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七九看书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盛世农妃之侯爷的庶女嫡妻 > 01

01

蓝水的眼泪 2019-12-24 16:23:52

寒冷的风在呼呼的刮着,外面已经甚少人出去溜她达乱逛了,个个都躲在家里躲避寒冷。

今日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雪花簌簌的下,街道上有少许深深浅浅的鞋印子。

世界似乎被白色的雪覆盖了,白茫茫一片,是看不完的尽头。

偏离人行轨道的地方,隐隐中有一抹红色,浅浅的,离远一点,就看不真切。

没有人知道,在这如此寂静的冬日早晨在昨晚深夜的时候进行了一场逃命与追杀。

“呜哇——呜哇——”

一声婴儿声突然打破这静寂的冬日早晨,许多人都还藏在温暖的被窝里不肯出来,即使婴儿声再大,对于还在睡眠的人们来说,根本就听不见。

安夏感觉全身就像泡在了千年冰池里一样,寒冷刺骨的顺着全身流入五脏六腑,冷的刺疼。

她想睁开眼睛,可是不知道是太累还是什么的根本无法睁开眼睛。

在这样难受的时刻,还有个声音在耳朵里吵着,很是响亮,让安夏更加的烦躁。

“不要吵了!”想喊,可是安夏居然发现自己喊不出来,喉咙干干的,像被什么堵住了。

吃力的睁开眼,安夏看着头顶的一片天,白茫茫的一片,不时有冰凉的雪花落在脸上,冰冷刺骨。

安夏想把脸色冰冷的雪花抹去,却不能动弹半分,只能任由雪花化成雪水,从脸上缓缓流下。

耳边的婴儿声越发的震天,安夏却无可奈何。

闭上双眼,脑海一幕幕场景从眼前划过,陌生而熟悉。

“呦,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惊叫道,闻声再次睁开眼,安夏便看见头顶上有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四五十岁的样子,正一脸焦急的看着她,脸色有些紧张焦虑,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看着对方怪异的衣服,安夏总感觉哪里有点奇怪,可是脑子混沌一片,什么都想不起,只能艰难的张着嘴,弱声问道:“你是……?”

对方没有闲情回答她那么多,看着眼前一地被血水染红的雪,还有一个虚弱的女子和一个哇声震天的婴儿。

妇人叫了声身旁的男人,赶紧颤手将地上的安夏扶坐起,一边还小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在这大雪地里生了孩子的啊?”

安夏没明白妇人说的什么意思,只感觉全身难受的被人扶起,和妇人一起的男人则走到她脚跟前,将一滩血水中全身*的婴儿抱起,用自己的外衣紧紧裹住。

安夏的脑子停止了一秒的转动,随后瞬间混乱了起来,眼睛直直的看着男人怀里还在啼哭的婴儿。

如果她刚才没看错的话,那婴儿是那男人从她身下抱起的,那个角度看来,像是她生的?

安夏又看了看妇人,眼底里是满满的疑问,可从妇人眼底里倒映出来的人影,安夏第一次发现,她居然不认识自己了,而且,她还穿着古代人的衣服,现在一注意,她身旁的两人,穿着也是古代人的衣服。

安夏没有拍过戏,更没人找她拍戏,她敢肯定这不是在拍戏,她的痛感、难受感可不是装出来的。

最主要的是,妇人眼底里倒映出来的,并不是她安夏本人的样貌!

脑海里不停有片段在组织拼凑。

安夏记得,她明明和同伴一起去家里的山上爬山,刚好看见一柿子树上结满了红彤彤等待采摘的柿子,便上树采摘,可是脚下一个不稳,突然没踩住,然后就摔了下来。

再然后她好像挺着个大肚子,在深夜寒风中被一群蒙面人追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而她再继续回想,记忆中,这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子似乎是一大户人家的庶女千金,亲娘死的早,生了她就死了,而她不是很招人疼,似乎可以说很招爹爹讨厌。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那肚子一天天大了最后被爹爹正室傅氏发现,然后替她找来大夫,一查才发现她自己怀孕六七个月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瘦小,她的肚子并不是很大。

未婚先孕在这样的时代是最不能让人接受的,而她家那种大家族又怎么能因为一个庶女而丢了门风呢?

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就被人给赶出来了,挺着六个多月的大肚子给赶出来了。

然后,就是昨夜的事。

所有的回忆不过一瞬之间,可是安夏却惊讶了,为何她有这么一些回忆,好像就是她自己身上的。

她不是安夏吗?不是那个在为了未来在大城市奋斗的农村女孩吗?怎么她脑海里的这些回忆却是个古代人的回忆?

再看周围的环境,和她之前在爬山的景象完全不同了,这里是平地,是冬季,在她那个地方,即使是冬季也不会有雪下的,可是这里,漫天飞雪……

眼前的妇人正紧张的看着呆愕的安夏,安夏也是一脸疑问的看着妇人。

所有的情景都指向了古代的环境,让安夏不得不怀疑她是穿越到了古代,而脑海里另一个人的回忆也就是她现在这具身子的回忆,因为她现在身穿着古代人的服装,身下有个满身是血的婴儿。

难道,她真的穿越了?

容不得安夏多想,妇人便在她惊愕了一会后紧张说道:“这天冷啊!你怎的在这里生了孩子?快,跟我回去暖暖身子,不然得冻死了。”

妇人看着安夏苍白无血色的脸色,脖子上红红的掐痕,还有那叫声惨烈的婴儿,眉头紧锁,她一点都不明白,怎么这女子会在这雪地里生了孩子?她的家人呢?她的丈夫呢?还有她脖子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

谁人和她如此大的仇恨,将她丢在雪地里生孩子?难道,这女子的家人把她丢在了雪地里的?妇人不敢想象下去了,这女子在雪地待着不死还能生孩子,真是个奇迹,换做是她,早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安夏虽然不能接受自己突然穿越了,可是不管如何,性命最重要,还有,那个被中年男子抱着的孩子那是条人命不能死在这冰天雪地里了。

用尽力气小心翼翼的在妇人的搀扶下,安夏终于站起来了,下身全是血,腿脚酸软冰麻的厉害,可是没有其他办法,她只能自己走。

那路段不过是两分钟的路程,可是安夏却感觉自己走了很久很久,她第一次发现,走路原来是那么累那么艰难的,以前,再远的路,她都是靠自己的脚走,背上行囊,计划远方,根本就不怕累。

看到妇人带她来她的所谓的家,安夏看着眼前的土胚房,砖瓦屋,还有那破旧的凳子桌子,寒风不停灌入风的破窗,所有的东西都在展现着古代农村瓦房的形象,安夏不得不承认,看来她真是穿越了,还被一户穷困的人家救了。

也许已经见过了大风大浪,安夏没有像很多小说女主角那种惊讶奔溃撞墙的心情,因为她知道,即使撞墙也不一定能挽回局面,她只能是稍稍的闭了闭眼睛,以示自己对这样的结果很是不甘。

在她的世界里,她所向往的美好未来已经在向她招手了,她想,再过几年,所有的一切她都可以实现,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在她以为自己的梦想快要到达的时候她却穿越了,而且还是个差点被人杀死结果却在雪地里生下了个孩子的被人赶出家门的庶女,就连孩子他爹是谁她也完全不清楚。

心里头一千头CNM飞奔而过,安夏真想把那个将她带到这里来的东西千刀万剐,她只是柿子树上摔下来的话,是肯定不会死的,医院躺躺,花点钱也就没事了,可是谁让她穿越了?这一点都不好玩!

再气愤再恼怒,安夏也无可奈何,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也许,以后会有机会回去的,她现在要做的,就是面对事实。

深呼吸一口,安夏只能由着妇人将她扶到床边。

“孩子,你先躺着,我去给你准被些热水。”妇人看着她狼狈的身子虚弱的面容,一脸的不忍。

安夏点点头,也由的好心人帮忙了,现在她,算是捡回条命,若是没照顾好,恐怕又要去见阎王了。

她想,也许是这身子的主人不愿意就这么死了,带着满身怨气将她这个从柿子树上摔下来的人带到这里来续命,还将自己的记忆都过继到她的脑海来,目的是死的不甘心,或者她想要报仇。

很快,妇人将热水打来,将安夏浑身是血脏兮兮的身子擦干净,并给她换上了干爽的衣服。

安夏没有生过孩子,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产后的事情,只能任由妇人折腾。

待到所有事情都弄好,妇人这才舒了一口气,看着床上的安夏,才道:“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既然让我看到,我们便是缘分,我信奉的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好了,我先出去了。”

说完,妇人才缓缓走出去,随后又想起些什么事,道:“忘了说,那小娃是个男娃。”

安夏能做的,就是歉意的点点头,眼神里,还有感谢。

不一会,那妇人的丈夫便把裹着厚布的婴儿抱在安夏的身边。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01 02 03 04 05 06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