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许一人白首不离
许一人白首不离

许一人白首不离 林恩旭 著

已完结 左未央陆城

更新时间:2021-03-05 17:25:36
七年前,陆城高冷地对她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地说:“我从来都没有一点点喜欢过你。”七年后,高冷的陆城在她面前再无任何骄傲地乞求:“今生今世,我陆城注定是为未央而生的,我头一回居然是那么感激这个世界,让你能够出现在我身边,救赎我,改变我,创造我。”可是啊,这七年里,她也遇上了一个如她爱陆城一般不求回报爱她的少年,心中的城池成了无边的梦魇,明媚的少年为她而死,只留下心脏还在她的胸膛跳动,直到有一天真相大白,就连一向最自若无畏的陆城也无力回天,他失去了一个为他可生可死的人,而他,居然都不知道。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纪唯曾经是孙莞儿的心理医生,当年孙莞儿的死,对她的职业生涯也曾造成过一定的伤害,陆城虽无情,却相当有担当,把这些都记得很清楚。

“陆总是在认错吗?”纪唯不可思议地说,“还真是……令我惶恐不已。”

“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陆城淡淡,他的睫毛很长,在咖啡厅里昏黄光线下尤其明显,几乎能用妖娆来形容。

纪唯看着他,忍不住又想起第一次看见他的样子,他带着孙莞儿找到自己,根据资料,那个女孩走到哪里都需要依偎在他怀里,否则就要寻死觅活。她的心中尚还不屑,可是就在抬头看了他一眼之后,仅仅只是那一瞬,就觉得,自己好像也得了同孙莞儿一样的病。

如今他还是那样,可自己却已三十岁,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只能苦笑出来,还真是个……男祸水。

孙莞儿死后,孙家把丧女的责任都归结到了陆家的头上,就连陆家二老的葬礼都没有来,不过倒是再也没有找他的麻烦,大概是觉得陆家遭到的报应已经足够了。

所以一谈到孙莞儿的死,陆城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的父母,神色更加不好看,有些阴鸷气散发出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纪唯忽的一下笑出来,三分狡黠,七分苦涩。

“我想做什么?”她举起自己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正是录音画面,“陆夫人的嫂子可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联系到陆夫人并不算什么难事,你说,如果我把陆总缅怀孙莞儿的这段音频发给她,她会有什么反应?”

“你……”

陆城眸色陡然一沉,好个纪唯,这个女人,竟然事到如今还一心千方百计地对付自己。

笑意冷得骇人:“好啊,你大可以试试。”

纪唯仍是笑,她大概真的快要成为第二个孙莞儿,为了陆城什么手段都用尽了,如此卑微低级。“陆总真的不在乎?”

“自,便。”陆城咬牙,径自起身,不打算和这个疯狂的女人继续谈下去,只是临走之前,还留下了最后一句话,“但是对于会造成的任何后果,我希望你都做好了承受的准备。”

纪唯笑得明艳动人。

她当然早就做好准备了,最坏的打算,还能坏得过孙莞儿?至少还能让他记一辈子,多好。

——————————

晚饭没有等来陆城,左未央一个人随意清淡地吃了点,就回到了房间看书,只是书没翻了几页,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一段音频。

既没有署名又没有题目,她还以为是别人发错了,可是偏偏又抵不过好奇,顺手打开,而当里面的声音一出来,她就知道,对方一定没有发错。

“你好好的提她做什么。”

“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莞儿。”

“……”

愧疚后悔的语气,是她从来没有从陆城口中听到过的。

孙莞儿,他果然还是爱着她。

心口微微有点疼,是昨天晕倒后还没有养好精神。不行,她不该让阿哲的心脏受苦,他爱着她又如何?又不关自己的事。

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觉得有些累,门却忽然开了,猛地回头,竟然是陆城正好回来。

左未央连忙让自己看上去自若些,把手机关好,坐在床上抬头看他。

“回来了?”

陆城一身西装笔挺,正脱下外套挂到了衣架上,一面扯领带一面朝她走过来,看上去略有些烦躁。

烦躁的陆城,让左未央看着就心头一紧,又回想起新婚那夜他突然压着自己的样子,不由得慌起来。

在他面前,总是一切的伪装都自乱阵脚,陆城斜她一眼,极淡地问:“怎么了……有话要对我说?”

纪唯那个女人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想来音频应该也已经发给她了,她应该也已经听了,说实话,他居然切切实实地有一些紧张。

左未央连忙摇头:“没有……”

只是否认的话刚说来就觉得好笑,明明是他记挂着别人被自己得知,怎么反倒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

“没有么?”他自言自语似的说,居然诡异地透着些许失落,到底是她没有听到那段音频,还是……她根本不在乎?

“那么,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陆城坐到床边,左未央下意识地往里一缩,他眼中清晰地闪过一道失落,随即露出了寡淡的笑意。

“你还记得,七年前……孙莞儿吗?”

左未央霎时抬头,不敢相信他会主动和自己提起这个名字,结结巴巴地小声说:

“记得。可是,你……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起她?”

陆城坐在床边侧头看她,眼眸透彻得一如年少。

“其实当年……”他清晰地犹豫了一下,才像是下定了决心,终于缓缓说出,“是因为莞儿得了病,离不开我,这是我欠她的。所以我必须要亲自带她去看病,所以,没有办法,我只能拒绝你。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个时候你会走……”

左未央先是疑惑,随后更深的迷惘,最后终于听明白了,愣了三秒,恍惚间笑出来。

——————————

七年前,左未央这辈子最念念不忘的那一天。

是个大雪天,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都赶着回家,或者等着爱人或亲人来接他们回家。

左未央蓦然收回望着一双双离开的背影,彼时正值她病最重之时,家人已不准她出门,她是偷偷溜出来的。猛然间像是要咳嗽,却又习惯性隐忍地拼命忍住,只轻轻地从喉咙里发出了几声微不可闻的声音。

陆城的眉宇好像略微皱了一下,但也只是用看似平常的,用最无波澜的语气讲了一句:

“先到那边躲躲吧。”

他说完便走,楚未央无声地跟上,顺着他刚才淡漠的眼光看向的咖啡厅的露天座椅走去。

之后两人坐下。

这场谈话,从开始到现在,左未央仿佛只是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鼻尖,明明是她叫他出来的,现在却好像连正视他一眼都不敢。

而陆城,似乎是在看向自己对面的人,又似乎只是将目光堪堪略过左未央的脸,去看着这个城市漫天的雪。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仙魔小说
  2. 弃少归来小说
  3. 太后小说
  4. 鱼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