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樊先生,请高抬贵手
樊先生,请高抬贵手

樊先生,请高抬贵手 秋风暖色 著

已完结 陆一瑶樊邵琛 先生 樊先生

更新时间:2020-08-06 16:43:25
“樊邵琛,你夺走了我爸的酒店,还不肯放我们家,你到底想怎样?““夺你家酒店是你爸罪有应得,不肯放过,是他罪该万死,而不放过你……陆一瑶,你是真笨还是假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只是那已经是遥远而懵懂的青葱往事了,如今,他们都长大了,她心里,也在两年前就驻进了另一个男人……

“对了一瑶,我这次回来自己要建立一个建筑设计事务所,现在正缺一个精明漂亮又懂我的贴身助理,怎么样?感不感兴趣?”甄昊知道陆一瑶在父亲酒店破产后就失业了,而且眼下正需要钱,所以他在回来之前就想好了这一切,能给她一份工作,既能让她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帮助,也能每天和她在一起。

甄昊满怀期待的看着陆一瑶秀雅的容颜,陆一瑶抿着唇瓣,他们从小在一起玩儿大,彼此了解,她怎能看不透他的心思,犹豫几分,还是开口要婉拒:“谢谢你甄昊,我可能……”

陆一瑶话不等说完,甄昊西裤兜里的手机作响了,他拿出来看到是母亲的电话,也没有避讳陆一瑶就在她身边,接听了,却不想母亲在那边一开口便道:“昊昊,你在哪儿?听金助理说你昨天一回来就去找陆一瑶了,我可告诉你,现在的陆家已经落败成过街老鼠了,所以你不准再和陆一瑶来往……”

“妈……”甄昊看到陆一瑶面露尴尬,他连忙起身攥着手机去阳台上接听。

但陆一瑶还是在方才清晰的听见了甄昊母亲的话,如她所想,家中的变故,爱慕虚荣的甄昊母亲绝不可能容许甄昊再要把她娶进甄家,而她也本来就没想和甄昊进一步发展,她对他,早已止步于好朋友的关系。

甄昊接完了母亲的电话,再折回房中时,发现陆一瑶已经不在屋子里,她走了,留下了他送给她的这栋房子的钥匙。

甄昊连忙下楼开车要追她,陆一瑶早料想他会下楼追,便藏在他别墅后面的小径上,望着甄昊的车子远去,她才出来,匆匆的离开海边别墅区,回去家的方向。

……

三天三夜没有回来过了,陆一瑶心里早就急成了一锅粥,她身上没有钱,一路跑着回来了陆家的别墅,但是才刚跑进别墅大门里,就看到一些执法人员再往别墅房门上贴封条,继母扑在地上捡拾被扔出来的几个行李箱。

陆一瑶慌忙跑过去,“云姨,这是怎么回事?我爸呢?”

“滚开!你还有脸回来?”穆云一把推开陆一瑶,愤怒的朝她咆哮:“你这个白眼狼,你爸养了你这么多年算是白养了,竟然联合外人坑你爸,现在好了,你爸的酒店没了,人也躺在医院里不省人事了,房子也被法院收了,你高兴了是吧?”

“什么?我爸他……他在医院里不省人事了!?”陆一瑶无心去辩解其他,听到父亲的情况,连忙又扑过来握住继母的胳膊,“云姨到底怎么回事?我爸他怎么了,你跟我说……”

“啪!”一个**的巴掌突然袭来,打的她耳朵一阵嗡嗡作响,是继母穆云掌掴了她。

穆云心肠不算坏,至从陆一瑶记事以来她就在陆家了,因为没有生育能力,对陆一瑶也算说得过去,所以当昨晚得知某件事情后,穆云心里便对陆一瑶很是失望,看着陆一瑶捂着脸错愕的看她,穆云愤怒的道出:

“要不是昨天晚上那个樊邵琛找来家里问我们要你的下落,我和你爸还不知道你这几天没回来是和樊邵琛住在一起了!陆一瑶,难道你不知道你爸的酒店就是被那个人夺走的吗?你怎么可以跟一个害我们陆家破产的罪魁祸首在一起?你爸一得知这个就气的犯了心脏病,现在还在医院里昏迷着,还有这……”穆云愤怒说着指了指别墅上贴满的封条,悲愤的咆哮起来:“你看到了吧?那个樊邵琛就是要把我们害得流落街头,家破人亡!”

“不……不……”陆一瑶悲伤的跌坐在地上,她一时没法跟云姨解释她本来去找樊邵琛就是想让父亲免于牢邢和灾难,可是哪曾想,她才消失了一个晚上,家里又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被泪水模糊的眼眸望了望自己住了二十多年的房子贴满了封条,然后她突然爬起来跑出了别墅。

没跑出多远,迎面就看见一辆奢华的劳斯莱斯幻影驶过来,她一眼认出那是樊邵琛的车子,不顾一切的迎着疾驶而来的车头跑过去,吱的一声,豪车戛然停驻,樊邵琛在驾驶位脸色一阵灰白,若不是刹车踩得及时,他差点就撞飞了她。

该死的女人!失踪了一夜让他担忧,这会儿又突然冒出来找死,樊邵琛恨的咬牙启齿,嗙的一声摔上车门就过来扯住陆一瑶手腕把她挥倒在车头上,“陆一瑶你疯了吗?”他幽寒的眸子恨不得将她盯出窟窿,发现她脸颊有一抹灼红的巴掌印,他眯起了眼眸,一把扯过她,“你的脸怎么了?”

“樊邵琛,你好卑鄙!”陆一瑶咬着牙吐出这几个字,眸子充血的怒瞪他,质问:“你为什么要一再利用我欺骗我?说好了我听了你的话你就放过我爸放过我家,可是你却找来家里气的我爸犯病,还让法院来封我家?樊邵琛,原来你要的不只是报复我爸,还要毁了我们陆家的一切,包括我,你玩弄了我身体,欺骗了我感情,现在好了,我爸昏迷不醒,酒店没了,家没了,一切都没了,你满意了吗?”

陆一瑶越说越激动,嘶喊的声音里带着悲伤的震颤,樊邵琛一直阴着脸听她质问完,才用力摄住她的下巴,低低冷冷,一字一顿的回道:“你说得对,我很满意,毁灭陆家的一切,就是我原本的目的!”

她的质问也点燃樊邵琛的愤怒,愤怒的不想辩解其实陆家别墅被封并不是他所为,怪只怪陆振威一生树敌太多,有人在暗地里落井下石又阴险的踩上了一脚,所以法院才要封她家的房子,而他昨晚之所以过来也是以为陆一瑶偷偷跑回来家里,所以他才追过来的。

只是这一切,他现在都没有心情想要和她解释了,只用力攥住她的手腕往车子里拽,无论如何,他都要带她走,然而陆一瑶却突然低头咬住他的手背,锐利的牙齿咬的樊邵琛疼的直皱眉,却没有半点的松缓,反倒攥的她更牢固。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先生小说
  2. 樊先生小说
  3. 高富帅小说
  4. 吃货王爷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