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前世楚卿放下长公主之尊下
前世楚卿放下长公主之尊下

前世楚卿放下长公主之尊下 懒猫想躺平 著

连载中 楚卿秦殇 前世 公主 长公主

更新时间:2023-09-22 17:42:18
前世,楚卿放下长公主之尊下嫁,以为嫁给了心爱的良人。最后那人却搂着别的女人,将她囚禁后院,直至被野狗啃噬,活活疼死。重来一次,她手刃渣男,扇绿茶,争权势,除权臣,护幼弟,活的肆意!不坠长公主之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是,中间出了一点岔子。前世那个权倾朝野的奸臣疯批不等她动手,不仅主动将滔天权势奉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3章

坐在凤驾里,楚卿一路都在打量秦殇。

对方规规矩矩,一直跟在凤驾左右,目不斜视。

秦殇的脸是真的生的好,从侧面看去更能看出他立挺的五官,坚毅的下巴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孤傲和不逊。

前世他位居高位,加上性子歹毒,无人敢议论他的相貌。

也不知道他还没有坐上那高位的时候,有没有提过。

想到这里,楚卿眼里闪过一抹思量,饶有兴致的问道:“秦百户,可有人夸赞过你的容貌?”

秦殇转头看向凤驾里的楚卿,微微掀了掀唇角:“......有。”

用他容貌说事的人有很多,不过活着的没有几个,而楚卿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他确定这位长公主真的有所不同了。

要知道以往,她可从来不会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的眼里只有那个一无是处的温世玉。

秦殇黑眸一敛,看着楚卿的眼神充满打量,眼神在她修长优美的脖颈还有下颌处停留了一下,却没有看到丝毫痕迹。

楚卿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微微一笑:“本宫也觉得秦百户这张脸去那鹰寮甚是可惜。安平姑母素爱面首,以你之姿,若入了姑母府中,必然能盛宠不断。”

这话一出,便是连一向稳重的大丫头白竹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不明白楚卿为何要出言羞辱秦殇,但是公主从不是这样咄咄逼人的性子。

不过,好像从昨夜公主自己掀了盖头就有什么不一样了。

秦殇也没有想到楚卿会这么说。

若是别人敢说这番话,他必然要将对方的人头给生生扭下来。

此时,他却只是磨了磨后槽牙,忽然催马来到凤驾边上,邪肆的看着楚卿:“若是给长公主您当面首,那下臣愿意!”

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楚卿,如同狼看到猎物一般,充满了势在必得,让人胆寒。

楚卿头皮发麻,腰背却愈发的挺直,她脸一沉。

“放肆!”

她刚想让护卫掌嘴,谁知道凤驾已经到了温府的外面。

她的那位好驸马许是早早得了信,此时正在府门外候着。

温世玉一身浅蓝的衣衫站在府门外,端的一副温润如玉的摸样。

看到他,楚卿彻底的冷下了脸,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也顾不上找秦殇的麻烦了。

此时的她心中早已经盈满滔天恨意!

前世,她就是被他这幅皮囊迷惑,甘愿放弃尊荣,下嫁他为妻。

为了配的上他如玉公子的名号,她收敛自己荣耀,甚至还为自己尊贵的出生而感到羞耻。

每每他露出赞赏的目光,她便觉得一切都值了。

若是前世,看到温世玉竟然在大门口亲自迎接她,她定会感动不已,早就迫不及待的奔过去。

可现在,她冷笑一声,压下想要上前撕碎他那张伪善面容的冲动,眉目一转,看向了一旁的秦殇。

“秦百户,不是想要做本宫的面首吗?还愣着做甚?”

秦殇一愣,看了楚卿一会儿,眼里的兴味愈发的浓烈。

他扬了扬眉,朝着楚卿伸出了手。

温世玉并不知道楚卿在和那穿黑衣的人说些什么,但是看到两人只隔着凤驾的车框,离的极近,他心下不喜,不过却也没有表现出半分。

他也没有要上前去迎接楚卿的意思。

对他来说,到门外相迎已经是他能给予的最大的尊重了。

若不是怕皇上知道昨夜他并没有和楚卿洞房,他便是连着大门都不想出来。

因为,他笃定楚卿看到他就会倒贴上来,以前哪次不是这样?

只要他对她稍微温和一点,她便巴不得将天下所有好的东西都送到他的面前。

可是,下一刻,他却愣住了。

他眼见着那个黑衣的男人朝着楚卿伸出了手,而楚卿竟然将手放了上去,在黑衣男子的搀扶下下了凤驾。

这里是在府门外,人来人往,楚卿此举无疑是在他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温世玉脸上的温和有些绷不住了,他冷下了脸。

“卿卿,他是谁?”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温世玉那张如玉一般的脸上瞬间多了一道血痕。

秦殇的鞭子是特制的,一鞭子下去,温世玉的脸瞬间肿了下来,哪里还有世家公子的摸样。

温世玉直接被这一鞭子给打懵了。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有人会对他动手,而且还是在他家门口动手。

他想开口责问,但是脸上的疼痛让他说不出话来。

还不等他缓过来,对方却已经训斥了起来。

“放肆,公主的名讳岂是你可以喊的?”

“还有,礼不可废,即便你尚了驸马,依旧要对公主行跪拜之礼,我想堂堂翰林之子不会连这规矩都不懂吧?”

“......”

温世玉如同被人卡住了脖子一样,憋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从楚卿看上他之后,他就没有行过什么跪拜之礼,楚卿更是从未提过。

如今,在这个问题上他竟然被人刁难。

他将目光投向了楚卿。

他都被人这样欺负了,楚卿怎么还没有开口制止?

以往只要有人敢对他露出一丝不敬,楚卿马上就会站出来维护他,便是对她的亲弟弟,当今的皇上都不例外。

楚卿正在一边看戏,此时对上温世玉的目光,她露出一个为难的神情。

“驸马,秦百户乃鹰寮之人。”

言下之意,便是她也没有办法。

鹰寮乃是皇帝直属管辖,除了皇帝,任何人都没有权利阻止。

听到秦殇乃鹰寮之人,温世玉瞳孔微缩,他下意识看向秦殇的腰间,果然见到鹰寮独有的令牌。

便是朝中大臣都不敢去招惹鹰寮的人,更别说他小小的一个翰林之子了。

他明白今天这鞭子是白挨了。

可是,让他给楚卿下跪,他却觉得屈辱。

看出他眼中的挣扎,楚卿轻笑了一下。

若是一开始,她便不对温世玉另眼相待,他依旧会和其他人那样乖乖的和她请安。

便是因为她给的太多,她太放低姿态,所以才让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说来,落得前世那样的下场,她是咎由自取,若是连她自己都自轻,还指望男人能尊重她吗?

秦殇这一鞭子也是试探,京城谁人不知长公主被那个玉公子给迷得失了魂。

可如今,他动手打了人,楚卿竟然毫无反应。

她到底是转了性子,还是如同他猜测的那般......她根本就不是楚卿?

他眼中划过一抹思量,嘴角一勾玩味一笑:“驸马是要我请你不成?”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前世小说
  2. 公主小说
  3. 长公主小说
  4. 压寨夫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