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冷漠将军绝色妻
冷漠将军绝色妻

冷漠将军绝色妻 自由精灵 著

已完结 俞天兰慕飞卿 绝色 将军

更新时间:2022-06-23 18:09:34
她潜伏在他的身边,窃取军事机密,致使他父亲兵败身亡,纯美的感情因此碎裂。她无意间魂穿至她的身上,要如何努力,才能重新得回他冷凉的心?生性凉薄的女白领,穿成有名无实的将军夫人。对他的种种,视若无睹,那份清冷与刚强,却渐渐渗进慕飞卿原本满含猜忌的内心。谁知大难突临,为救夫君,她千里单骑潜入敌营,竟发现当...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又绕过两道小山梁后,她终于再也忍不住,抬手猛拍着车壁道:“停车!停车!呃——”

外面的吴九不知道里面出了什么状况,赶紧喝住辕马,停止前进,车身尚未停稳,白思绮便捂着嘴跳下马车,几步奔到路旁,蹲在草丛边掏心掏肺地吐起来。

“夫人,你没事吧?”碧楠赶紧跟过来,满脸焦急地问。

“没,没,”白思绮冲她摇摇头,刚想直起身子,不料胃里又是一阵翻腾,黏黏的液体不住往口中涌。

“吃点这个吧,会好很多。”慕飞卿走过来,将一个碧绿色的果子送到白思绮唇边。

微微地抬起头,又弱弱地看了他一眼,白思绮轻轻摇摇头。

“没毒的,你爱吃便吃,不爱吃,自己挺着受罪!”慕飞卿眉头一拧,将果子塞到她手里,转身回到马车边。

“小姐,”碧楠扯扯她的衣角,压低声音道,“吃吧,这果子很有用的。”

白思绮又迟疑了一会儿,拿着那果子研究半晌,这才让碧楠用丝帕细细擦净,咬在口中嚼碎,慢慢地吞咽下去。

入喉清凉莹润,才下肚片刻,胃中的不适感果然大减,白思绮擦去唇边的污渍,撑起身让碧楠扶着,回到马车上。

慕飞卿见她上了车,方才沉声吩咐吴九道:“慢慢走吧,不必急着赶路。”吴九答应了一声,这才再次策动马匹,缓缓前行。

白思绮靠在车壁上,耳听着身边的动静,心头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他,这算是体恤自己吗?慕飞卿,你这一时好一时歹的,到底算怎么回事呢?罢了,反正我不是白思绮,反正我终有一日是要离去的,又何必猜测这些没头没脑的事,等白家的事有个终结,自己还是趁早走的好。

相对着一路无话,只听得车轱辘吱吱呀呀地响,外面的天光渐渐黯淡下来,日色西沉,天近黄昏。

“将军,前面已到青溪县城,咱们是进城休息呢?还是继续赶路?”

淡淡地瞥了白思绮一眼,慕飞卿启唇道:“找家客栈先住下吧。”

吴九立即调转马头,穿过拱形的城门,将马车驶上商铺林立的街道。

自打到天祈国后,白思绮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除京城顼梁之外的城镇,心中不由好奇,遂打起帘子,凝目朝外看去,却见街上人来人往,茶馆酒肆一应俱全,虽不比顼梁繁华,倒也整洁有序,顿时便有了几分喜意。

马车在街中央最大的一家客栈停下,立即有望门的店小二迎出来,招呼着慕飞卿和白思绮进了大厅,而吴九则将马车赶进了后院。

眼尖的掌柜满脸堆笑地上前,双眼在气度不凡的慕飞卿身上扫来扫去:“两位这是打尖,还是住店?”

“饭要吃,店也要住,”慕飞卿依旧是那副淡然的表情,“开两间最好的上房,再备办两桌酒菜,分送到屋子里去。”

“是是是。”老板一叠声答应着,立即叫过跑堂的堂倌,“客官的吩咐可都听清楚了?还不照办去!”

慕飞卿交待完毕,侧身便朝楼上走,白思绮略愣了愣,也扶着碧楠的肩膀,姗姗上楼。

进了客房,白思绮立即脱了外套,挽起衣袖,细细地洗去一脸的风尘,又在桌边坐下,慢慢地喝着茶。

不多一会儿,房门外便响起店小二的声音:“客官,酒菜已备得,您看——”

碧楠打开房门,接过小二手中的托盘和食盒,挥手示意他下去,然后回到房中,将饭菜在桌上一一摆好。白思绮仔细看去,却见那菜倒也色香味俱可,尤其春笋肉丝、香菇丸子和一碗浓浓的土鸡汤,素来是自己的最爱,腹中顿时食欲大振,拿过碗筷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她倒是埋着头吃得高兴,旁边碧楠的面色却越来越奇怪。终于,白思绮察觉到她的异常,抬头看向她道:“你不吃饭,且只瞧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这脸上能长出饭菜来不成?”

“不是,”碧楠踌躇了好一会儿,方才懦懦地道,“小姐,你自小不吃笋子,一吃全身就会起疹,难道你,忘记了吗?”

“啊?!”白思绮心中微惊,这才模糊记起,碧楠好像是提过这么一回子事,可自己一见了爱吃的菜,便全然抛在了脑后,不过也只是片刻功夫,白思绮便定下神来,浅笑道,“今日坐了这许久的马车,折腾得厉害,想着这笋子最是可心,故而就多吃了些,应该……不碍事……”

碧楠嘴皮子动了动,终是没再说什么,埋下头去默默吃饭。

一时饭毕,碧楠收拾东西出去,白思绮赶紧冲到妆台前,解开衣襟,细细地察看着,果见原本洁皙的皮肤上,隐约起了一些小小的红点,心中不由暗暗着恼。

她只顾低头细看,竟没注意到身后的房门忽然洞开,一人无声无息地走进,默立在她身后,透过明亮的镜子,将她胸前的春光一览无余。

“金银花,对,金银花!”白思绮眼中忽然一亮,急急地合上衣衫,倏地转身,却不期然地,撞入一双湛黑如夜的眸子,当即大吃一惊,身子往后疾退,紧紧地贴在妆台的边沿上,怒目看着眼前的人,眸中几欲喷出火来,“慕飞卿!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有一会儿了。”见她着恼,慕飞卿眼中闪过一抹黠光,双手环胸,悠悠然说道。

“你,你,你给我出去!立刻!马上!”白思绮低咆。

“夫人何必如此羞恼?你我本是夫妻,有什么好介意的?”慕飞卿自自然然,大大方方,不见丝毫窘态。

白思绮深吸几口气,强压心头怒火:“好,你不出去,我出去!”

说罢,她一甩袖子,便朝房门外走去,慕飞卿倒也没有阻拦,依旧稳如泰山般坐着。

碧楠刚好送完东西上楼,看见急步下来的白思绮,赶紧迎上去,满脸疑惑地道:“小姐,您这是要去哪儿?”

“附近有药铺吗?”

“药铺?这个奴婢不知道,不过可以向小二打听。”

“那好,你立即找个店小二问仔细,陪我走一趟。”

碧楠顿时紧张起来:“小姐可是因为吃了笋子,身子不舒服?”

“这个你不用多问,”白思绮面色一沉,“只管照办便是。”

“奴婢明白了。”碧楠转身下楼,叫过一个店小二,很快打听清楚,离客栈不远便有一家“益生堂”药铺,正要回头向白思绮禀报,白思绮在旁听得明白,早已提起裙幅,迈出了客栈大门,碧楠赶紧跟上。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绝色小说
  2. 将军小说
  3. 神魂小说
  4. 投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