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九龙山,三清观
九龙山,三清观

九龙山,三清观 佚名 著

连载中 棉棉陆屿 三清

更新时间:2023-02-03 09:51:54
“什么东西?”棉棉好奇道。秦冽卖了个关子,没说,“等会儿就知道了。”这下子,棉棉更好奇了,吃饭的速度也比以前快了很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痛,好痛!

最痛的是她连叫都没法叫,只能生生承受着。

见状,秦冽蹙了蹙眉,早在杜婉流出第一口血的时候就把棉棉的眼睛捂住了。

太血腥了。

棉棉眨了眨眼,眼里倒是没有丝毫的害怕。

事实上,这药她昨天就见过啦,不过没炼解药。

嘴臭的人,不需要救。

见秦冽捂着她的眼睛,她也没说什么。

有一种害怕,是爸爸觉得她害怕。

哎,爸爸胆子可真小。

此时,“胆小”的秦冽冷冷看着杜婉,声音寒凉入骨,“再说一句,我拔了你的舌头!”

闻言,杜婉面露畏惧,刚才太气,她都忘了棉棉是秦冽的女儿了。

秦冽,她惹不起。

思及此,她忍不住瑟缩了下。

见状,叶凌风走了进去,大长腿一勾,勾了个椅子过来,坐下,手支着下巴,看着修剪整齐的指甲随意说道:“听说你找人要杀我,你也知道的,我这人,人品差,心眼小,睚眦必报,母债子偿,就让叶凌然来替你受过吧,而你。”

他眼神微扫,落在杜婉身上,唇角微勾,带着无尽的寒意。

“你就在这里看着吧,放心,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说着,他手一抬,闻婧就走了过来。

她手里拿着一根金针,从叶凌然身上划过,似乎有些犹豫,喃喃道:“第一针,落在哪里好呢?”

闻言,棉棉耳朵一动,提议道:“肩井穴,天宗穴,涌泉穴……这些都是痛穴,扎着最疼啦。”

“好主意。”闻婧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那就都扎了吧”。

听到这话,叶凌然面露惊恐,下意识想跑,奈何腿被打断了,根本动弹不了。

眼看着她的针要扎下去,他惶然开口道:“我这里有安雅写给你的信!”

话落,闻婧的手瞬间停了下来,扭头看向叶凌风。

此时,叶凌风的眼神也瞬间沉了下来,起身走到叶凌然面前,目光尖锐如刀,冷声开口道:“说。”

叶凌然害怕地咽了口口水,他从来不知道,叶凌风那个废物居然也能有这么强的气势,他心底有些不甘心,但此刻还是不得不开口道:“她给你的信在我卧室保险柜的第三层里。”

叶凌风扫了他一眼,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同时手一抬,闻婧会意,勾唇一笑,缓缓走到床边,手上的针稳稳落了下来。

“啊——”

病房里蓦地响起一声杀猪叫。

而秦冽几乎在她手抬起来的瞬间,就又把棉棉的耳朵捂住了。

看到这一幕,叶凌风脚步微顿,唇角微翕,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说,抬步离开了。

闻婧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先在叶凌然哑穴上扎一下,让他叫不出来,至于地上的杜婉,早就疼晕过去了,省了她一根针。

过了一会儿,她从里面走了出来,顺手把门关上,隔开视线,秦冽这才松开了手。

棉棉好奇地看了眼,结果什么也没看到。

她掐着小胖手指头算了下,大声说道:“大坏蛋只剩下三十九天就归西啦。”

房间里,疼得都叫不出来的叶凌然听到这话,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地上的杜婉也恰时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就听到了这句话,母子俩对视一眼,满是怨毒。

这个仇,他们记住了!

门外,看着小姑娘,闻婧忍不住笑了起来,抬手在她脑袋上摸了一把,看着她的两根冲天揪,夸道:“今天的发型很好看嘛。”

“是吧是吧。”棉棉臭屁地晃了晃小脑袋,骄傲道:“我爸爸给我扎的!”

闻言,闻婧朝秦冽看去。

没想到看起来这么冷漠的人,居然是个有求必应的奶爸。

还真是不容易。

“厉害姐姐,看我这里。”棉棉神秘兮兮地朝她勾了勾手,然后跟变魔术一样从头发里抠出一颗毒药来,“我厉害吧?”

闻婧瞬间就明白了她为什么是这个发型了,不由佩服地朝她竖起了大拇指,“厉害,太聪明了。”

得到夸奖,棉棉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小胖手比着一个指甲盖的大小说:“也没有很厉害啦。”

说完,眼巴巴看着闻婧。

看懂她的意思,闻婧配合地又夸了一遍,棉棉这才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她也觉得自己挺厉害的,但是大师兄说啦,做人要谦虚。

她做到了哦。

看着小闺女这样子,秦冽也忍不住轻笑一声。

收拾完叶凌然母子,几人也跟着往回走去,临走的时候,棉棉还不忘问了句:“厉害姐姐,麻袋你套了吗?”

“没派上用场,等下次他咽气了,到时候当装尸袋吧。”

棉棉歪头想了下,“也行,走的时候记得把麻袋再拿回来,他做的坏事太多了,就该曝尸荒野。”

一个麻袋都不给他留!

闻婧想着她的话,摸了摸下巴,“好建议,那就这么办。”

说完,一大一小默契地相视一笑。

回到秦家的时候,见叶凌风的车也回来了,陈拓坐在门口,棉棉探头看了眼,然后走了过去,脚丫子轻轻踢了他一下,问道:“臭弟弟,你怎么坐这儿呀,嘴欠叔叔把你赶出来了吗?”

说得满是关心,实际上脸上满是幸灾乐祸。

陈拓嘴角抽了抽,“棉爷,你可真是我亲爷。”

能不能盼着他点儿好啊。

他怨念颇深,却不想棉棉咧着嘴开心地笑了起来,“是呀是呀,我就是你亲爷爷!”

陈拓:“……”

看着鸡同鸭讲的两个人,闻婧一下子就笑了,看了眼房间的方向,笑意又微微敛去,沉声道:“信拿回来了?”

“嗯,拿回来了,老大正在看呢。”

怪不得。

闻婧说:“那咱们今天还是别在这儿待了。”

想也知道老大心情多差了。

当初老大在监狱里的时候,可没收到什么信,现在想想,肯定是被叶凌然那狗东西给扣下了。

现在信看到了,人却没了,难免让人唏嘘。

陈拓使劲点着头,“我又不傻,就是有点儿担心老大。”

老大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都能临危不乱,唯独在大嫂的事情上,屡屡失控,那是他唯一的软肋。

想着,他又回头看了眼,一向不正经的脸上难得严肃了些。

棉棉看着他们,忽然出声问道:“安雅是谁呀?”

她刚才在病房外面的时候听到大坏蛋说了这个名字,然后嘴欠叔叔的反应似乎很大的样子。

“大嫂啊。”陈拓随口说道。

秦冽垂眸,见棉棉一脸好奇,还要继续问,忽然出声说道:“回家说吧。”

也是。

棉棉点了点头,拉着陈拓和闻婧往秦家走去,迈着小短腿哒哒端来水果和零食,又给他们倒了两杯水,随即鞋一脱,盘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瓜子,一副坐等讲故事的样子。

朝他们使了个眼色,可以开始讲啦。

见她这样子,原本的伤感氛围一扫而空,陈拓也有些好笑,抓了把瓜子,翘着二郎腿说道:“安雅就是我们老大的老婆。”

“哦哦。”这个她已经知道了,还知道她已经去世了,因为嘴欠叔叔是鳏夫相。

“那姨姨是怎么去世的呀。”棉棉问道,这一次没有再加什么前缀。

“生孩子的时候难产。”说到这里,陈拓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脸色凝重。

秦冽下意识看了眼棉棉,薄唇微抿。

祖师爷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雕像里悄悄飘了出来,贴在他耳边小声问道:“你怎么愿意让棉棉知道这些事了?不怕她发现不对劲吗?”

秦冽没说话,目光始终落在棉棉身上。

那是给棉棉带来生命的人,不管以后能不能相认,她都该知道这些事的。

“不过我觉得,就是叶家人搞的鬼,肯定是他们没有照顾好大嫂,不然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怎么还会难产。”陈拓说,“以前老大还没进去的时候,他们就老欺负他们。”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三清小说
  2. 陵总小说
  3. 小中医小说
  4. 冷血兽妃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