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废材二小姐:鬼医圣手
废材二小姐:鬼医圣手

废材二小姐:鬼医圣手 瑾沫儿 著

连载中 顾宁萧墨然 鬼医 废材 医圣 圣手

更新时间:2019-12-25 11:37:47
她是举世闻名的鬼医圣手,一朝穿越,成为人人唾弃的痴傻二小姐。他是嗜血之王,黑暗的主宰,鬼面示人是他的象征!却意外赖上痴傻的她!她还打起算盘,“卖到青楼应该值十几两吧?。”他勾唇一笑,肆意动人的嗜血温柔,“敢动爷,爷很欣赏!”她天性薄凉!他冷血冷情!她嗜钱如命!他视她如命!他宠她入骨,爱她至髓,我的女人,怎样都迷人!她敛起锋芒,只做他的小狐狸!是谁触了她的逆鳞?是谁激起她心中嗜血?敢动我的男人!通通送你们去见阎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围观群众太多,凭着娇小的身材,顾宁很快就挤到了最前方,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躺在地上,衣衫褴褛的老婆婆泪眼汪汪趴在地上,抓着一位大约三十多岁男人的衣角。

“我不放,除非你还我孙女命。”老婆婆抓着男人的衣角更紧了。

“周大夫发生什么事了?”其中一个群众发出疑问。

周大夫一看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一脸委屈,“我倒霉,昨日这个老婆婆带着小孩来时,小孩早已没有了气息,我跟这老婆婆说了,老婆婆硬是不听,跪在地上央求我,我瞧着她年纪大,是受不了打击,不舍丧孙之痛便给了她一副药,让她回家熬着,没想到今天又偏偏说是我治死她孙。”

“原来是这样的啊!”

“我说老婆婆人死不能复生,可也不能这样冤枉人啊!”

围观群众本是同情老婆婆的,被周大夫这样一说,由最初同情的目光变成了鄙夷、不屑。

甚至开始有人窃窃私语的指责着老婆婆。

“不是这样的,你胡说,你胡说。”老婆婆激动的扑了上去,却落了空。

周大夫没站稳,一**摔倒在地,指着老婆婆,怒气自来,“你不就是想敲一笔吗?说吧,你想要多少钱?”

群众对老婆婆又是一阵鄙夷。

老婆婆捶着胸口,大哭,“孙女啊!你死的好冤啊!啊......呜......”

周大夫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扔在地上,皱眉,“一百两,别耽误我看病人。”

“我不要钱,我要我孙女的命,求求你求求你把我孙女还我吧!我给你磕头了。”

说完,老婆婆重重的磕了个响头,抬头时额间有不少的血。

周大夫半弯身子,摊了摊手,“你求我没用,昨天那小孩已经没气了,就已经无力回天了。”

老婆婆再次扑上去,拍打着周大夫,“胡说,明明是你医死了我孙女。”

“不可理喻。”周大夫气急败坏的将老婆婆推到地上。

“啊......孙女啊是婆婆没用,婆婆不仅救不了你,还讨不了公道。”老婆婆仰天长哭。

顾宁再也看不下去了,她将老婆婆就地扶起,柔声道:“婆婆,发生什么事了?”

“昨日我孙女说不舒服,我便带她来这医馆看,就是这人,给我孙女抓了一副药,嘱咐我,回家后立刻把药熬上,说是上吐下泻完就好了,我照着嘱咐一刻也不想耽搁,便熬了药给我孙女喝,我孙女喝完之后上吐下泻,后来跟我说她很困,想睡觉,我寻思着可能药起效果了,结果早上起来我孙女就......就......就没气息了。

我找他来理论,他还倒打一耙,还说我冤枉他,敲诈他,你说这还有天理吗?”

“你胡说!”周大夫暴跳如雷。

“我没有胡说。”

顾宁捡起地上的银票,“若不是心虚,会用银票来打发?”

“我是看她没完没了的耽误我生意,又看她丧孙之痛,想着她孤寡老人日子不好度过,才给了她的。”

“周大夫真是心善啊。”周围冒出这么一句话。

周大夫得意一笑,“我身为医者自然有着仁者之心。”

顾宁鼓了鼓掌,微微勾唇,“好精彩的一句话,竟然周大夫有着仁者之心,为什么不再看一下地上的这位小孩,或许她还有救呢?”

“她已经死了,看什么看。”周大夫怒。

顾宁笑了笑,“你怎么知道她死了?”

周大夫一脸不耐烦,“这不是废话吗?我刚才就看过了。”

“哦......”尾音拉长,顾宁碰了碰鼻子,“那是你自认为你看了,又不是在场的人看见你看过,你若是想想尽快了解此事,还不如诊断一次,确认给大家看,你们说是不是?”

她现在需要周围的附和之声,舆论让周大夫不能自处,没想到真的有人附和。

“是啊是啊!”

“周大夫就给再看一次。”

周大夫眼珠子转了转,顾宁说的话似乎有些道理,叹了口气,“也罢,那就让众人看清楚这小孩是不是死了。”

顾宁凑到老婆婆耳边说了话,只见老婆婆一直点头,后消失至人群。

然后顾宁蹲在一旁,看着周大夫的一举一动。

“死了。”

“那么周大夫认为她是因何病而死?”

“积食,肠胃不通,导致食不出腹。”

“那该用何药治疗?”

“因用苦草、山渣、小麦草、石膏、迷迭、熬药,导致腹泻便好。”周大夫想都没想直接说了出来。

顾宁又是一记微笑,“哦......那老婆婆刚刚说小孩是吃了你的药才导致上吐下泻很符合嘛。”

周大夫这次反应过来,没想到自己反被将了一军,瞬间怒了,“胡说什么呢?你有证据吗?”

“证据......”顾宁挑了挑眉,“证据来了。”

老婆婆端着药罐子火急火燎的跑来,刚刚顾宁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让老婆婆把药渣拿来,并且要最快的速度。

而出现时间刚刚好。

顾宁接过老婆婆手上的药罐子,举在他面前,指了指药罐里面的残渣,“这就是证据!”

周大夫立马慌神了,伸出手想将药罐子打碎,却被顾宁快速的把药罐子藏在背后。

“怎么?慌了?想将药罐子打碎?”顾宁冷语道。

周大夫脸色一冷,随即一脸得意,“你胡说什么呢!我刚刚只是想看看,你说这药是我给的有什么人证明?”

想抓他把柄?没门!铺里的伙计是一伙的自然不会出卖他,他在这立足了几年,早已扎稳脚跟,她们人言轻微,谁会相信。

“她就是证据!”顾宁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小孩。

周大夫脸色更是得意了,“她已经死了!”

死无对证知道吗?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顾宁挑了挑眉,“那如果她的指证,加上这罐药渣,还有婆婆的说辞,是不是就可以认定是你干的?”

“可她已经死了,还有什么用。”周大夫得意的笑,笑容更加肆意,还带用不屑的目光看着顾宁。

“好,大家帮忙作证!周大夫说如果小孩的指证加上婆婆的说法,还有这罐药渣就证明这事是他干的!各位可否作证。”顾宁眼神扫了一眼人群中看热闹的人。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鬼医小说
  2. 废材小说
  3. 医圣小说
  4. 圣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