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女医相权:不嫁腹黑王爷
女医相权:不嫁腹黑王爷

女医相权:不嫁腹黑王爷 原雪晨 著

连载中 芈萤姜苡 腹黑 王爷 腹黑王爷 医相

更新时间:2020-04-13 11:23:42
公卿嫡女,一朝错付,换来的却是被奸佞小人推入地狱的下场。身陷奴隶瓮,差点屈辱致死,才知家族这一世活的是多么荒唐!斗兽场中涅槃重生,既然她苟延残喘才活下来,那么她就让这噩梦里所有对不起她家族的人,经历一场万劫不复的噩运!她誓要以牙还牙血债血偿!族仇须报,奸佞要虐,就连这江山相位,她亦要分一杯羹!只是,遇上了一个清冷王爷却是怎么也甩不掉!“我们来做笔交易。”“好,只要你心悦,一切随你。”“我欠你的,早就还清了,你又想怎样?”“这一世,除了你,其余之物,我皆舍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回到住所,芈萤看到田燚正在铺床,她想起熊修的话,对于这个对自己一直很好的女孩心存芥蒂。

田燚感受到芈萤的视线,疑惑的问道:“芈萤,怎么了?”

“无事。”

芈萤转过脸去,不管真相如何,总会水落石出,问也问不出来,就不必多费口舌。

只是才坐下没多久,那个被自己噎住的婢女闯入了她与田燚新的住所。

“芈萤,你可知道自己的错?”

芈萤站起来,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三个碧绿色裙装的婢女,眉毛轻皱,“何事?”

“她竟敢对阁主使用狐媚手段!”

“我去媚阁看了,她就是个骚狐狸,无论走哪里都跟野男人纠缠不清。”

“所以?”芈萤放下茶杯,淡然的看着眼前的三个婢女。

从她们的手指尖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是用剑的人,并且有些武艺底子。

只是不知道,一会打起来,自己是赢是输。

“为我们剑阁清理门户!”

田燚想要出手阻拦,芈萤伸出手拦住田燚的腰,“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看着芈萤亮出架势,这无异于激怒这三个婢女,三个婢女互看一眼,从腰间抽出长剑,就冲向芈萤。

芈萤从腰间抽出腰带,啪的一下,腰带直击一个婢女的面门,婢女鼻血流出来的瞬间,她一个横踢脚将左边的婢女直接踹进了门板里,左脚落下的瞬间,她以此为支点将手里的腰带一个旋转,卷着婢女的脖子,一个使劲儿流鼻血的婢女直接扔到了庭院里。

借着仍婢女的力道,右脚横起直直揣想右边准备偷袭的婢女,婢女的一颗牙吐了出来,瞬间倒地。

芈萤收回腰带,冷漠的看着两个爬起来还要打的婢女,摆出白鹤亮翅的架势,准备迎战。

两个婢女对视一眼,对着芈萤左右夹攻,芈萤左右腾挪,躲着婢女的攻击,静心记着婢女的招数。

她外祖父乐神医说过,她是天生学武艺的好苗子,一学就会,更会触类旁通,举一反三。

待到将婢女的剑术学个通透,芈萤一甩腰带,借着腾挪的机会,将流鼻血的婢女用腰带绑住,顺手夺取婢女的长剑,躲开另外个婢女偷袭的时候,一脚将流鼻血婢女踹入庭院,这婢女**朝上成了一个被双手绑牢的蚕宝宝。

芈萤驾轻就熟的使用着她们的剑术,横起剑,跟最后一个婢女过了五十招,她并不想立刻拿下眼前这个婢女,毕竟有对手过招,多多巩固下剑术路数也是好的。

婢女后跳一部,用剑指着芈萤,“你竟然敢未曾教习就偷学剑阁的剑术!你这个**的偷学贼!”

芈萤挑眉,“偷学吗?你们在我面前使用剑招,还不许我学?”

“休要张狂!在这里等着!”

田燚想要拉住芈萤的胳膊,却被芈萤甩开,芈萤安静的看着田燚,“若是你怕被连累,可以先行离开。”

“我……”

芈萤将腰带系回,端起茶杯,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对姜苡有着犹豫,为什么?”

田燚拿出一个信物,递给芈萤,“我……我大姐本是姜公子未过门的夫人,可是那一场战役,我爹为了羊陆之交而惨败,这桩婚事也就取消。大姐悲痛欲绝,多次欲自尽,后来就失踪了。我想找到我大姐。”

芈萤盯着田燚的眼睛,她不想相信她,可是这里,只有田燚暂时可以相依为伴,“好,我信你。”

芈萤的话让田燚满是阴霾的脸瞬间晴朗起来,“谢谢……”

芈萤轻嗯一声,耳朵动了动,听到一批人的到来,对田燚再次说道:“你一会不要出声,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扛。”

芈萤站起来,正好看到秋叶姑姑带着一帮人进来,“怎么又是你?你可知剑阁的规矩是剑术不可擅自偷学?”

“秋叶姑姑,这个女的以下犯上,目无纲常!”

“桀骜不驯,不识好歹。”

芈萤打量着这些说风凉话的婢女,欢欢笑起来,“上次在媚阁,我闲来无事,看了一些湫冶阁细则,其中有三条是如下内容,(1)偷盗者,逐出。(2)下毒者,逐出。(3)惑众者,逐出。不知,姑姑可是?”

秋叶姑姑皱起眉,要是阁主特别叮嘱过,不许在对芈萤用刑,她真想再次鞭笞这个不听话的女孩,“是又如何?”

芈萤歪头笑起来,看来这个绿衣女孩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她冥身静息。

此时脑海里出现了一幅画面,看那周围的镜像,像是某一处的抽屉,抽屉里有着破碎的玉……

芈萤睁开眼的瞬间,绿衣女孩紧张的倒退一步。

芈萤胸有成竹的对着秋叶姑姑说道:“这位上个月,在剑阁东南角的一处抽屉中藏了一块玉,这玉应该是某个玉质香炉的装饰物,被这个女子打碎了,仓皇之间撒了谎,并私藏了最珍贵第一块玉的残缺。”

“你……你胡说……”绿衣女孩瞪大眼睛,指着芈萤愤怒的说道。

“是真是假,秋叶姑姑一测便知。”

秋叶看了一眼芈萤,对身边的婢女示意,婢女去而复返,果然找到了碎的玉块。

秋叶看着芈萤的眼神很复杂。

而这个偷玉的女孩,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芈萤,“妖孽……妖孽……”

芈萤并未搭理那个失魂落魄的婢女,反而冥神闭目去探查紫衣女孩的过去,此时眼前出现的镜像是挖洞藏毒。

芈萤看向紫衣女孩的瞬间,女孩不可抑制的后退一步,她的声音不大,却让紫衣女孩情绪接近崩溃,“这位上个月在秋试中,因为想要夺得剑术第一的位置,便被桃色衣服的这位下了麻筋散,才夺下了第一。至今在她住所门外的一处榕树底下坑洞中,还埋藏着她没有用完的药。算起来,该是下毒之罪。”

芈萤的话让秋叶姑姑眯起眼,秋叶横了一眼身边的人,很快那人去而复返,手里有带着土渣的一包药。

“妖怪……姑姑……她是妖怪……”

紫衣女孩想要奔跑过去厮打芈萤,被芈萤横踢一脚,直接踹倒在地,紫衣女孩跪坐在地上,呜咽大哭。

芈萤冷冷一笑,又看向另外一个往后退着的女孩,“这位……”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王爷小说
  3. 腹黑王爷小说
  4. 医相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