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新爹上任,妈咪不要跑
新爹上任,妈咪不要跑

新爹上任,妈咪不要跑 小小微微雨 著

连载中 乔宁韩寻 妈咪 新爹

更新时间:2020-08-17 20:24:48
一场车祸,让儿子的身世暴露:什么?这人是你的新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唐诗语到的时候,谦谦正好一觉睡醒,觉得身上痛在哭闹。星姐将孩子稍稍扶起,哄了一会儿,喂了些粥。

“弄得这么严重?”唐诗语一走进门,就看到孩身上到处裹得都是纱布,心里一疼,声音也跟着哽咽起来:“这得多疼啊……”

乔宁跟她使了个眼色,笑道:“我们谦谦是最勇敢的,今天已经不很疼了,对不对?”

孩子原本哭得眼睛犯红,听到乔宁这么说,到底还是把泪水逼了回去,点点头。

唐诗语带了个变形金刚的大玩具,又带了几辆小车。虽然现在还玩不了,但孩子看到了情绪好了不少。

她又对乔宁说:“我也替你带了些吃的,这可是我亲自下厨做的你爱吃的。”

唐诗语是市场部的经理,平时工作很忙,今天是因为刚出差回来,偷了一天懒。原本想着约乔宁逛街,说些家常话,没想孩子出了车祸。

她一头干练的短发,白色不规则的上衣配着包臀短裙,显得很精干。

她俩是多年的同学和好友,多年来关系一直亲密要好。乔宁也不跟她客气,接过保温桶,把里面的饭菜拿出来就吃。

看唐诗语几回都欲言又止,乔宁忍不住了:“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一副快要憋死的样子。”

唐诗语看了床上的谦谦和星姐一眼,压低了声音:“怎么回事?老胡这几天来了吗?你们夫妻又吵架了?这么多年了累不累啊?再说,吵架归吵架,冷战归冷战,也不该不来管孩子吧?”

说起这件事,乔宁差点连吃饭的胃口也没有了。她垂下眼皮,没有作声。

唐诗语一看她这样子,心里就明白了大白。当即站起来:“又跟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在一起是不是?行,我去找他。我倒要看看,他是为了那个女人连儿子都不要了?”

乔宁连忙瞪了她一眼:“你给我站住!小声点!”

谦谦虽然才七岁,但也不是什么都听不懂。这么多年,他大部份时间都只能看到妈妈,爸爸就算回家,也总会和妈妈吵架。现在住院,他连爸爸的影子都没有瞧见。忍不住问:“妈妈,唐阿姨说的是真的吗?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

唐诗语刚才一时气愤,忘了顾忌孩子,这会儿后悔得要死,连忙解释:“不是,怎么会不要谦谦呢?谦谦这么可爱。大人之间有一些矛盾是正常的,谦谦乖……别担心。”

谦谦一脸失望加不高兴:“但我爸爸一直都没有来看我。”

乔宁心里一痛,放下碗筷走到孩子身边,摸了摸他的头:“爸爸昨天才来过了,但是当时谦谦睡着了,他工作忙,又回去上班了。”

谦谦眼中一亮,问道:“真的吗?”

乔宁点点头。

谦谦想了想,接着说:“那,下次爸爸再来的时候,妈妈你把我叫醒,行不行?”

乔宁笑道:“爸爸说了,这段时间都很忙,忙得每天要在公司睡,大概最近都没空再来了。谦谦,等爸爸不忙的时候,你的伤也好了……到时候,就可以见到爸爸了。”

这种话,谦谦从出生到现在,听了不下几百遍。他瘪了瘪嘴,虽然还是不太高兴,但也没再说话了。

乔宁把他交给星姐,没胃口也坚持把饭菜吃完了。

唐诗语不好再多问,叹了一口气,和谦谦说了一会儿话,坐在旁边刷手机。

一直等到乔宁吃完,她才抬起头:“要出去喝点什么吗?”

俩人去了医院附近的奶茶店。

六月多的正午,天气非常热,奶茶店里一个顾客也没有。唐诗语点了一杯冰咖啡,乔宁点了一杯珍珠奶茶。

唐诗语叹了一口气,说:“宁宁,我知道你不想提起老胡,我也烦他,但我就是担心你。这次又闹得很严重吗?谦谦出了这么大的事,他都不过来。他真的要为那个女人跟你……离婚了?”

乔宁吸了一口奶茶,调整了一下情绪,才尽量用听起来平静的声音说:“离婚也没什么大不了,我早就想离。如果不是家里人一直在劝,说什么离了婚孩子遭罪……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样。”

唐诗语忍不住拍了拍桌子,骂道:“那个贱货到底有什么好的?把老胡弄得五迷三道的……真想把男人的头掰开,看看里面装得都是不是屎!好好的家不要,要去找野的!气死我了……这次又是为什么事闹起来了?”

乔宁沉默了半晌,才说:“谦谦……血型和我们对不上。他可能……不是胡君昊亲生的。”

唐诗语瞪大了眼睛,嘴唇颤了颤。

乔宁抬起头来,见她嘴唇上的血色都退了下去,脸上表情就像是刚见了鬼一样。无奈道:“你也不用吓成这样……其实我都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在我的记忆里,我明明就只有过他一个男人。诗语,你帮我想想,我是不是有哪次喝高了……做了些……”

话说到这里就没再说下去了,后面的意思她相信唐诗语也懂。

唐诗语不自觉地端起杯子喝咖啡,乔宁发现,她的手都抖了起来。

“你怎么了?”乔宁伸手,摸了摸唐诗语的额头,发现她在冒冷汗,担心道:“你哪里不舒服吗?”

唐诗语把咖啡咽下去,又连着吸了两口气才开口:“我真的被你吓了一大跳……可是这种事情,你怎么倒问起我来了?你自己……好好想想?”

乔宁拧起眉,盯着唐诗语看了一会儿,直言不讳:“诗语,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我看你很奇怪啊!”

唐诗语放下杯子,严肃道:“我看是你自己很奇怪吧?如果谦谦真的和胡君昊没有血缘关系,那最清楚他亲生父亲的人,不就是你吗?你倒来问我!说真的,你……真的半点印象也没有?”

乔宁平时要带孩子,夜生活少得可怜,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而且依照谦谦的的出生日期,只有可能是毕业聚会那一天晚上和胡君昊怀上的。

除非……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妈咪小说
  2. 新爹小说
  3. 符师小说
  4. 掌心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