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顶尖相术师
顶尖相术师

顶尖相术师 龙猫跳 著

连载中 秦凡陈梦 相术

更新时间:2020-04-18 14:56:00
总有女人喜欢对我砸钱,求我看她一眼。易经记载,三才分为:天、地、人。乡下来的穷小子秦凡,身怀顶尖三才相术,游走于纸醉金迷的都市,相天,相地,相红颜。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十六章为国为民

“手铐本应用铐在犯人手上,铐在遵纪守法的普通老百姓手上算什么回事?”

秦凡出人意料的平静。

面对质问,胖警官猛地拍了一下审讯桌,呵斥道:“尖牙利嘴,你守不守法,难道我还不知道?!”

“李所长,您消消气......”

稍显年轻一些的警官,谄媚的劝道。

说着,他狠狠瞪了秦凡一眼,“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最好把你杀人的过程一五一十的全都交代出来!”

“杀人?”

秦凡自嘲一笑,可真是好大的一顶帽子。

他算是看出来了。

这一帮子人,和当地的刁民混在一块,专挑自己这种倒霉的外地人欺负!

“快说!”

李局长板着一副脸,冷哼道:“我不管你是阳城哪的人,既然在镇子里杀了人,那就是犯法,按照你的行为,少说也得判个二三十年牢!”

这就开始施压了。

秦凡却是不吃这一套,冷静的提出质疑:“监控呢?没看监控之前,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杀人?”

可真是莫名其妙!

自己不过是陪于姐妹俩来看看祖坟风水情况,顺便到当地的镇子吃个饭,就这么点事,也能被扣上杀人罪的帽子。

李所长不屑冷哼,沉着脸道:“我们镇设备落后,监控早就坏了!”

“坏了?”

秦凡眉头紧锁,说道:“既然没充足的证据,凭什么就判定是我杀人?”

年轻些的警官上前踹了秦凡一脚,骂骂咧咧道:“他们都亲眼看到了,都说是因为你恶意停车,导致事故的发生,还敢狡辩!”

“他们可没说这种话......”

秦凡小腹结结实实挨了一脚,还想再解释。

“你还喝了酒?!”

可这时,李所长鼻子微微一动,冷笑道:“看来你不止杀了人,还酒后驾车!”

秦凡身上,确实有些许白酒味。

那是因为,先前在小镇的饭馆里,和薛国礼喝了点,反正开车的又不是他们。

可哪知道现在却成了自己酒后杀人的质证?

“我可从来没说过,开车的人是我。”秦凡说道。

“什么?”

李所长楞了一下,脸色难看的很。

他看向年轻的警官,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这......”

年轻警官也傻了,先前他看秦凡主动上前一步,自愿来所里,潜意识就把他当做了车主。

可谁知道,车主居然不是他?!

这谁想得到?

你既然不是车主,闲着没事干主动撞枪口,卷入这事故里来干什么?!

“好了!”

李所长暗自瞪了一眼不靠谱的手下,重新组织语言,冷哼道:“少狡辩,杀人就得偿命,把你驾驶证拿出来!”

秦凡冷冷道:“都说了我不是车主,不会开车,哪来的驾照?”

“无证驾驶!”

岂不料,李所长立刻呵斥道:“没想到,你不但酒后开车,并且还是无证上路,白白祸害了一条人命,你说,你该当何罪!!”

“......”秦凡无话可说。

紧接着,李所长又道:“按照法律来判,你有好几十年的牢要坐,不过......”

话锋一转,他淡淡道:“不过你要是愿意赔偿死者家属一百万,这起事故,可以适当再商量商量......”

“是吗?”秦凡忽然笑了。

也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他们。

这些当地的家伙,简直令人恶心透了。

身为警,本应该为人名,和那些善良有职业道德的好警察一比,简直是两个极端!

秦凡难以相信,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地方,才会养出这样一群吸血蛀虫?

穷山恶水多刁民!

当其他战士们都冲锋在最前线,为了人民不惜付出生命时,这些同样披着警服的家伙,难道不觉得羞愧吗!

“一百万,我有。”

秦凡冷静下来,说道:“不过钱没带在身上,在阳城,我需要打个电话。”

李所长脸色一喜,很快又隐藏了下去。

他瞥了一眼那年轻的手下,使了个眼色。

“开免提,别耍花样!”

年轻的警官将手机递给秦凡,冷冷的嘱了一句。

秦凡拨通于知鱼的电话。

响了几声后,对方很快就接通了。

秦凡没有给对方开口的机会,不假思索的抢先一步说道:“我现在有点事,你尽快带一百万过来。”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

半响后,于知鱼的声音才响起:“好,我知道了。”

嘟嘟嘟......

电话挂断,手机又被收了回去。

“你们也听到了,给我一点时间,我朋友会送钱过来的。”秦凡说道。

“哼,算你运气好!”

李所长不动声色的说道:“这还是死者家属愿意和解的情况下,要是她不愿意,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话是这么说,可实际上这还不容易搞定?

那女人又怎么会有不同意的道理?

等这一百万拿到手了,到时候,扔个小几万给那女人,她哪敢说什么?

“看着点他!”

李所长起身走出审讯室,不由一阵心情愉悦,走起路来都轻飘飘的。

......

阳城,于家。

看着刚挂断的手机,于知鱼脸色一阵变幻,柳眉间透露着些许怒色。

以她的智商,又怎会猜不到秦凡那边发生了什么。

“一百万?”

于知鱼冷冷一笑,喃喃自语道:“这些蛀虫,胆子可真够大的......”

这点钱,对她来说不是问题,对于家来说更不是问题。

哪怕是对秦凡而言,也只是小事一桩。

可是......

于知鱼还是动了怒,从小她就听自己父亲教导,身为官员,为国为民,如今却遇到这种事,又怎会不生气?

“急急忙忙的喊我回来,是什么事?”

这时,国字脸中年男人推开家门。

这个男人面色虽然有些憔悴,但走路姿态虎虎生风,腰杆背部挺得笔直,正是阳城的一局之长,于建民!

“爸!”

于知鱼连忙上前,给他倒了一杯水,“祖坟那边的情况,大概已经有眉目了,不过现在有一件事我无法做主,这才回来找您商量商量。”

“哦?你拿不下主意?”

于建民微微惊讶,对于自己女儿的能力,他可是比谁都清楚的。

别看她年纪轻轻,实际上,家里的许多对外事情,她都能办的头头是道,能力方面毋庸置疑。

“嗯。”

于知鱼详细将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说了一遍。

半个小时后,于建民放下手中的水杯。

“听起来,这个秦凡,似乎很了不起啊......”于建民微微眯着眼睛。

他的双手交叉,抵在下巴处。

没再说话了。

于知鱼也很安静的没吭声,只是等待。

她知道,每当父亲露出这样的神情时,多半是陷入了思考中,自然不会去打断他的思路。

良久,于建民开口了。

“可以。”

他站起身,一边换着衣服外套,一边说道:“祖坟破土是大事,十有八九要迁坟,咱一家人全都要去,明天吧,明天上午出发。”

他觉得,那个叫秦凡的年轻人,可以深交。

能力压弟弟于昌请来的外地大师,又能让薛老由衷敬佩的人物,又岂会简单?

“可是爸......”

听到明天这两个字,于知鱼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

“秦凡他......现在遇到事了。”

“嗯?”

于知鱼快速将中午所发生的事故,一五一十的说出。

砰——!

于建民猛地一拍桌子,气得发抖。

“好一个双马镇!”

他脸色十分难看,怒不可遏,“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地方所,竟然公然做出这种事情,不能容忍!”

说着,于建民立刻道:“现在就动身,先去双马镇!我倒要看看,他们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相术小说
  2. 相思小说
  3. 红包小说
  4. 九零娇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