个抱枕团在沙发上,程坤将目前查到的信息资料拿给司北爵看。

“我们的人连夜做了调查,目前只掌握到了这些,在拍卖会上被拿来拍卖的最后一件藏品,的确就是这位付明义先生的私人藏品,他是法籍华人,身世简单清白,那件藏品也是多年前他在意大利的意外收获。”

宋觅夏打着哈欠,半眯着眼睛,程坤的话有大半已经被此刻正在侵蚀她大脑的瞌睡虫给吞掉了。

至于司北爵,则十分谨慎地翻看着付明义的资料。

确实没有什么黑点,生意场上也是个本分的人,唯一的爱好就是收藏,为了自己的这个爱好,近乎倾家荡产。

“这就奇怪了……”

司北爵想不通,他有什么理由要设计绑架夏夏?而且……

“不对呀!”原本已经快要昏睡过去的宋觅夏突然跳起来,“我很清楚地记得,当时那两个喽喽说,会把我和镯子一起送到那位付先生的手里,可这镯子不是付先生自己的藏品吗,既然已经拿出来拍卖了,又要拿回去,不是多此一举吗?”

“唯一可以解释的只有,绑架你的那位付先生,和拿出藏品的这位付先生,不是同一个人。”

这也就能解释,这些年,一直暗中针对司家的那个神秘“付先生”,他们根本就没能查得出来任何蛛丝马迹。

“原来是障眼法。”

司北爵冷笑一声,将手上的平板递给程坤,“既然有了方向,接下来就该知道怎么查了吧?”

“这么复杂……”宋觅夏抓了抓头发,“我起初还以为是宋菲菲那个蠢货设计的我,敢情不是她?”

司北爵扭头,认真地盯着宋觅夏看了又看,然后以极其严厉的口吻命令道:“上楼睡觉!”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小逃妻小说
  2. 蜜爱小说
  3. 司少小说
  4. 逃妻小说
  5. 甜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