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
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

夫人桃花盛:下堂将军你不配 小书懒 著

连载中 袁墨熙齐书丞 将军 夫人 桃花

更新时间:2021-09-15 13:23:06
骤然穿越,竟然成了最不得宠的将军夫人?面对府中这几房作妖的小妾,还有个白月光女副将,袁墨熙咬牙,不忍了!她要出逃!没钱?身为神医圣手,随便给人瞧个病,黄金万两!没爱?花容月貌,城中贵子纷纷下帖子求拜见!一脚踹夫君,一手搅风云,不规矩听话通通收拾了个遍!桃花盛开,悠然自得,袁墨熙满心满意喝茶。只是这下堂夫君连夜凑上来作何?某男轻声细语,百般讨好:“娘子,我病了。”病了?袁墨熙凝神一看,吖的,这人身体壮的跟头牛一样。正问的起劲,谁料某人不合时宜呢喃道:“娘子,不知相思病如何能医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7章

齐书丞看着眼前的女人,眼睛微微眯起,这个女人的变脸速度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只是他不信。

“夫人这话怎么说?”齐书丞冷冷的声音,却夹杂着一丝压迫。

袁墨熙闻言,心里一声冷哼,微微抬眼:“我一直惦记着将军身上的陈年旧疾,每逢下雨时分,将军不免咳嗽,我听着心底里担心不已。”

“于是......”她欲言又止,明里暗里表示自己这是在关心他!

可是齐书丞面色如常,似乎他这个人本来就是一个石雕变得,毫无表情。

一时间令袁墨熙也分不清齐书丞心中到底作何想法。

见此,袁墨熙只好继续,微颦眉担忧地开口道:“我进府以来,一直也没什么事情。”

“便差翠花寻了些古籍,查找有无记载相关症状的解决之法,前日,偶然寻得古法,疑似和将军症状类似。”

她偷偷瞥了一眼齐书丞,见其依旧面无表情,面上依旧冷冷清清,心中不免暗啐一口,果然是毫无感情,冷血至极。

什么?

秦舒一脸不信,端着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将军旧疾,阖府皆知,妾身初来将军府不久,也心底时时担心。”

“只是将军此伤乃是旧疾,太医都无法根治,况且姐姐整日在府中,妾身并未听说姐姐习过医术,姐姐说这话,未免牵强......”秦舒像突然受惊说错话一样,急急捂嘴,摆出一幅不小心说露了的样子。

冷哼一声,袁墨熙眼神微冷,心里暗骂一声蠢货,挑拨离间如此明显,说话都不经大脑的。

她眼神冷然,语气突然凝重,似是受了侮辱一般,“妹妹此话何意?我岂是那种哄骗将军之人?”

“更何况妹妹怎知我未寻求诊治之法的,莫非时时刻刻派人看着我,我竟不知这将军府处处都是你的人了?”

秦舒一听,面上突然惊慌,连忙向齐书丞跪下,似受了多大委屈一般,泫然欲泣:“将军,妾身绝不是这种意思,夫人这样说,可真是冤枉死我。”

秦舒柔柔看向齐书丞,而齐书丞眼神都未给她一个。

跪在地上,秦舒眼神一暗,似是受了多大委屈一般,竟真流出几滴泪来。

厅内女人的抽噎声断断续续。

江雪也听闻消息赶来,脸上还带着薄纱,听说五房那个蠢货还真搜出东西来,她暗暗得意,趁此机会,她一定要让袁墨熙不能翻身。

迈进大厅,只见秦舒跪在齐书丞面前,微微啜泣,而袁墨熙好整以暇的站在厅内,心下不免疑惑。

江雪仍柔柔福身,开口道:“将军安好,夫人安好。”

齐书丞眼神清冷,微微点头,似是回应。

袁墨熙看着她掩着的面纱,暗道一声活该,但仍浅浅一笑,缓缓开口:“妹妹脸上的伤可好些?”

江雪苦笑一声,声音添了几分柔弱哭腔:“谢夫人关心,好了许多。”但内心却恨急了。

如今她容貌有损,没有容貌,如何在这将军府生存,如何引将军注意。

袁墨熙捕捉到江雪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恨意,心中微微一哂,这二姨娘的手段也不过如此。

江雪调整好情绪,似是刚发现秦舒的啜泣声一般,面上一副关心,长眉微微蹙起,“秦舒妹妹这是怎么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秦舒闻言,仿若受了天大委屈般,眼泪突然滚滚而落,眼神却仍看向齐书丞,抽噎开口:“夫人身上藏有不明瓷瓶,夫人说是救治将军之药,妹妹无心说出心中疑虑,却被夫人说我在府中安插眼线。”

好一个避重就轻的说辞,但是区区秦舒,还不值她袁墨熙开口辩驳,相反,她倒想要看看这温柔知礼的二姨娘作何反应。

江雪果然做出一副惊讶不解的样子:“妹妹想是误会夫人了,妹妹无心之语,夫人定然不会真与妹妹计较,妹妹快快起来吧。

“我这几日因伤一直在临风阁修养,不知妹妹所说的瓷瓶内装的是何物啊?竟能治了将军旧疾,若是真有奇效,那便是天大喜事一件啊。”

果然,相较之下,秦舒空长一副美貌皮囊。

这心机不及江雪半分,三言两语,不仅端了一副主母的大度做派,更是将大家重心重新引回瓷瓶上来。

坐在主座上的齐书丞似是没听到厅下女人的交锋一般,只是一直细细打量着袁墨熙。

看着厅下这个女人,面对询问质疑,她不卑不亢但是也能屈能伸,齐书丞的心里闪过一丝异样。

只是,袁墨熙是那个蛇蝎女人的侄女!她必定和她一般恶毒,精擅于伪装罢了。

思及那些年认贼作母,齐书丞眼睛闪过一丝厌恶,恨意翻涌,刚泛起的一丝欣赏之意也立马被压了下去。

所以,袁墨熙这堆说辞也必然是推诿之词,满口胡言乱语,包藏祸心。

“本将军也未曾听说有何救治之法?不知夫人从何得知?”齐书丞忽略两道含情似水的眼神,眼睛直直的盯着袁墨熙,似要看透她内心究竟有何诡计。

袁墨熙也直直看向齐书丞,一丝委屈再次浮在脸上,不就是装吗?接着来啊。

静默半刻,她似是被伤透了心般,倔强的别过头,声音清清冷冷:“将军这是不信我?”

齐书丞猛然一愣,表情似有所软化,但是仅仅一瞬,表情又冷硬起来,薄唇轻启:“既夫人如此说,已找到救治之法,且不如现在就开始诊治。”

“若真的治好了,想来府中也再没有人敢说你的闲话。”

江雪闻言随即附和:“是啊,夫人药都备好了,想来是有所把握,将军的身体,最为重要,不能出任何差错啊。”

袁墨熙暗道,江雪这是巴不得她出错,然后治她一个谋害将军的罪名吧。

虽不知这个睁眼瞎的到底是何病症,但她堂堂副主任医师,经手病例也不少,区区古代的旧疾,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思及此,袁墨熙的脸上闪过一丝明媚,她对自己的医术还是有自信的,想到可以开始治病救人,袁墨熙的内心也隐隐兴奋起来。

让一个忙于工作的女强人一下子闲下来做一个无所事事的夫人,也委实够磨人的。

袁墨熙收起委屈表情,面上恢复冷淡,“那便现在治疗吧。”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将军小说
  2. 夫人小说
  3. 桃花小说
  4. 冷漠老公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