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厉少的女仆娇妻
厉少的女仆娇妻

厉少的女仆娇妻 芭蕉白千 著

连载中 厉旭尧白言兮 娇妻 厉少 女仆

更新时间:2020-05-24 16:44:25
十八岁的成年礼那天,阴差阳错,她从佣人的女儿变成了少爷的媳妇。惨遭陷害,她不仅丢了最宝贵的,还丢了她所有美好的生活。逃离厉家的愿望破灭,学业终止,生下孩子就被抛弃,她忍辱负重,被迫远走他国。八年后,她以新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本以为一切都将不同,却陷入了谜一样的更大阴谋当中。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18章扮猪吃老虎

“你自己站的稳吗?”她一副拒绝的态度让他非常不爽,他毫不怀疑只要他一松手,她马上会倒下来。

白言兮确实全身虚脱的厉害,她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又吐了。如果被老夫人发现,母亲肯定会受到惩罚,言楚会读不成书。她慌的全身发凉,不同的抓着他的衣服说:“少爷,我不是故意要吐的,你帮我保密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吐的。”

他当然能看出她不是故意吐的,她吐的手脚无力,谁会这么去折腾自己,更何况孕妇不是都容易吐吗?他不想承认自己有上网查有关的知识,不由的问她:“奶奶不准你吐吗?”

她没有回答,松开了他,这么缓一缓,她有了些力气。她手抵在他胸口说:“少爷,我可以了,你放开我,我自己可以了。”

厉南川从来不知道白言兮这么倔强和好强,她明明眼有眸中还有泪,可是她的眼泪一点也没有给他示弱的感觉。他松开了她,按了马桶,把她吐掉秽物冲掉:“放心,我不会跟奶奶说。”

白言兮还微喘着气,她贴着墙,她侧过脸不想看他。

“你把东西都吐完了,那不是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吗?”厉南川仍然忍不住要关心她,她情愿靠着墙也不愿让他扶着,让他相当不爽。

“我不饿!”一想到那油腻的鸡汤和黑臭的药汗,明明胃里什么都没有,她仍然想吐。

她怎么就这么倔呢!

他在心里叹道,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对这个女孩居然有几分心疼。他先去拉她,见她仍不动,他挑眉:“难道你想一直在厕所呆着吗?”

白言兮不懂厉南川为什么会进来,为什么突然表现了关心她的样子,他不是很讨厌她的吗?她缓缓的跟着他出去,这么折腾,她实在太累了,坐在一边的这里。她赶不走他,只能就这么坐着,也不去看他,只希望他快点离开。

她这么不识好歹,他应该甩头离开,不管她才是。他却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她,语气带了点点的温柔:“你想吃什么?”

什么?白言兮像是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她抬起了头,她有没有听错,他居然问她想吃什么?

“你总要吃东西吧!网上说孕妇孕期胃口会变刁,你想吃什么?”他说的极不顺口,却还是问了出来。

白言兮怔怔的看他发呆,心口莫名的发热!她没有听错,少爷竟然关心她吃什么?

“别误会,我只是不想我的孩子挨饿而已。”厉南川被她看的发慌,心竟怦怦的跳起来。

天知,他比她还讨厌这个孩子的到来好不好?头一回,她对这位少爷有些许改观,也许他并没有那么坏!

“我想吃酸的,或者清淡一点的,比如白粥。”

她的声音小小的,透露出虚弱。

为了她的这句话,他下楼找了王兰,清了清嗓音说:“王妈,我想喝粥,白粥,你给我煮点吧!”

王兰精神状态很不好,少爷突然从后面出现吓了一跳,听清楚他说什么之后,马上回答:“好的,少爷,我就去煮,一会儿就好了。”

“对了!”厉南川跟了进来,“我想吃的点酸的,你知道什么会酸酸的吗?”他不爱吃零食,也从来不吃酸,对那些一点不了解。

王兰很疑惑,少爷什么时候喜欢吃酸的?她没敢问,边淘米边回答:“话梅,杨梅之类的比较酸!少爷想吃,我现在去买。”少爷几乎是她带大的,私心里她把少爷当自己亲生孩子一样看待。

“你煮粥吧,不用你了。”说完厉南川出去了,声音极其生硬。

他出了门,白展宏跟过来:“少爷,你要出去吗?”

厉南川看了看白展宏,他是白言兮的父亲,但是他也唯奶奶的命是从。他说道:“不用了,我到附近走走而已,你在这儿呆着吧!”

白展宏摸不着头脑,本想跟上去,谁知厉南川突然站住,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吓的胆都飞了,站着动也不敢动。

这一带是高楼别墅区,不过有一个小型的自选超市,厉南川买了一堆的话梅杨梅,现在是熟杨梅的季节,他又挑了几包能酸掉人牙齿的熟杨梅。谁知结帐的时候他身上竟然没钱,也是他平时就很少带钱,进出的都是高档场所,结帐都是签单。这样的超市他还是第一回进来,他脸微红说:“我没带钱包,一会儿我让佣人送过来。”

幸好老板认识他,这个别墅区住的都是青阳市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厉家更是没人不知道。老板笑眯眯的说:“是厉少爷吧,没事,您拿走吧!什么时候结都可以。”

厉南川红松了口气,等收银员给他把东西装好,他拎着东西走的飞快。

他回到家,白展宏正在门口等,看他拎了一袋子东西,睁大了眼睛:“少爷,你回来了!”

“你没眼睛看吗?”厉南川扫了他一眼,拎着东西进去了。

王兰看他回来了,忙上来说:“少爷,粥好了!”

厉南川没有回应,只问:“厉嫂呢?”

“好像在楼上!”王兰涩涩的回答。

“我奶奶呢?”他再问。

“午饭之后何先生来接老夫人,他们去公司了。”

“厉嫂!”厉南川大声一喊。

“少爷,我在这儿!”只听到咚咚的脚步声,“少爷,有什么吩咐?”

“我刚才出去的时候把钱包丢了,应该是掉在这小区了,你去给我找回来。没找到,不要回来。”

“少爷,老夫人吩咐我照顾白言兮。”厉嫂怯怯回应,她看了一旁的王兰,“不如让王妈去吧!”

“我让你干活,你敢推卸给别人,怎么是不是有了我奶奶做靠山,我的话不用听了?”厉南川声音抑扬顿挫,威性十足。

“不是的,少爷!”谁敢得罪少爷哪,厉嫂忙说,“少爷,我这就去。”

等厉嫂走了,厉南川才对一旁的王兰说:“粥在哪儿?”

“少爷,你要在哪儿吃,我给你盛过去!”王兰看少爷手里一袋子东西,很是疑惑。

“不用了,在厨房是吧,没放糖吧?”厉南川问的一本正经,一点异样都没有。

“没放,要放糖吗?我这就去放。”王兰忙转头要去忙。

“不用了!放那儿,我自己去端。”厉南川又清咳了一声说,“我刚才在小区那个自选超市买了点东西,我没带钱包,你去付一下钱吧!”

少爷刚才跟厉嫂说没掉了钱包,现在又说没带钱包,少爷真的好奇怪有。但是王兰不敢多问,只点头说好。

“还有!”厉南川又叫住她,“今天的事情不要跟别人说,知道吗?”

是买东西没付钱还是煮粥不要跟人说?王兰不敢问,反正都不说就是了。“少爷,我先把粥给您盛出来,再去超市付钱吧!”

“我说不用了,你去吧!”对王兰,厉南川还是和言悦色的。

王兰点点头,只好出去。

厉南川舒了口气,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费了那么多劲,死了那么多脑细胞,只为了给那摆脸色给他看的女人弄粥买零食,那是以前他绝不会干的事。

幸好现在厉家人都出去了,他母亲常年在自己的房间不出来,也没人看见。他盛好粥,一手还挽着零食,敲她的门。见鬼,进她的房间他居然还敲门!他正懊恼,门开了。

白言兮真的没有抱希望厉南川会真的端着粥买着零食进来,听到敲门声她还诧异,在厉家人他进这个门居然也会敲门,太让她惊讶了。一开门,她看到厉南川是一个意外。他一手端着粥,一手拎着一袋子零食,又是一个例外。

“还不接过去,我手很酸。”厉南川看她在发愣,不由粗着声音说道。

白言兮接过他手里的大盘子,还真不轻,他居然一只手也端上来了。闻到粥的香味,她的肚子咕咕一叫,她的确饿的慌。

他也听到她肚子叫,嘴角勾出笑容,很自觉的进来,把零食放在沙发上:“你不是很饿,还不吃!”

白言兮脸一红,她看到那个大购物袋里面一包包话梅杨梅时,她鼻头莫名的发酸,抬头问他:“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厉南川坐到沙发上,“快把粥喝了,要是不够厨房还有。”他的神情也不太自然,别过脸不去看她。

白言兮坐到他身旁,将粥放在小桌上小口小口的吃着。吃着吃着,她的眼泪便掉下来,除了母亲,没有一个人这么对过她。她顿了顿说:“为什么要对我好?”

厉南川连脖子都开始发热,他特意干笑冷哼一声说:“喂,白言兮,你会不会太自恋了,给你买点东西就是对你好。不要搞笑好不好,我是买给我儿子吃的。”

“谢谢!”无论他是买给她吃还是买给孩子吃,都让她很感动。这粥是母亲煮的,她一吃就能吃出来,却从没有像现在觉得母亲煮的粥是这么的美味。

厉南川看到她的眼泪,心口一紧,他的心跳的飞快,还热热的发烫!他是中邪了吗?他不由语气败坏的说:“还不快吃完,吃完我把碗拿下去。”

“我自己拿就可以了!”他给她端上来她就好感动了!

“楼下有佣人,你想别人撞见吗?别废话,快吃。”他自己都没发现,这个过程他紧紧的凝视着她。

这算是这段时间她过的最放松的一个下午了,她折开放着熟杨梅的包装,将多汁的杨梅放入口时,她看到厉南川露出可怕的表情,好像要酸掉的是他的牙齿。她从心底笑了,酸酸的汁液在唇齿间流转,她一直甜到心里。

当她听到敲门声时,她想应该还是厉南川,他不是刚走吗?怎么又来了!她不自觉的带着笑意去开门,迎接她的却是母亲的脸。“妈!”

“大太太想见你!”王兰看着女儿,她的气色好了很多。不过到现在,这个女儿已不能再是她的女儿,“还有,你现在是少爷的未婚妻,不要叫有我妈了。”

白言兮一阵酸楚哽咽,她看着母亲苍老的容颜,她发现不过短短几天母亲就老了很多,两鬓竟有了银丝。而今天,她又让她受苦了。她点了点头,跟王兰走。

大太太夏苏荣是一个很神秘的人物,生完厉南川之后,她常年在自己的房间里,从来不踏出房门一步。白言兮来了厉家,只听有这么一位人物,却不曾见过她。听说以前夏家也是豪门世家,跟厉家是世交,厉雪松和夏苏荣的结合也是厉夏两家关系更紧密的纽带。

夏家原来是做能源的,而夏家的大家长连国家首长都接见过。应该是厉南川还没有出生之前,夏家大家长一夜暴毙,夏苏荣的哥哥夏苏峥突然失踪,夏集团话旗下的最大的能原公司重组后被翟云香带领的行尚集团收购。后来是说夏家当时牵涉当时最大的案,夏苏岁逃到了国外。夏苏荣当时怀着厉南川,她已经是厉家人,同夏家的生意更不搭边,也就幸免于难。

现在夏家人,没剩下多少,入狱的入狱,逃出国的逃出国,夏苏荣在厉家没什么地位。

王兰是少有的几个服伺过夏苏荣的人,当王兰推开那个厉家人几乎都不进去的门时,时面漆黑一片,她胆怯的不敢迈出第一步。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娇妻小说
  2. 厉少小说
  3. 女仆小说
  4. 霸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