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七九看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史上最强姑爷 > 第19章

第19章

三只小猪 2019-12-26 13:59:22

苏雨萱立于苏老夫人身边,看着自家弟弟如此这般,虽觉得不好,但却任之由之。

毕竟赵恪当初乡试时,可是仅仅半日就离场了,如此都能中了会元,抄袭之疑是免不了的。

她也想再借此机会瞧瞧,对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苏小公子此言差矣,本官听闻,赵会元乃皇上钦点,就算他真是抄袭的,你我也万不可说的如此直白。”

徐白秋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赵飞扬却想笑。

像徐白秋这般陈氏外戚之人,又是朝廷重官,他们绝对不会把小皇帝完全放在眼里。

就如他现在说的,自相矛盾到了极点,若是别人敢如此作态,恐怕早就没了小命。

也许是壮着徐白秋的胆,众人的笑声越发的肆无忌惮。

“罢了罢了,既然赵会元不愿,本官也不勉强他了。”

徐白秋故作可惜,摇摇头继续道:“也许赵会元今日并没准备好抄袭之物,也怪本官太为难你了。”

“娘……”

苏雨萱终于看不下去了,绣眉微蹙,求助般的看向苏老夫人,这好好的庆宴成了这样,传出去不得让人笑话死?

“他惹出来的事,让他自己解决。”

苏老夫人完全不打算阻止这场闹剧,任由其愈演愈烈。

苏雨萱敛下心神,这种场合,她一个女子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

“莫非除了玩弄诗词,贬低他人之外……”

哄堂大笑间,赵飞扬幽幽出声。

许是听不见他后面说了什么,众人的笑声不约而同停下,想看看他准备如何出丑。

然而却见赵飞扬背挺如松,目光坚韧。

“像徐大人这样站在朝堂之上的人,难道就从未想过家国大事?”

徐白秋明显一愣,他一个文官,可不是每日弄诗作词,何曾需要去想什么家国大事?

“如今大梁北地乱民横生,敢问徐大人,可否想过南师北上,收复中原?”

赵飞扬气吞山河一般,愤然往前一步,缩短了他于徐白秋之间的距离。

徐白秋立即感觉到了一阵压力,不敢相信居然是从赵飞扬身上散发出来的。

其余人则被赵飞扬大胆的质问声给惊住了,细细想来竟不知改如何反驳,纷纷朝徐白秋看去。

赵飞扬目光如炬,仿佛要将徐白秋刺穿一般。

苏雨萱看着这一幕,恍惚间仿佛父亲在他面前一般。苏定方老将军便是这样一位,心中满怀家国之人。

本以为赵飞扬只会吟诗作对,没想到他心中竟然还有如此报负……

而徐白秋自进入朝廷为官以来,还从未有人敢与他争锋相对,今日赵飞扬是第一个!

无数眼睛正盯着他,都在等他的回应。

“赵会元真是好大的口气!”

半晌后,徐白秋终是开了口。

众人的神情变了变,像是松了口气,若是他们再对峙下去,这场面怕是很难收了。

赵飞扬却没有回应,而是等着看他接下来怎么说,毕竟这可是徐白秋第一次如此激动,全然没了刚刚的云淡风轻的感觉。

“家国大事乃重中之重,凭你一人之力,莫非就能镇压北地暴乱,收复山河?你若是真这样想,岂不是对当今圣上的大不敬!”

徐白秋越说越激动,后面的声音也渐渐变得高昂起来,竟有一丝恼羞成怒的意味在其中。

“凭我一人之力自然不行。”

赵飞扬回应徐白秋的是一声嗤笑,接着便反唇相讥道:“但若是多几个像徐大人这般的官员,整日里无所事事,只会些上不得台面的勾当,我大梁离覆灭不远矣!”

“赵恪!”

徐白秋怒气冲冲。

只是还未等他发作,就见程政允站了出来。

程政允方才沉默了半晌,不过是想看看能让小皇帝赞不绝口之人,究竟有何本事。此时看来,赵飞扬确实受得起皇帝的重视。

宠辱不惊,懂得忍让和反击,确实不错!

徐白秋向来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今日能被赵飞扬三言两语逼到如此跳脚的地步,足以证明赵飞扬并非池中之物,更不会任人拿捏。

“徐大人,今日乃苏家庆宴,众多同僚在场,你乃三品重官,还要再继续丢人下去?”

程政允一出声,场面再次寂静了下来,尤其是徐白秋。

他可以对赵飞扬百般责难,但却不能对程政允如此,两人虽同级,但程政允在朝廷上的威信,却远远超过他。

“多谢程大人为学生说话。”

赵飞扬向程政允作揖,这可是今晚第一个明确的站在他这边的。

不过他赵飞扬并不是需要别人替他出面的人,就算程政允不出声,他也有办法让徐白秋羞愧难当!

“徐大人无非就是想要我作诗一首。”

赵飞扬又转向徐白秋,勾唇道:“既然如此,那我不妨送你,以及在场除程大人外所有人一首。”

“上笔墨!”

小六眼睛转了转,赶忙跑去拿了纸笔过来。

宣纸平铺桌上,赵飞扬没有一丝犹豫,挥毫而下。

程政允急忙走到赵飞扬身边,顿时眼前一亮,惊艳念出。

“独卧柴房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好好好!”程政允满脸赞赏之色,拍了拍赵飞扬的肩膀道:“不愧是皇上钦点会元,岂是旁人可质疑的?就这等豪迈之气,我看朝中除了苏老将军之外,恐怕无人能比!”

程政允意有所指,极尽赞美,众人此时也极为惊叹。赵飞扬此等豪情万丈,是在场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而更为惊者,还要属苏雨萱。

别人可能不清楚,但这“独卧”、“柴房”,“卧听风吹雨”等词,可是赵飞扬再真实不过的写照了!

先前苏雨萱还怀疑赵飞扬所作诗词是为抄袭,但现在却已经完全打消了这种怀疑。

因为,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谁又写得出这样的诗句来?

再看徐白秋,像是呆滞了一般,不只是他,方才附和徐白秋的所有人,此时都仿佛被定住了身,一动不动的看着赵飞扬。

赵飞扬看了眼徐白秋,接着又把目光转向在场的其他人,不屑一顾道:“我作此诗,一是为了让徐大人知道,读书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二是为了告诉你们所有人,助我大梁天下统一,百姓安居乐业,这才是我毕生夙愿,而不是在此毫无意义的勾心斗角,醉生梦死!”

“告辞。”

说完,赵飞扬只向程政允一拱手,而后转身潇洒离去,留下一众人,气氛怪异至极。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微信阅读

章节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