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总有刁民要害朕
总有刁民要害朕

总有刁民要害朕 妖渡 著

连载中 楚云颂凤钦 刁民

更新时间:2020-04-13 16:39:35
意外穿到书里,本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代传奇女帝。从此开疆拓土,中兴大周,招揽众多人才,降服各路诸侯,再顺便开个后宫,三千面首!可特么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拿的是女配剧本啊!日常过着傀儡的生活,看某个权倾朝野的奸相眼色行事不说,还得默默数着有多少天就会亡国……楚云颂表示:我太难了!某奸相:有事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楚云颂心内慨叹一声收回视线,发觉朝堂似乎已无人启奏,群臣皆是低垂眉目。

这是启奏完毕,准备收工回家了?

也好,以凤钦做事的个性,未布置完全之前不会动手,在他到来之前散朝,兴许能再缓缓。

权臣之争她一个有名无实的女帝实在插手不了,但让她眼见着十八个人殒命还要无动于衷,也实在做不到。

楚云颂打定主意,往身旁侍奉的大太监努努嘴,眼珠子都快要斜出眼眶,疯狂暗示。

“陛下您有何事吩咐?”太监一头雾水,俯身低声询问。

楚云颂用气音回应,作出夸张的口型。

“退、朝。”

意思意思过后呢,当然要宣告退朝,自己呢,可以回去好好“补个觉”,顺便思考怎么报信不会走漏风声,大家也可以早些散开处理自己的事情,总之收工回家,各找各妈。

一起呆在这里实在太危险了。

可这太监身体越发佝偻,脑袋都快要垂到地上,愣是没看楚云颂一眼,一副风太大,我没听清的既视感。

……

不靠谱成这样,还是自己开口算了。

女帝轻咳一声,清完嗓子后压低嗓音,一挥袖,故作老成深沉道:“诸位爱卿,既无事启奏,那便散朝好了。”

仍是寂静,气氛怪异到极致。

既然无人应答,楚云颂也不在意,那就当做默认了。

诸位爱卿,朕便先走一步了。楚云颂弯弯双眸,准备脚底抹油,直接开溜。

“臣,有本启奏。”

一道漫不经心的嗓音在朝中响起,在此刻连根针掉落都能听见的金銮殿中,像一滴水入了油锅般,尤其清晰。

而这几分熟悉,更是如同惊雷,在女帝耳边炸响。

楚云颂起身的动作僵硬在半空,脖颈机械地扭动过去,触及到一双乍一看笑意清浅,再看冷若寒潭的眼眸。

他自殿门跨步而入,逆光而来,紫色朝服更为映衬得他脸色苍白透明,如冰似玉,下摆绣银丝腾翔云雾在他靴边流动,所过之处,群臣肃立。

“参见陛下。”

凤钦微微颔首,抵叩拜之礼。

思及这人的恶劣之处,一句“爱卿免礼”卡在喉间迟迟吐不出,楚云颂选择闭嘴,僵持沉默了半天,只挤出两字。

“何事?”

凤钦也不介意,唯一抬手,楚云颂身旁的太监直接跪下,额头抵地,高举圣旨过头顶。

楚云颂怔怔片刻,反应过来,抬手攥住明黄锦帛,借力搭在圣旨之上,耳边嗡鸣一片。

一时间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迟了!

这是……抄斩重臣的圣旨!

群臣中走出一人,跪拜于地:“臣斗胆,请陛下命人当朝宣读圣旨。”

“臣附议。”

一呼百应,其余大部分臣子自然紧跟,跪拜一地的乌纱帽,剩余官员下意识抬头盯着凤钦的后背,眼中潜藏无论如何都隐藏不住的恐惧。

敏锐之人已嗅到无形中的一丝不妥,唯独尚书省大学士魏和珅似是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笑呵呵地打圆场。

“陛下方才说要退朝,兴许有急事处理,圣旨迟些派人直接上府宣读便是,您说是吧,凤相大人。”

早在凤钦官拜丞相之时,先帝就已下旨赐他御前赐座的殊荣,落座的凤相慵懒后靠,半眯双眸。

他轻呵一声,半数人心尖都颤了下,似笑非笑道:“魏大人所言极是,不过想必陛下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不如留下来听听,没准也和魏大人有关。”

魏和珅心中剧震,面色微变,瞳孔随着潜藏在眼底的一丝惊惧扩张,草草向女帝拱手。

“陛下容禀,臣有事先行告退。”

他垂头向身旁人低喝一声,“走!”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他与凤钦斗了数年,比谁都清楚凤钦为人行事乖张狠戾,不计后果,也最先嗅到无形中肃杀的血腥味。

空中宛若有着一把滴血的尖刀悬挂,随时都将斩下来。

保皇党官员面面相觑,头顶乌纱帽颤动,心中的慌乱已然掩饰不住,他们簇拥着魏和珅退向殿门,脚步错乱。

楚云颂居高临下,已看见了汉白玉阶上参差人影涌动,团团围住金銮殿殿门。

今日谁也走不了。

皇城禁军长剑半抽严阵以待,一片肃杀之气,凛凛天威,令殿上的众人无不胆寒侧目。

“凤钦,你这是何意!挟天子摄政,意图谋反吗!”魏和珅大声质问道。

朝堂内谁人不知,凤钦位居相位,却还兼任皇城禁军指挥使,换而言之,大内禁军真正忠诚之人,甚至并非端坐龙椅的女帝,而是当朝丞相凤钦!

“魏大人稍安勿躁,听完圣旨再离去也不迟。”殿前宫女上前为凤钦布茶。

魏和珅神情阴郁,他倒要看看,凤钦在搞什么名堂。

凤钦抬手,宫女无声退下,微一抬眼,看向皇座上的女帝。

“陛下意下如何?”

既定的命运沿着轨迹呼啸而过,死寂的氛围中酝酿皇城底下的波橘云诡,看不见的刀光剑影交织于凤钦身后,汇聚成凛冽逼人的寒气,朝楚云颂重重压下。

她是创造这一棋盘之人,说是创世之神也不为过。大周皇朝在她笔下历经繁盛,代代传承而下的帝王们曾东征临海,西征日落之地,南征瘴气密布的沼泽密林,北征辽阔无际的草原,朱色旗帜曾插遍大陆十三洲,威名远播海外。

可当波澜壮阔的画卷缓缓展开,创造之人入了这盘棋局,楚云颂才发现,置棋之人却难以执棋,不知何时,她也成了其中一枚棋子,受人摆布,身不由己。

她救不了这些人。

眼前的金銮殿似是一瞬间阴暗下来,火光再一次环绕皇座,只不过这一次,这里的人换成了她自己。

楚云颂低声重复女帝当日所言,怔怔看着用力到麻木的手背。

“借你之手,逆我生前乾坤。”

可笑女帝还以为借她能逆转天命,殊不知自己来到此处,也被天命所困。

楚云颂松开力度,手中圣旨随即被抽走,跪地的太监起身,展开明黄锦帛。

太监声音尖细地宣读手中圣旨,尾音拖长,有如恶鬼索命。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刁民小说
  2. 沈少小说
  3. 首富爹地小说
  4. 不败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