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农家俏妃
农家俏妃

农家俏妃 舒陌 著

已完结 白芍燕殊 农家

更新时间:2019-12-27 19:18:07
为了给断腿的二叔接骨,白芍被亲四叔卖到了妓院。拼了性命逃回家,全家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娘,你瞧芍儿这模样,像是被朱家打了一顿给赶出来的,说不定,是人家朱家不要她了呢。"一个身材高大,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的男子,笑着同刘氏道。

白芍眨了眨眼,努力的在脑海中搜寻了一番,最后豁然想起,这人原来是自己的大伯,白家的长子,白川羌。

"咱们可是同朱家签了契的,哪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刘氏一愣,赶忙道,"朱家要是不要五姐儿了,咱那二十两银子,朱家岂不是要拿回去?"

白川羌一愣,有些不确定的吞吐道,"应该不至于吧,人家朱家,家大业大的,也不在乎咱这二十两银子……"

"就是娘。"紧接着,白川羌身边的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也笑着道,"芍儿这才多大的年龄,她能一个人回咱家?这肯定是朱家送回来的啊。再说了,他们既然把人送回来,又不进白家,那肯定是不要钱了啊。"

"这个没用的赔钱货,连个丫鬟都当不好。"刘氏听了两个儿子的劝说,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只是依旧冷脸看着白芍母女,"人家朱家没来要你,是你幸运。老三家的,赶紧从地上起来吧,没得让别人说我这个当婆婆的虐待你。"

说完,不再看地上的吴氏一眼,转身回了堂屋。

"真好,真好,芍儿不用去给人当丫鬟了。"一大群人离去,只留吴氏喜极而泣,抱着白芍哽咽抹泪。

白芍在心底叹息了一声。

被卖去当丫鬟这事儿,有一就有二。

方才刘氏只说不把她送去朱家了,可还有别的员外家那。

瞧着刘氏方才那个守财奴的样子,二十两银子就让她把孙女给卖掉了。

根本不排除还有下一次。

可是,如果她知道,其实白芍被卖的是五十两银子那?

几乎是刹那间,白芍在心底想好了一个计策。

她要惩治那个将自己卖到妓院的人,还要让刘氏不敢再将她卖了。

不管是被卖去妓院,还是去当丫鬟。

白芍都不愿意。

"起来吧。"这么想着,白芍就扶着吴氏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你头破了,我带你回屋里包上。"

虽然才和这个吴氏碰面没多久,但吴氏的护女的行为已然打动了白芍,只是她天生不爱喊"母亲"这种词汇,所以就省略了"娘"那个词,只带着吴氏,按着脑海中的记忆,带她回了西边的偏屋。

在地上找了个已经破了角的木盆,去外头的大缸里舀了两瓢水,又拿了一块汗巾,放在水里,稍微揉搓一番,再拿出来,拧了个半干。白芍便开始为吴氏擦脸上的血迹。

一边擦,白芍还一边跟吴氏说话,"咋就我奶在家呢?我爷呢?我爹呢?"

在白芍的记忆里,她有爹有娘,有爷有奶,有大伯二伯有四叔,可今天回到白家,并没有看到白家的老爷子和白芍亲爹。

而在白芍的计划里,没有这两个人,她的计划将大打折扣,所以才有了如此这一番的询问。

吴氏长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白芍给汗巾换水的时候,不经意瞧到吴氏眼里的伤痛和后悔,有些不解。

"芍儿,我知道你恨娘护不了你……连娘都不喊了……是我对不起你……"吴氏自言自语的道,"这一次,我一个没看住你,你就被你奶给卖了,下一次呢,要是还有下一次要咋办呢。"

白芍顿时哭笑不得了起来。

她只是喊不出"娘"那个词汇,可不代表她恨吴氏啊。

"没有。"白芍不想吴氏多心,所以解释道,"我不怪你,我就是想知道,我爷和我爹呢?"

"他们去你大姑家了。"吴氏小声道,"你哥你姐去挖荠菜了,晚会就回来了,至于你爹和你爷,今天也该回来了。"

原来白芍还有哥哥和姐姐啊。

这个记忆里却是没有的。

看来果然是摔到脑袋了,将记忆都给摔的七零八碎的。

白芍摸了摸自己后脑勺那个已经结了痂的大包,不由得叹了口气。

吴氏的目光也顺着她的手,落到了白芍的脸上。

方才只一心拼了命的将孩子留住,未曾注意到,好好地一个小姑娘,竟然被打的如同猪头一般。

那张稚嫩的小脸上,青紫遍布,真是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吴氏才刚刚干涸的双眼,又再次蓄满了泪水。

"我的儿啊……"她抱着白芍,再次放声大哭了起来。

许是声音太高,惊动了别人。堂屋里传来了刘氏的怒喝声,"哭什么哭,不是回来了么,再哭给我滚出去,心烦意乱的。"

吴氏赶紧伸出双手捂着嘴,强压着哭声,却因为实在压不住,而发出奇怪的抽噎声。

这样强势的婆婆,这样懦弱的儿媳妇。

白芍叹着气,将手里的汗巾给拧的稍微干了些,继续细心的为吴氏擦额头。

将将擦到一半,西偏屋外传来了开门的动静,白芍一扭头,就看到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女孩带着同样年岁的一个男孩,正在往地上放装满荠菜的篮子。

许是瞧见了她,那女孩一脸愕然的走了过来,"白芍?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二姑家里么?"

白芍眨眨眼,笑了笑,"没有,回来了。"

别的,却不肯再多说了。

白芍是个敏感的人,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姐姐对自己的态度并不算友好,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她显然也不是热脸贴冷**的人。

倒是吴氏,强压了抽噎,小声的道,"微儿你不知道,你妹妹根本没有被送去你二姑家,而是被……被你奶她们给卖去朱家当丫鬟了……"

"卖了?"白微一愣,眼中有复杂的光芒略过。

片刻之后,她扁了扁嘴,一脸冷漠的道,"卖了也是活该,谁让她跟堂屋那边的人那么亲近,活该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微儿。"吴氏有些责备的看向白微,"芍儿是你妹妹,她还小,不懂事……也是我不好,总是护不住她,所以她才想着跟她大伯娘,跟她奶亲近……"

"就因为娘你护不住她,所以她亲近大伯娘,还对您被我奶斥骂的时候冷眼旁观,甚至落井下石。那这样的闺女,不要也罢。"白微听了吴氏的话,气不打一出来,"她既然想要跟我大伯娘亲近,跟我二姑亲近,被卖了就应该去找我大伯娘找我二姑哭诉,跑咱们这屋里来干什么。"

白芍听着她们的对话,有些愣神。

原来,小白芍跟吴氏和白微她们都不亲近啊。

而且,好像还特别巴结白川羌的媳妇钱氏,以至于跟亲姐姐白微都离了心。

可就算这样,方才吴氏还是拼了命的对刘氏磕头,只为留下白芍。

这份包容一切的母爱,让白芍有些为之震撼。

"是我错了。"她握着手中的汗巾,喃喃道,"是我错了,娘,从前是我错了……"

她这一声"娘",直喊得吴氏泪流满面。

"你,你已经很久没有喊我娘了……"吴氏哽咽着道,"我还以为,你要恨我一辈子了呢……对不起芍儿,是我这个当娘的没用,护不住你……"

白芍捏紧了手里的汗巾,良久又松开,最后又攥紧了。

"没有,娘,怎么会呢。"白芍笑了笑,将汗巾里的水给攥出去,继续细心的为吴氏擦拭伤口,"你是我的亲娘,是生我养我的人,我跟你亲近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恨你……从前,是我不懂事……"

吴氏疼爱白芍,所以十分好哄,不过是认个错,说两句好话,便已十分熨帖,释怀了过去。

可白芍的长姐,也就是白微却十分的难缠。

"好听的话谁不会说,再说了,你叫这么好听,也不过是因为整个白家,只有娘一个人护着你罢了。"

最后一句话,白微似乎说的咬牙切齿。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农家小说
  2. 神王殿小说
  3. 庶女为后小说
  4. 闪婚盛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