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爷爷说这三炷香不能灭我为爷爷守灵那晚
爷爷说这三炷香不能灭我为爷爷守灵那晚

爷爷说这三炷香不能灭我为爷爷守灵那晚 尘二二 著

连载中 李十一赵曼 爷爷

更新时间:2021-03-05 17:28:48
一眼看富贵,两眼断生死。从看出女神有灾祸开始,李十一踏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死亡之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11章

万灵邪,指的是被万千怨鬼活生生咒死的生灵,准确一点讲,就是上万的鬼怪缠身,不得解脱、不得轮回,永世受到诅咒。

寻常人被一个鬼怪缠身就痛不欲生了,更何况是上万的鬼怪?

我立刻想到了万人坑,万人死亡之地才有可能出现万灵邪。它有可能是活人误入万人坑,被缠住咒死,也有可能是有灵性的动物被咒,比如猴子。

但无论是人是猴,万灵邪已成,身负万千怨鬼之邪气!难怪昨晚显邪是满地的尸体,那分明是万人坑的惨状!

我当场感觉生无可恋,因为要解决万灵邪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利用术法灭了它,二是帮它解除诅咒,也就是要超度上万的怨鬼。

当今世上,恐怕无人能灭万灵邪,我爷爷见了都要高呼一声不可战胜。

而超度上万的怨鬼,姑且不说行不行,累都要累死!

“李大师,你脸色很差。”吕老板见我变了脸,不由关心了一句。

我正要回话,包厢大门忽地被撞开,一个衣着华丽身材高挑的妇女带着一大帮人冲了进来。

吕老板脸色一寒,起身喝道:“黄雅雯,你干什么!”

来人正是黄雅雯,她手眼通天,估计已经接到一些消息了。

“我倒要问问你吕秀林,偷偷见风水师做什么!”黄雅雯一双丹凤眼狭长,阴沉地扫了我一眼。我观她面相,心里有了一番计较。

“你问我?你自己干的好事不知道吗!”吕老板见状也知道躲不过了,他常年受到压迫,一举一动都逃不过黄雅雯的监视,现在无谓退避。

黄雅雯冷笑一声:“我还真不知道**了什么,你吕秀林当年一个穷小子,要不是我接济你,你能混到今天的地位?”

“黄雅雯,你看中的是我吕家的财运,真以为我不知道?”吕秀林虎目一瞪,霸气十足。

黄雅雯脸色一变,她身后的保镖们也不敢妄动,有些畏惧吕秀林。

吕秀林继续道:“你这个毒妇,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害,你怎么如此狠心!”

面对吕秀林的喝骂,黄雅雯很快冷静下来,直接甩出一张离婚协议书:“我不想多说什么,你拿十亿走人,回你的湘西老家去!”

她已经改命成功了,无需再依靠吕秀林。

吕秀林眼中满是悲凉和愤怒,连点三个头:“好啊好啊,我将祖坟迁回湘西,看你怎么聚财!”

黄雅雯阴险一笑:“你随便迁,两个老杂种我还看不上呢。”

她有恃无恐,口中的老杂种自然是吕少爷的爷爷奶奶,他们是关键,正是他们安葬在账内夫人的风水宝地,才能让吕家财运一步步转移到黄家身上去。

“迁祖坟已经没用了,账内夫人格局已成,除非把山炸了。”我提醒吕秀林。

吕秀林咬牙彻齿:“那我就把凤头山炸了!”

“你敢!白纸黑字写着,凤头山是我的财产,你敢炸我就敢告你,让你坐牢坐到死!”黄雅雯搬出了法律武器,她早就谋划好了一切,根本不怕吕秀林。

“你!”吕秀林怒火攻心,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

输得太彻底了!

“黄雅雯,你不配当我母亲!”这时,外面又来了一群人,却是吕少爷,他还缠着纱布,身边还跟着一群公司股东,个个脸色怪异。

黄雅雯目光一凝,逼视众股东:“你们来做什么?逼宫不成?”

众股东干笑,不敢作声。

吕少爷则喝道:“谁才是吕氏集团真正的主人,大家心知肚明,今天我就是要逼宫,你把集团还给我父亲!”

“好啊,我倒要看看,谁敢跟我对着干!”黄雅雯宛如一只大猩猩,怒视众股东。

一众股东笑得更加尴尬了,一个老资历的股东摆手:“夫人,我们是少爷叫来吃饭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先告辞了。”

一众人一溜烟走了。

吕少爷脸色发白,想挽留都留不住,他的逼宫计划太仓促了,根本不可能成功,我估计他只是硬着头皮一试。

黄雅雯大笑,看向吕少爷:“吕国华,我对你爸没有一丝感情,只觉得他恶心,生了你我也不觉得开心,是你投错了胎!”

吕国华听得双目发红,几乎咬碎了牙齿。

“那妹妹呢?她也是我爸的孩子,你怎么不讨厌她?”吕国华厉声质问,吕秀林也盯着黄雅雯看。

黄雅雯眼眸中闪过一丝不自在,随即冷笑:“帐内夫人旺女,小莉作为我的后代,能享受最大的财运,我自然喜欢她!”

这个理由看似解释得通,但实则不然。

我插话:“黄雅雯,小莉并不是吕老板的亲生骨肉,你早就出轨了,跟别的的男人苟合了。”

“什么?”吕秀林和吕国华同时惊道,不敢相信地看我,又怒目看向黄雅雯。

黄雅雯勃然大怒:“你胡说什么?我出轨?我撕烂你的嘴!”

吕氏集团是个大集团,黄雅雯作为女主人,如果出轨了,那于情于理都是会受到谴责的,到时候离婚也会处于劣势,吕老板甚至可以直接起诉她,让她净身出户,因此她急了。

“你凤眼狭长,眼角长红痣,嘴角上扬有细纹,此乃桃花犯体之命相,我刚才又观你神光,内有黑红之气,可见是烂桃花,你结了婚还有烂桃花,不是出轨是什么?”我冷喝道,这个女人太不要脸太歹毒了。

“你说什么鬼话?把他给我丢出去!”黄雅雯怒急,命令保镖抓我。

吕秀林当场拍桌:“我看谁敢!”

吕秀林天生王霸之气,又是吕氏集团名义上的总裁,保镖还真不敢动。

场面就僵持住了,黄雅雯脸色越来越难看,吕国华则提醒我:“李大师,待会打起来你先跑,免得伤了。”

我说无妨,有人会保护我的。

我说着看了一眼门口,王东那个胖犊子正在看戏,还朝我使眼色。他那么大一坨,打起来直接冲进来扛我跑就行了。

正盘算着,王东忽地被一个人撞了一下,直接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吃屎,不由大骂:“不长眼啊?”

却是一个西装男人,他也摔了,但头也不回,爬进来就叫:“夫人老爷,大事不好,小姐......”

西装男人说了一截才察觉气氛不对,不由闭了嘴,急切地看吕秀林和黄雅雯。

吕秀林沉住气:“到底怎么了?”

“我不敢说,先让其余人下去吧。”西装男语气纠结。

黄雅雯不耐烦喝道:“要说就说,不说就滚!”

西装男吓了一跳,硬着头皮道:“小姐在车里跟她那五十多岁的司机苟合,被人拍到了,司机还说是小姐主动的。”

“你放屁!”黄雅雯暴怒,一巴掌抽西装男脸上:“我女儿是大家闺秀,女中强人,怎么可能跟司机苟合?”

“我妹一心扑在事业上,对男女之事嗤之以鼻,怎么可能勾引司机?”吕国华也忍不住了,为妹妹打抱不平。

西装男捂着脸,嘴巴冒血:“是真的,公司花了大价钱才暂时压下消息,老爷夫人得赶紧去处理这件事,不然被曝光了就麻烦了。”

“我去!”吕国华不敢犹豫,赶紧出去了。

黄雅雯掏出手机问了问,然后一个电话打给了她女儿,劈头痛骂:“你这个**的女人,怎么能干那种事?”

她三句不离粗口,把女儿骂得狗血淋头。

我心下却是了然,知道帐内夫人起作用了。

松树一死,帐内夫人就无遮无拦,那巽位风荡之气全部加持在了吕小姐身上,她是黄家后代,最遭重。

门口王东朝我竖起大拇指:李哥吊!

随后他整理一下衣领,大步而入:“吕老板,按照我们李哥的话来说,以后帐内夫人只旺黄家女人了,黄夫人赚大了。只可惜帐内夫人有个气口,乃风荡之位,这黄家女儿以后不知道要便宜多少男人啊。”

黄雅雯是信风水的,一听这话当即脸色发白,声嘶力竭道:“你们干了什么?我饶不了你们!”

“风水得天地之造化,不是凡人能轻易更改的,你以后会越来越旺,但你再也生不出儿子了,而你女儿、孙女、重孙女,全都是风荡之人,不堪入目。”我摇头道。

黄雅雯张大嘴哈气,身体颤抖了起来。

“而且你说你女儿是吕老板亲生的,那就更加严重,吕家会越来越衰,会被帐内夫人煞气所伤,你女儿也是吕家后代,逃不掉的。”我故意这么说。实际上是编的。

黄雅雯已经失了智,双目发红昂头看我:“小莉不是吕秀林的,是我和别人生的,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救她!”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爷爷小说
  2. 前妻有毒小说
  3. 毒医嫡女小说
  4. 苗疆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