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从欲
从欲

从欲 月小弯 著

连载中 安檀容宴西林乔

更新时间:2023-11-20 16:42:03
“安檀,安檀……”耳边是他微微低沉暗哑的嗓音,温柔又缠绵。结婚三年,安檀还是觉得容宴西在床上床下像是两个人。平日里的容宴西体贴周到,温柔绅士,可一到了夜晚的夫妻生活,安檀总觉得自己真的是跟不上他的体力。终于结束的时候,她已经浑身酸痛到手臂都抬不起来。下一秒,她的手臂又被男人握住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安檀想起钱夹里的那张检查单,交握着的指节微微泛白。

“没准备啊?”容宴西轻笑:“算了,我们安大医生可是个大忙人,能专门腾出时间赏脸陪我吃顿饭,已经算是很好的生日礼物了。”

“容宴西,我下周请了一周年假,我们出去玩几天吧。”

容宴西有些吃惊:“你不是最近正在忙你那个报告?有时间吗?”

“我能安排好。”

容宴西想了一下,点头:“也好,我们结婚的时候就没有度蜜月,这次正好补上。”

“好。”安檀反问:“会不会耽误你的工作?”

“下周才去,我这周提前把工作安排一下就好。”

“那就好。”

容宴西道:“明天你什么班?”

“我跟别人换班了,明天休息。”

容宴西说:“明天我们高中同学聚会,你跟我一起去吧。”

当了三年的容太太,安檀还没有见过他的同学和朋友,主要是因为她工作忙,而且她也觉得没什么必要。

不过这一次说好的生日礼物她临时爽约没能兑现,她就答应了下来:“好。”

……

连轴转了两天一夜,这一晚安檀睡得很沉。

醒来的时候,身侧已经没有了人。

这样的情况其实也不算罕见,她是个医生,病人什么时候需要,她就得什么时候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她跟容宴西虽然睡在一张床上,但几乎说不上话。

洗漱好,下楼,婆婆对她说:“安檀醒了啊,宴西已经在门口等你了。”

安檀应了一声,快速出了门,果然看到那辆熟悉的白色卡宴。

她走过去,拉开副驾驶的门想上车,却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

里面的人也被她吓了一跳:“安医生?”

“……安昙小姐。”

安昙今天应该是特意打扮过,虽然孕肚稍大,但是穿了一条大红色的连衣长裙,乌黑的秀发披散下来,还化了个淡妆。

只是,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她的眼睛有些微微泛红,声音也带着鼻音:“那个,我今天也要去同学聚会,宴西正好捎我。”

安檀这才想起来,容宴西跟安昙小学到高中都同班,他的同学聚会,同样也是安昙的。

只是,捎可以,可一辆车副驾驶的位置,基本都是默认是女主人的。

安檀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但没看到安昙有换到后排的意思。

她轻声提醒了一句:“安昙小姐,后座地方宽敞一些,你坐的也会比较舒服。”

安昙突然灿然一笑,撩了一下头发。

卡宴是SUV,底盘偏高,安昙坐在副驾驶上,几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晕车,坐不了后排。”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安昙似乎跟昨天很不一样。

似乎对她微微有些敌意。

安檀心里微微一刺,面上仍旧保持着微笑,“那安昙小姐的意思是?”

“委屈安医生这阵子先坐后排吧,行吗?照顾一下我这个孕妇。”

“……这阵子?”

“嗯,”安昙状似无意道:“我好几年没回国了,这趟回来准备多待一阵子,而且我也不想在国外生孩子,宝宝还是上国内户口比较好。”

她现在六个月身孕,到足月生产,再到坐月子,也就是说,她要在容家住小半年?

“那安昙小姐是准备就在容家坐月子吗?”

“我爸妈都在山上的疗养院,我只能先借住在容家了。不过老宅离市区有点远,做产检不太方便,我听说你跟宴西现在住在市中心,那里距离医院很近,我想之后安胎和坐月子都先借住在你们那。”

这一次,她没有问“行吗?”“可以吗?”,是肯定的语气。

仿佛这件事已经决定好了,只是知会安檀一声。

安檀偏了偏头,看向驾驶座的容宴西:“宴西,你的意思呢?”

容宴西的表情略带抱歉:“我们那里的确离医院更近一些。”

“所以,你们刚刚都已经商量好了,是吗?”

“安檀,小昙是个孕妇,而且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

倘若这三年间你跟她通过一次电话,或者提过一次她的名字,这套“最好朋友”的说辞我也就信了。

口口声声说是最好的朋友,可是三年来毫无交集,到底是为了什么,让一对“最好的朋友”能断联了三年多?

又是什么,明明可以坦坦荡荡表明是朋友关系,可当时在我办公室的时候,你却选择了隐瞒。

容宴西催促道:“安檀,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发了。”

他催的是她,不是安昙。

他也丝毫没有让安昙换去后座的意思。

安檀低头失笑了一下,拉开了后排车门,坐了进去。

聚会地点定在一个清吧。

白天,清吧里没什么人,地方也足够宽敞,最适合同学聚会。

或许是因为车上有个孕妇的原因,容宴西开车开得很稳。

安昙坐在副驾驶上,拿着小镜子补妆:“宴西,我这样可以吗?”

容宴西偏头看了她一眼:“可以啊,挺好的。”

安昙噘嘴,似乎有些不悦:“怀孕了,都不能好好化个全妆,我现在跟素颜有什么区别。”

“你素颜也挺好看的啊。”

“那不一样,同学聚会,讲究的就是个惊艳全场。”她放下小镜子,很自然地问容宴西:“我手机放哪了?”

容宴西一脸无奈,很自然的从自己口袋里掏出来递给她:“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手机到处乱丢,用的时候才到处找,给你。”

安昙接过来,哈哈笑道:“哎呀,感觉好像回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我的手机总是你帮我拿着。”

容宴西似乎有些追忆:“是啊,上学的时候那些男生给你发短信表白,都是我帮你回的。”

“哈哈,那些人好烦,对了,我刚刚好像听到震了一下,你帮我看一下是谁发的微信。”

说着,也不顾容宴西正在开车,直接把手机扔到了他怀里,自己继续自顾自的化妆。

容宴西仿佛早已经做惯了这些事似的,一丝怨言都没有,心甘情愿地被她使唤。

他单手从怀里把手机捞出来,划开,问道:“你手机密码?”

“还是原来那个,你知道的。”

安檀从后座看过去,只看到容宴西在屏幕上戳戳点点了好一阵,一边点还一边皱眉:“你的密码跟摩斯电码似的,要不要设置的这么复杂?”

“复杂你不也记着呢嘛。”安昙的语气里有几分傲娇:“还没输入完啊?”

“等等,就快了……”

“容宴西!”安檀抬起头,猛然间看到了前方路况,惊叫了一声:“注意前面!”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医神小说
  2. 花都小说
  3. 替嫁新娘小说
  4. 魔族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