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永安巷
永安巷

永安巷 财源滚滚熊 著

连载中 吴志辉尹夭夭

更新时间:2020-01-21 14:19:50
知道吗?其实活人也可以抵达地府。这座地府位于永安巷,你或许不知道永安巷在哪,但你可能一转身就能抵达那里!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三行字目前对我而言的用处并不大。

我牢记了这三行字的内容后便把纸条撕碎了扔在一边。

接着,我又找了家小店,照着电线杆上张贴的精神病院的招聘号码拨了个电话过去。

这次接电话的是一个粗粗的母鸭嗓,态度十分不好:"喂?你找谁?"

因为我刚刚用自己的本音跟院方联系过,所以这次我刻意压低了嗓子:"我应聘的。"

"应聘?哦,我们医院的地址知道不?"

我说知道,招聘启事上有写。

"行,你来吧。"

挂了电话后,我心中疑窦丛生,这个医院人事怎么都不问我什么情况就允许我去面试了?

一个大医院,招聘启事竟然都沦落到要贴电线杆上,人事对于应聘者还如此不上心。

看来这不是啥好活!

不过,寻求真相的欲望始终在我内心中占据第一位。

于是,我用兜里仅剩下的十块钱,在某家十元杂货铺里买了黑色的杂牌短袖,跟着把身上的阿迪T恤扔进了垃圾桶。

毕竟,我担心我穿着这身白色的阿迪去面试,会再次引起李院长的怀疑。

做完这些,我又从乞丐的饭盆里硬抢了两元硬币,坐上了去往吴溪市精神卫生中心的公交车。

来到医院大门口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此时,突然变天了。

上午还晴空万里,下午却阴云密布,这对我来说,算得上是个好天气。

但是黑压压的乌云却把我面前这栋孤零零的精神病院大楼衬得有些阴森。

大楼有十层左右,看上去比较旧了。

但是大楼前却竖着一座崭新的人形石雕。

石雕上的人看起来精明干练,尤其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我走进一看,发现石雕下还有一块介绍铭牌。

铭牌上说,这座石雕是李院长的雕像。

李院长全名叫李华佗,是福建莆田人。

他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医术高超,名震全国,被无数精神病患者视为再生父母,还于某某年获得过什么五一劳动奖章。

后面的文字更加肉麻无比,大致意思是李院长一家在医疗事业中算得上是满门忠烈,他的儿子李崇华还因为操劳过度猝死在手术台前。

我对这种个人崇拜不感冒,扫了两眼雕像后便往门卫室走。

我对门卫说我要来面试。

门卫却讶异地看了我一眼:"你确定?"

我点点头。

门卫再次上下打量着我,好似在看一个怪物一般:"行……你去二楼203室找黄主任吧。"

我谢过门卫,就往目的地走过去了。

可我这时又凭借过人的听力隐隐听见门卫在和他的同事说话:"你说这小伙子是有多缺钱啊?我们想破头了要辞职都不敢辞,他还要神经兮兮地进来上班?"

"得了,别说他了,还是想想我们的去处吧…"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门卫室。

听起来,这家医院进来容易出去难?

可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都必须下去走一遭,这事关我的身份之谜。

门卫口中的黄主任是个接近五十的胖女人。

我在203办公室见到她后便道明来意,她连正眼都没看我一下,只问了声我带没带身份证。

我特么哪来什么身份证啊,只好谎称说忘掉了。

黄主任嫌弃地瞥了我一眼,嘴里嘀咕了两句:"真是麻烦……行!你跟我去见院长吧,反正我正好也有事要找他。"

于是她便带我坐电梯,来到了顶楼的院长办公室。

然而,我在院长办公室里第一时间见到的,却是一个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尹夭夭!

她今天换了衣着,穿着一条无袖的碎花连衣裙,一双纤细无暇的**让我眼睛发直。

不过,我没敢多欣赏这番美景,而是把头撇过去,慢慢退到了墙角。

但是,黄主任那一声高亢的母鸭嗓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李院长,这人要来面试夜班护工。"

李院长和尹夭夭的目光齐刷刷地注视到了我身上。

我也颇为不安地抬起头,看了看尹夭夭。

但是尹夭夭面色如常,仿佛根本就不认识我一样,而且还对李院长说:"李院长,今天感谢你的配合,我就不打扰你了。"

然后,尹夭夭便离开了。

可她在离开的时候,竟然有意无意地撞了我一下,似乎还摸了下我的大腿。

我心中一寒,连忙往旁边退了几步,没有敢吱声。

幸好,尹夭夭并没有要找我麻烦的意思,脸色如常地走了。

李院长笑容可掬地送走了尹夭夭,然后又对着黄主任破口大骂:"你干什么吃的,一个护工还要我亲自面试啊?你直接给他办入职不就行了!"

"院长,他没带身份证啊……"

"没带?"李院长打量了我一眼,又说:"没带有没带的办法。这样,你把你名字和生日写给我,然后让我拍张照。"

说着,李院长便掏出他的手机,给我照了一张相。

然后我在纸上胡乱留了个生日,并给自己瞎起了一个叫"吴辉辉"的名字。

接着,李院长便让黄主任带我去领工作服,然后交代我工作内容。

可黄主任没动,又说道:"李院长,还有个事要请示你,今天xxx来辞职了。"

李院长脸上又是一阵不耐烦:"那就让他走呗,回头你把他档案和照片提供给我就行了。"

"李院长,不好意思,xxx的档案好像丢了。"

"丢了?"李院长的表情有点无语,"他现在人走了没?没走的话,让他来我这里写个名字和生日,再让我拍张照不就行了吗?"

我听到这里,心中又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李院长这算是什么操作?

职工入职辞职没有身份证和档案都无所谓,只要在院长那里留下名字、身份以及照片就行?

这也太简单草率了吧?

我在心中牢牢记住了这个细节。

因为李院长此刻的话跟之前门卫表达的"辞职难"的意思是完全相悖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之后,黄主任带我去领了蓝色的护工服,并交代我说,我是专职夜班的护工,七楼的七病区是归我管的。

每天晚上要定时巡逻,非巡逻时间要在七楼的药房里面值班。

最后,她还补了一句:"记住,七病区的精神病患者虽然程度较轻,但他们毕竟是病人,你巡逻的时候不管听到他们说什么,都不要信。知道了不?"

我点头说知道了。

然后黄主任让我先去七楼熟悉一下环境,然后可以回去睡觉等夜班了。

当然如果家里住得远,也可以住医院的员工宿舍。

说着,黄主任给了我员工宿舍的钥匙,拍了拍我的肩膀嘱咐我好好干后,便扭着她肥硕的**,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然而,我却在这时,闪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侧着头看了看被黄主任拍过的肩膀。

我的肩膀上留着一张便笺,上面写了一句话:"不管以后李院长问你晚上看到了什么,你都要回答什么都没看到!切忌!"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的警惕又加强了几分。

目前看来,这医院古怪的地方还真多啊。

于是,我把纸条撕碎了用马桶冲走后,准备先上七楼打探一下情况。

可上了七楼,我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首先,护士站竟然连一个护士都没有。

很多病房也都空着,少数病房里虽然有人,但是都没有住满。

我带着大大的问号继续在七楼闲逛的时候,却突然感觉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我猛然回头,见到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年轻人流着哈喇子对我傻笑:"你看……她们……她们都很喜欢你呢……"

我狐疑地问道:"谁喜欢我?"

"嘿嘿……"年轻人的哈喇子越流越多,并伸出了手指着前方道:"就……就是她们啊……她们说你长得帅……嘿嘿嘿……"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赫然发现,这个年轻人指得竟然是护士站。

我连忙揪着年轻人的衣领追问:"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快说啊!"

"就……就是……三个漂亮姐姐……"年轻人依旧傻笑着,终于是擦了一下嘴角的哈喇子,"她们穿着白衣服,白帽子,还带着白口罩呢……"

白衣服?白帽子?白口罩?护士站?三个漂亮姐姐?

如果我没猜错,年轻人应该是指的护士站的护士。

可护士站压根就没有人啊……

这个时候,那年轻人又突然激动地喊:"姐姐们来了!姐姐们朝你走过来了!"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宰相小说
  2. 丞相小说
  3. 暴戾小说
  4. 封神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