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一窝特工萌宝找总裁爹地来讨债
一窝特工萌宝找总裁爹地来讨债

一窝特工萌宝找总裁爹地来讨债 七月十一 著

连载中 迟沐晚薄西琛 萌宝 特工 总裁 爹地 总裁爹地 特工萌宝 讨债

更新时间:2021-02-19 17:22:54
“不逃了?”“不逃了,我老公长得帅,身材好,我眼瞎才想逃吧。”重活一世,迟沐晚发誓要让害得她家破人亡的人付出惨痛代价,报仇的同时不忘抱紧老公大腿。抱大腿,有法宝,亲亲抱抱举高高绝对管用。“老公,你累吗?我给你按摩吧。”“老公,你饿吗?我给你准备吃的。”传闻中,杀伐果断,高冷无情的男人化身宠妻狂魔,将她宠在心尖上。某天:“薄总,夫人离家出走了,她说太累,需要一个人好好休息。”一个小时后。迟沐晚望着门外的男人,震惊道:“你怎么在这?”男人将她堵在门板上:“老婆逃到哪儿我追到哪儿......”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19章游戏

“吸牌游戏,规则很简单,就是咱们嘴对嘴传递纸牌,跟随着音乐一个一个传递下去,要保证纸牌不掉下去,掉了两人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秦欢说完后,她的那些朋友们跟着附和,“什么惩罚啊。”

“牌掉下去后,要么喝酒要么接受抽奖惩罚,抽到什么就得按照纸条上的要求完成任务。”

听完规则惩罚后,大家似乎对这个游戏很感兴趣。

很快便围成了一个圈。

迟沐晚坐在沙发上,薄唇抿了抿,想到自己和秦欢玩游戏,她就跟拜了倒霉神一样。

心底不由得有些忐忑。

秦欢站起来,让服务员将桌面收拾干净,便拿出一张牌,“不会有人玩不起吧?”

迟沐晚很想说她可不可以不要玩,还没张口,秦欢就将她的话给堵死了:“你不要一副上战场的表情,有这么帅的老公坐镇,怕什么。”

说完,望着薄西琛:“晚晚老公,你不会玩不起吧。”

薄西琛闻言,侧眸睨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我没问题。”

“好嘞,第一轮便从我这个发起人开始了。”秦欢说完,示意服务生帮忙放音乐。

她用嘴吧吸住牌朝着递给迟沐晚,迟沐晚递给薄西琛,转了一圈下来后,再次轮到迟沐晚。

她从秦欢那里吸过来牌后,转过身,谁知薄西琛靠她太近,抬眸的视线便落入他幽暗而深邃的眸底。

一瞬间的愣神,嘴唇上的牌蹭的一下掉了。

而薄西琛恰巧将唇凑了过来,没了纸牌,两人的唇紧紧的贴在一起。

迟沐晚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甚至忘记移开唇瓣。

“输了,输了,你们要接受惩罚了。”

起哄声将迟沐晚的思绪拉了回来,她转过身,面上有些尴尬。

她侧眸看了薄西琛一眼,抿了抿唇,“老公,咱们要喝酒还是抽签?”

“你决定。”

秦欢看着两人的相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凑近她耳畔:“你刚才不会是故意掉牌,趁机吃你老公豆腐吧?”

迟沐晚的脸瞬间红了,好在包厢的光线比较暗,看不真切。

“我才没有。”

秦欢只笑不语,“晚晚,想好什么惩罚了吗?”

迟沐晚望着面前一桌子的酒和抽签的盒子,想到惩罚是针对两个人,这倒是一个和薄西琛增加感情的好机会。

想到这,她语调淡缓的说:“抽签吧,我老公开车不能喝酒。”

“喝酒了可以叫代价呀,抽签可就相当于大冒险了。”

迟沐晚故作有些犹豫了下,侧眸:“老公,你觉得喝酒好还是抽签好。”

“抽签,晚上回去我还有个视频会议。”

决定好抽签以后,迟沐晚将手伸进盒子里抽出一张纸条。

看见上面的要求后,神色蓦地顿住。

这运气也忒好了点吧。

秦欢将纸条拿走,看完上面的内容,“啧啧”了两声:“舌吻两分钟。”

话音落下,其他人跟着起哄,“舌吻舌吻......”

迟沐晚转过身望着薄西琛:“老公,我这手有点背。”

薄西琛一言不发,伸手将她搂住,然后堵住了她的唇。

两分钟结束。

“哇靠,竟然还不让人看。”有人抗议说。

迟沐晚羞红着脸,“反正已经亲吻到了,又没说对着你们亲。”

秦欢看了两人一眼,唇角微扬:“好了好了,咱们接着来。”

第二轮逮住了秦欢的两个男性朋友,他们选择了喝酒三杯。

第三轮的时候,迟沐晚将牌传给薄西琛的时候,他却没有接住,所以又轮到他们。

迟沐晚依旧抽签,这次是抽到的问题,两人各自问对方一个问题。

迟沐晚望着薄西琛,问了她两世都想知道的问题:“老公,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第一次见你。”薄西琛回答。

迟沐晚很想问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可没有继续的机会。

接下来轮到薄西琛问迟沐晚,“老婆,嫁给我后悔吗?”

“不后悔。”

秦欢将他俩的神色看在眼底,继续开口:“继续继续。”

接下来的游戏,迟沐晚和薄西琛配合的格外默契,没有再掉落过牌。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十点。

迟沐晚想到薄西琛说晚上有视频会议,便朝着秦欢开口了:“欢欢,你已经看完他了,我老公还有视频会议,我们可以走了吧。”

秦欢点头,起身朝着其他朋友开口道:“今天就到了这里了,咱们下次再约。”

一行人离开包厢,薄西琛率先一步去结账。

“你老公真上道,我看得出来,他是真心对你的,你要说你们是被逼联姻,我还真不信,他看你的眼神温柔宠溺得让人酸。”

迟沐晚唇角勾了后,没想到秦欢第一次见薄西琛,都看得出来他爱她。

而她这个当事人,却是在死过一次后才发觉他的爱。

迟沐晚抬眸看向正在结账的男人,唇角扬起一抹弧度:“他对我真的很好。”

好到可以为了她,连命都不要。

秦欢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好好珍惜,顾年华那个渣渣可配不上你,我看好薄西琛。”

迟沐晚收回视线,“我知道。”

两人说完话,薄西琛也已经走到了她们面前。

三人一起走出暮色。

迟沐晚望着秦欢:“我们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叫了代驾,人已经等在那边了。”

迟沐晚侧眸看向秦欢的车,那里的确站着一位穿着代驾衣服的女人。

“那我们先走了。”

薄西琛为迟沐晚打开车门,饶过车身准备上车的时候,秦欢忍不住开口了:“薄总,好好对晚晚。”

薄西琛步伐微顿,点了点头一字一顿道:“我会的。”说完,弯腰上车。

“老公,你晚上的会议是几点开始,来得及吗?”

话音落下,前面开车的司机突然开口:“夫人,薄总晚上没有安排会议呀。要是有会议,我不会不知道。”

迟沐晚错愕的望着薄西琛:“你在暮色不是这么说的吧。”

薄西琛冷冷的睨了前面开车的沈泽,眼睛也不眨的说:“哦,我记错了。”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萌宝小说
  2. 特工小说
  3. 总裁小说
  4. 爹地小说
  5. 总裁爹地小说
  6. 特工萌宝小说
  7. 讨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