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
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

歌后老婆又轰动全球了! 剑解谜语 著

连载中 刘佩佩傅仁 老婆 全球

更新时间:2021-09-15 14:17:18
开车出个门撞见前男友和妹妹上演车震,还被鼎鼎大名的巨富傅仁的车撞了。对方问她名字,刘佩佩表示不是谁都能知道她的名字。“我姓无,名缘,我们无缘,做不了朋友,抱歉。”后来刘佩佩成了国民歌后,不仅要在舞台上发光发热,还得虐渣打脸,忙得脚不沾地。傅总只能深夜在家见到她,搂着她的小蛮腰撒娇,“做不成朋友,也可以做夫妻,对吧?”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日全食过去了,阳光朗照,刘佩佩的车顶闪亮,她驾驶着廉价的二手车,向她家的方向驰去。

她的家里只有父亲刘兴邦和她具有血缘关系,在她十二岁那年,母亲就去世了,就在母亲去世后不久,父亲刘兴邦带回一位后娘。

后娘姓方,名芳,方芳带着她的女儿刘姗姗,居住在刘佩佩和父亲的家里。

刘姗姗九岁,比刘佩佩小三岁。

刘佩佩看着后娘和后娘生的女儿刘姗姗,十分痛心,情人这一名词灌进她的脑海里。

她除了感到痛苦,还感到愤怒。

既然刘姗姗比自己小三岁,说明父亲在与刘佩佩的亲生母亲结婚仅仅三年后,就在外面租房包养了情人方芳。

父亲在家与刘佩佩的生母是夫妻,在外与方芳是夫妻,父亲对生母是如此不忠,她岂能不愤怒?

而方芳明知父亲有妻室,仍愿意成为第三者,这岂不是对刘佩佩生母的伤害,刘佩佩对方芳又岂能不愤怒?

刘佩佩的生母一死,方芳就带着她的女儿进门了,由在外的侧室转变刘兴邦家里的正室,或者说由情人上升为正妻。

有时,刘佩佩不得不怀疑,自己母亲的死是不是与方芳有关,方芳为了取得正妻的地位,是不是对自己的生母暗暗施加了什么阴谋诡计?才导致母亲含冤九泉。

母亲死时,父亲刘兴邦说她是意外死亡,刘佩佩不相信,母亲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死去?

刘佩佩认为,关于自己的母亲之死始终是难解的谜。

后娘方芳带着她的女儿刘姗姗,刚一进门,就视十二岁的刘佩佩为外人,恨不得把她赶出家门。

而九岁的刘姗姗站在她母亲方芳的一边,常常欺负刘佩佩。

方芳恨刘佩佩,然而对丈夫刘兴邦却很不错,好像很爱他,总是掩饰他的过错。在她进门后不久,她曾对刘佩佩说:“你父亲是好人,我也是好人,我们都对得起你母亲。”

刘佩佩说:“你分享了我父亲对我母亲的爱,你还说对得起我母亲?”

方芳说:“你听我解释,你父亲有一次开车,不小心把我撞伤了,他把我送到医院,不仅向我道歉,还承担了全部医疗费,在我住院期间,无微不至地照顾我。”

刘佩佩说:“那是应该的,不过他应该把这事说给我母亲听。”

方芳说:“他可能认为这是小事,没有必要说出来。或者他怕说出来,引起你母亲的误会,导致双方不必要的争吵……”

咳嗽一声,她中断讲话半分钟,接着说:“总之,在我伤好以后,我为了表示对他的感谢,就请他喝酒,那次,他喝醉了,我也喝了不少,佩佩,你长大后就会明白,酒使人失去理智,所以他和我在床上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故事……”

刘佩佩简直不敢想象父亲和方芳在床上的情景,她流出了眼泪。

方芳接着说:“发生这样的事后不久,我怀孕了,后来生下了你的妹妹姗姗。”

刘佩佩说:“你还说你和我父亲是好人?一个男人难道能有两个妻子吗?一个女人能成为第三者吗?”

方芳说:“你父亲是在喝醉之后才跟我发生了那种关系的?你能怪他吗?而他和我发生那种关系之前,从没有告诉过我,他有妻女,你怎么能怪我?”

“怪,怪,怪,我永远怪你和我父亲,是你们对不起我母亲。”刘佩佩带着哭腔叫喊。

方芳说:“我看你是疯了。”

这次对话后,方芳加深了对刘佩佩的仇恨。

再后来一次,方芳把一盆水泼出去,指着脏水,问刘佩佩:“看到水,你想到什么?”

刘姗姗出现在她的母亲背后,口吐四字:“覆水难收。”

刘佩佩从鼻孔里冷哼出一声,这是她们母女对自己下逐客令,这家是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共同建造的,她们母女有什么资格赶自己走。

刘姗姗似乎怕刘佩佩不理解成语覆水难收的意思,就解释一遍:“覆水难收的意思就是倒出去的水难以收回来,我看有的人就是倒出去的水。”

方芳对刘佩佩板着面孔,说:“我重申一次,我对得起你母亲,是你对我们母女一直不满,甚至心生仇恨,我们母女可不是盆里的脏水,随便就能泼出去,你好好想想你自己。”

刘佩佩没有理睬方芳,却对刘姗姗说:“谢谢你教我学会了一句成语,我也送给你一句成语:鸠占鹊巢。”

方芳勃然大怒:“什么,你骂我们母女是黑鸠,占了你的鹊巢,你太放肆了,我和你亲生父亲是合法夫妻,他的房子也是我的房子,要滚出去的人是你。”

说着,她举起扫把,噗哧,黑森森的扫把扑打在年仅十二岁的刘佩佩身上。

一颗泪珠在刘佩佩的眼眶里颤动,她想忍住不哭,但不争气的眼泪还是无声地流淌下来。

这次事件后,刘佩佩和方芳母女的仇恨几乎白热化了。

在畸形的家庭里,刘佩佩渐渐长大了,大学未毕业,她的父亲刘兴邦却利用大女儿刘佩佩为自己升官发财铺路。

说来话长,刘兴邦原是纪委科员,想升为书记,纪委书记的权力很大,可以和市长相互制衡,可以说,江海市纪委书记的权力甚至超过市长。

要升官,就需要财力的帮助。

金家是江海市的三大家族之一,金家拥有金银集团,年产值超过几亿,刘兴邦便把刘佩佩许配给金家的长子金霖,从而互利互惠,刘兴邦借助金家的财力获得如愿以偿的权势,再反过来帮助金家。

刘佩佩顺从了父亲,与金霖谈恋爱,在热恋期间,两人乘坐一辆豪车里秀恩爱,结果发生车祸,他们的车翻倒,刘佩佩所幸安然无恙,不幸的是金霖,他摔伤了一条腿。

金霖重伤后,被送进了医院。

刘佩佩日夜守护在他的病床前,连续三个月,一直陪他治疗,三个月后,他出院了,但那条受伤的腿瘸了,走路一拐一拐,落下了病根。

刘佩佩不是无情无义之人,她主动承担起训练金霖的计划,常常带他到僻静无人的海边,牵着他的手,教他在沙滩上练习走路。一晃过了两年,金霖的那条瘸腿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了。

这时候,刘姗姗悄悄接近金霖,她嫉妒跟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刘佩佩将可能嫁入豪门,便一心想把金霖抢到自己手中。

她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将金霖勾引上床,这一幕恰好被刘佩佩撞见。

刘佩佩想起刘姗姗的母亲勾引自己父亲的情景,怎么这对母女都是一样的德性?难道是刘姗姗的母亲把喜欢充当第三者的基因遗传给了她,她也像她母亲一样喜欢做第三者。

当时,刘佩佩狠狠扇了刘姗姗一耳光,也掴了忘恩负义的金霖一耳光,成全了刘姗姗和金霖以偷情的方式而形成的恋爱关系。

总结自己多年来的家庭生活,刘佩佩认为,后娘方芳和她的女儿刘姗姗主要在两方面亏欠自己:一,方芳和刘姗姗驱逐自己;二,刘姗姗勾引自己的恋人,第三者插足,横刀夺爱。

在行驶的车上,刘佩佩收住飞越的神思,把痛苦和愤怒压制住,不再回忆往事。

现在,时间是下午四点半了,太阳西斜,白光从天上斜斜地射下来,却射不进她暗淡的心房。

一辆快车从她的车子身边一擦而过,按了一声喇叭,惊得天空一只乌鸦向更远处飞去。

不远处就是刘佩佩和父亲、后娘、刘姗姗的家,刘佩佩此行的目的是回家。

回家,回家,家已非家,还回去干什么?

她清醒地知道,她是回家与亲生父亲刘兴邦告别,把自己的行李搬到学校,以后再也不回家了。

当斜阳在天空闪了一闪,车子嘎地一声刹车,她已到了家门口。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老婆小说
  2. 全球小说
  3. 极乐小说
  4. 娱乐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