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特种兵出身的张昊穿越
特种兵出身的张昊穿越

特种兵出身的张昊穿越 金色星辰 著

连载中 张昊柳云烟 特种兵 穿越

更新时间:2023-09-23 10:01:34
(架空+修真+高能+整活)特种兵出身的张昊,穿越古代成为皇帝,军体搏击拳硬刚反叛武将。一个摆拳,打肿了武将的脸;一个勾拳,将武将下巴打错位;一个直拳,两颗门牙从武将嘴里飞了出来。被打趴在地的武将茫然的抬起头:这昏君什么路子?本以为他只是拳脚好,谁知下一秒,张昊身上竟然泛起了丝丝灵气......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6章

只见张晨闭上眼睛,仿佛被抽走了所有精气神一样:“臣附议!”

一番操作,暂时稳定住了局面,张昊自己也微不可查的舒了口气。

有柳家父子坐镇,起码往后京城之中所有的调兵,都避不开他的眼睛。

现在想来,前身当真是蠢,怎么连兵权这么重要的东西都看不住?

“你们也许久没见了吧?去御花园倾述一下相思之苦如何?朕也有些话要问你们。”

张昊面带笑意的看着这父子二人,哪里有丝毫刚才弄死夏侯杰的气势和戾气。

这番变脸功夫,让很多朝臣看了,心头都起疑。

莫非陛下之前不理政事,消极堕落,都是装的?

就是为了勾引叛贼造反?

张昊这时候,倒是没有心情去管他们想什么了,给太监打了个手势,太监忙站出来。

“退朝!”

......

御花园中,柳家三人坐在一起,当真是热泪盈眶。

柳如烟犹还记得,离别之时,父亲尚值壮年,不见老态,如今再见,鬓角已经多了几率白发,眉眼间尽显疲态。

震慑周遭帝国十余年,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如今已尽显沧桑。

“爹,女儿想你......”三年的冷宫生活,不曾让她掉过一滴泪,但面对自己的父亲和大哥,这份坚强瞬间瓦解。

柳无双同样的满眼浊泪,粗糙的手抬起,帮柳如烟轻轻拭去滑落的泪水。

“烟儿,你瘦了,瘦了不少,这几年你在宫里,吃了不少苦吧。”

柳无双和柳云龙虽贬为平民,但有手有脚的,至少饿不死。

可柳云烟,刚成为皇妃就被打入冷宫。

冷宫那地方当真不是人待的,冷清倒是其次,打入冷宫的贵妃,连太监宫女都不如,怕是时常会遭到欺凌。

虽不敢动手打,免得在身上留下伤口,但他们却能借由职务之便给你找不痛快,在里面怕是饭都吃不饱。

“这个昏君,真是好狠的心,如此虐待我妹,以后若有机会,我定要他好看!”

柳如龙双目赤红,恨得一拳打在旁边的柱子上,仿佛这根柱子就是那个混账皇帝,真想一拳把他打死!

若他们柳家真犯了什么重罪被罚,他绝无二话,但明明他们是一心为了神龙皇朝!

就算是被贬为平民,他们也认了,但为何,为何还要如此对待柳如烟?!

“云龙!”柳无双低声喝斥,“你这是大不敬,快住口!”

如今柳家好不容易峰回路转,万不能再因为几句话重回炼狱。

自己死也就死了,但怎么放心得下他们?

说话间,已经看到张昊快步过来,柳无双和柳云烟也只得连忙收敛了情绪,跪地行礼。

“叩见陛下。”

唯独柳云龙,不但不行礼,反而对张昊怒目而视。

张昊着实无奈了,他其实也能理解,只是前身造的孽,却要他来承受,这真是!

柳无双见状却是低声呵斥:“云龙,见到陛下还不快行礼!”

柳云龙皱起眉头,但依然咬着牙没动,甚至还冷哼一声,看向别处。

这般无礼的举动,放在以前,当真够被弹劾个好几遍。

柳无双心中一急,就准备强行把他给按下来。

好在张昊及时开口:“罢了,朕知道他心里有怨,说来这一切也都因为朕。”

“这里没有别人,以后这些俗礼也免了吧。”

这话倒是引得父子俩心中微惊,陛下何时这么好说话了?

要知道当初柳无双上谏,无非是说话语气重了点,就被贬为了平民。

父子俩一时摸不到张昊的想法。

“好了,都坐吧,朕有要紧事与你们商议。”

柳无双道了声谢主隆恩,随之坐下,柳如龙没坐,但已经不似之前那般锋锐。

“柳将军......哦不,现在该是尚书了,昨夜之事你可了解?”张昊问道。

柳无双顿时正色起来:“回禀陛下,我等不在宫中,对昨夜只是其实了解不多,还请陛下解惑。”

这和张昊的才想一样,便解释道:“昨夜,温恒造反了。”

柳无双一惊,随之道:“果然是这样,我道什么事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只不过......”

“陛下,温恒我是了解的,他或许有这个狼子野心,但凭他一人的能量,恐怕拉不起足够造反的队伍。”

温恒贵为首辅,之前的皇帝又不理政事,可以说绝大部分的政事都是温恒在处理。

他手握重权,但这并非是他的优势,反而是累赘。

以往历史上,手握重权从而架空皇帝的事情并不少见,好在前身还没有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在这方面,把温恒盯得比较紧。

如此,单凭温恒一人是万万不够的,非得再加上齐王不可。

只可惜如今条件还不成熟,温恒虽死,但齐王,张昊一时间还真奈何不得。

“你猜得没错,昨夜的参与此事的,其实还有齐王。而且朕还可以肯定,齐王就是主谋之一。”

柳无双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那陛下为何......”

“为何不问罪?朕也想啊。”张昊苦笑两声,随之道,“京城周围可调动的兵马就那么多,这并不代表齐王可以调动的全部兵力。”

“山东、江南、边州,尤其是江南,离齐王的封地那么近。”

“他连京城周围的兵力都能调动,如何能肯定,他无法调动江南的大军?”

“若是把他逼急了,只怕会狗急跳墙!”

张昊摇了摇头,这就是他最担心的地方。

别说他现在修为废了,就算还在,又能如何?

他能一打一百一千,还能以一敌万、十万、百万?

这个时间把齐王逼急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好在那些大军也不是那么容易策反的,齐王若要调动必然会付出极大的代价,除非是到生死关头,否则绝不会动用。

现在双方都处在一个十分微妙的平衡之下,齐王是战战兢兢,可能已经做好随时鱼死网破的准备。

张昊是承担不住鱼死网破的,只能徐徐图之,而这期间,还不能让齐王察觉他外强内虚,堪称是在刀尖上跳舞,谈何容易。

“之前我借势惩罚了齐王,但惩罚并不重,他今日也是被意外冲昏了头脑。”

“等他回过神来就能明白,我现在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怕是很快就会卷土重来了!”

形势当真是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候,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把皇城禁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这父子俩想要完全掌控也需要时间,谁能保证禁军里面,就没有齐王的人?

还有首辅,之前杀是杀得爽了,但温恒一死,那些政务又该如何处理?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特种兵小说
  2. 穿越小说
  3. 探案小说
  4. 拼多多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