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权谋天下:冷宫弃后
权谋天下:冷宫弃后

权谋天下:冷宫弃后 单一 著

连载中 苏予宛君御深 权谋 天下 冷宫

更新时间:2020-03-22 12:00:37
苏予宛活了半生,都只为那无人之巅上一人。终其所有,终于和他并肩而立。一朝花开,全然落败。她诞下死胎,他却逼她加盖凤印,另娶她人。撕心裂肺,万念俱灰,她终是翻然悔悟。“君御深,我输了,输得一无所有。对你的爱今日我全部还给你!”却不曾想,死也不如人愿,那好,那她就好好的活。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三章:他还是去了

苏予宛眼中划过一抹不屑,她是最爱君御深的女人,又怎么会不了解他,“皇上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忠义候苏家在北国的影响力。忠义候征战四方,忠义侯府更是个个骁勇善战,浴血奋战,拼死杀敌,守卫边疆,更不用说忠义侯府施恩整个北国的善举。这些天来,恐怕千万民众早已纷纷抗议了。您说,若是再死了一个向来贤惠淑德,身为忠义候独女的皇后,又当如何?”

“你威胁朕!”君御深拍案而起,眸子嗜血。

“不敢,臣妾现如今失了自由,被皇上软禁在这宛殿。又是罪臣之女,怎么敢威胁皇上!”

爱情,亲情,她从一开始选择了前者,如今头破血流。而澈儿,是她最后能为苏家做的事情。

君御深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摔了个支离破碎,一个箭步直逼苏予宛。一把掐住了苏予宛的脖子。

梅儿扑通一声跪下,急得几乎哭出来,“皇上,皇后娘娘刚醒,万万不可再出任何的事情。还请皇上饶了皇后娘娘。”

苏予宛却毫无一丝惧怕,抬眸对上君御深嗜血的红眸。

君御深脑子里面闪现一抹黑色,得不到那样东西,苏予宛就不能死,掐着苏予宛脖子的手一点一点的松开。

“若是皇后再有任何的闪失,你们一起陪葬。”

苏予宛看着君御深转身离去的背影,终于松了一口气。热泪盈眶,父亲,我拼死总算是护住了澈儿的命。这恐怕也是我唯一能为苏家做的事情了。

然而次日一早,君御深带着南宫离去寒山寺的消息还是传入了苏予宛的耳朵。

万念,俱灰。他还是去了寒山寺!

“哈哈哈哈......噗!”

苏予宛坐在床榻之上大笑,胸口翻涌,鲜血四溅。

父亲,我终是算错了,我们苏家唯一的血脉,我也终究是没能保得住。你们一个一个都去了,偏偏留我独活,你们好残忍。

梅儿急忙拿起帕子给苏予宛清理。

苏予宛伸手握住了梅儿拿着帕子的手,“梅儿,你去将我的首饰盒拿过来。”

梅儿不知苏予宛何意,取了首饰盒过来。

苏予宛打开首饰盒,只取了里面那一个翡翠手镯,那是母亲留给她唯一的东西,“梅儿,你把这些包好,出宫去吧。本宫再也护不了你了。你若是跟着本宫,只怕没有什么好下场。”

梅儿急了,想到昨天苏予宛的自尽,一把跪在苏予宛面前,泣不成声,“小姐!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自小便跟着小姐,小姐待我亲如姐妹。你去哪里我便跟着你去哪里,你嫁入宫,我跟着你嫁,你若死,我便跟着你去阎王爷那里。我求你,不要赶我走!”

梅儿重重的在地上磕着,“砰砰”一声重过一声,额头鲜血直流。

苏予宛终是不忍,扶起梅儿,紧紧握着梅儿的手,“梅儿,我如今也就只剩你了。”

也许事情还没有走到那一步,苏予宛自欺欺人般安慰着自己,重新躺下。

“我的好姐姐,你还不快来接你的好弟弟。”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个刺耳的熟悉的声音传入苏予宛的耳朵,苏予宛醒了过来。

“快,去请我们尊贵的皇后娘娘!”宛殿的门开着,南宫离在外面叫嚣。

苏予宛心头猛地一惊,发了疯一般冲向殿外。

入目皆是一片鲜红,苏澈的衣衫早已被血浸透。躺在担架上奄奄一息,似乎只剩一个最后一口气。

苏予宛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澈儿!”

她颤巍巍的揭开盖着苏澈的破布,苏澈的身体早已经血肉模糊。那模样完全是被......

“南宫离!”

她只感觉心头得血一滴一滴的流,疼的浑身痉挛,她发了疯的嘶吼。

澈儿!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三姐,等我长大了,我也要娶一个你这般优秀的女子。”

“三姐,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三姐,要不然你不要嫁人了,你一辈子都陪着我好不好?”

往事一幕一幕,苏予宛的脑海里面都是那个天真无邪的笑脸。

南宫离我绝不会放过你。她握紧自己的双手,终于,再也无法止住心头的恨。拼尽自己全身的力气,抽出了侍卫的刀,拼了命的向南宫离刺去。

“小离!”

幸好君御深来的及时,抽出身后侍卫的刀,脚尖猛击地面,飞跃而去。在苏予宛刀尖距离南宫离胸口一寸的地方挡住了苏予宛的刀。

君御深反手轻挑,刀柄猛地一击,苏予宛被击倒在地。

苏予宛疼的浑身上下一阵冷汗,君御深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拿着刀指着她,“皇后!朕看你真的是活腻歪了!”

刀尖的寒光刺痛了苏予宛的眼睛,眼中酸涩感袭来,咸咸的水一点一点涌上眼眶,模糊了苏予宛的视线,苏予宛死死咬住自己的唇,拼了命的忍着。

自己最爱的男人竟然为了自己最恨的那个女人拿着刀指着自己。整个苏家上上下下所有人的鲜血一点一点涌现在苏予宛的眼前。

这一刻,她终于,心死。

苏予宛用尽最后的力气站了起来,一点一点逼近君御深手里面的那把刀,“君御深,你说的不错,我是活腻歪了,活够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苏予宛眸中猩红的痛楚全然映在君御深的眼底,有些刺痛他的目光。君御深收起手中的刀,转过身,“皇后疯了,你们定要看住皇后!若是再有这样的意外发生,你们所有人的脑袋都别要了!”

南宫离在一旁吓得早已经丢了魂,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真的只差一点,她就没命了。任凭君御深抱着自己离去。

苏予宛看着君御深离去的背影,忽然笑了,笑的冰凉,笑的凄然,笑的撕心裂肺。

泪水终于一滴一滴无声滑落,滴落在手背,像是滚烫的岩浆一般,烫的生疼。

“三姐......”

身后传来苏澈有气无力的声音,苏予宛才回了神,急忙走过去,“澈儿,你还好吗?”

“三姐,我......”

苏澈也只睁开眼睛看了苏予宛一眼,还没开口就又昏了过去。

“澈儿!澈儿!”

苏予宛抓着担架的指节一点一点泛白。澈儿!我一定会护你周全。

养心殿内。

冷风站在君御深身后,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咬了咬牙开口,“皇上,我们搜遍了整个寒山寺,什么......都没有找到。”

“可恶!”

君御深一掌拍在一旁的椅子上,椅子顿时就破裂开来。

苏家抄斩之时里里外外仔仔细细都搜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好不容易找到了苏宣最疼爱的小儿子,也还是没有。那么究竟在什么地方。

苏宣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到别的人手上,而除了苏澈,就只有......苏予宛!

皇宫?

的确,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苏宣还真的不是省油的灯,“来人!摆驾宛殿!”

不过片刻功夫,苏予宛刚刚和梅儿两个人将苏澈安置好。君御深就闯了进来!

苏予宛本能的将床榻上伤痕累累的苏澈护在身后,“君御深,你又想干什么!”

“皇后,朕劝你对朕说话客气些,不要以下犯上。不然......”

“不然如何?杀了我?皇上执掌北国生杀大权可真是好本事,成日里来对付一个女子。并且还是你的皇后!若是皇上真的仁慈,大可一刀给我来个痛快。苏家满门抄斩,留我在世上也是痛不欲生。”

苏予宛冷笑,从他拿着刀指着她那一刻开始,从他将苏家上下满门抄斩开始,从他心狠手辣对澈儿下手开始,她就再也不是那个蠢不可及爱君御深爱到无可救药的女人。

“你!好一个朕的皇后!你的命你不在乎,难道苏澈的命你也不在乎了吗?”

君御深双手紧握,手背青筋暴戾,璀璨的眸子射出令人寒厉的锋芒。

“怎么?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皇上觉得臣妾还真的会相信皇上会大发慈悲放了澈儿吗?皇上大可放心,我就算是一刀给澈儿来个痛快,也不会让他再受折磨!”

苏予宛没有半分退让,径直迎上君御深的眸子。

君御深定睛驻足审视了苏予宛一番,忽然后退了几步,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端起桌子上的茶,抿了一口,“皇后说的没错,朕还真的打算放了苏澈。不过朕有一个条件。”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权谋小说
  2. 天下小说
  3. 冷宫小说
  4. 女首富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