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男生频道 > 悬疑灵异 > 易闻录
易闻录

易闻录 黄辰夜里 著

连载中 甜易姬岚

更新时间:2021-04-14 18:24:12
在荆楚等地,人们多敬畏鬼神,也喜欢供奉各种鬼神精怪,甚至是日月星辰、草木花石他们也都愿意相信,并且虔诚的供奉。在九九年的时候,甜易跟着工作单位,一起去到了荆楚之地,对一座古墓进行探索。然而当他们的考古队伍挖掘出大量古代青铜器之后,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事故,不仅工作进行不下去了,还发生了死人事件。只是看到那些尸体的时候,甜易一度不敢相信,那些发黑的尸身,是他们的工作人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古人说“楚地多巫风,江南多淫祀”。

荆楚巫文化流行,当地人敬畏鬼神,喜欢供奉各种鬼神精怪,他们供奉的神很多,日月星辰、老树、石像,精怪神仙,都有可能供奉。

1999年,我跟随考古队到南方工作,就遇到了一件怪事,地点是竹山县偏南的一个乡村,就叫白庙,当地交通很不便,但民风淳朴,大概是第一次见大规模的考古队到乡下工作,村民都好奇的来围观。

楚地在古代是楚国的古都,而我们这次考古的事项,也跟楚国墓有关,而楚国墓的位置,就在白庙乡的一条河里。

水下发掘工作已经进行到了半个月,其中出水了大量古代青铜器,最为显眼的当属四尊青铜兽,个头快赶上1939年出土在豫州的国宝司母茂鼎了,所有人都很兴奋,期待墓里还能有更多的新发现,或许这样一来,这又能成为一件轰动考古界的重大发现。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我们的考古队出事了。

那是在捞出青铜尊的第二天晚上,白庙河里忽然变得很浑浊,还隐隐发臭让人无法下水进行打捞工作,拖延了我们考古队的时间。

因为河水变化的事情,当晚我们考古队的领头人都在商量这件事情的应对方法,但我不知道是不是吃坏肚子了,就跑出去找地方方便,在离我们考古队驻扎的营帐不远处有一片特别茂密的芦苇丛,我上完厕所要离开时,忽然看见河道里有一些黑色的东西往岸上游了过来,等出了水面时,更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留下观看了一番,却见那些上岸的神秘物个头都像小孩般大,浑身漆黑发臭,我在老远都能闻到这股怪味,简直比屎还臭,夹杂着一股腥味。

那些小孩一样的东西大都在岸边徘徊,翻石头扒草丛,找一些小虫子吃,我看得这场面诡异,心中不禁好奇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等那些小东西吃饱后,又回到了水里,河边被它们弄的乱七八糟,我见那些小东西也走了,正准备走,却转身撞到了一个人,把我吓了一跳。

“你是谁啊,大半夜吓死个人了!”我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的老头愤怒地说到,他是真的吓到我了。

老头没回我话,只是白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芦苇丛,完全无视我的愤怒,这老头不会在我刚才方便的时候他就在这了吧!

我追出去,想质问这老头,大晚上跑来这干什么,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让对方占?完便宜走人!

我追到那老头身后,伸手想去拽对方的领子,想给他点颜色看看,就在手刚要触碰到对方的衣服时,老头身体一晃躲了开去“你个毛丫头可别得寸进尺,你们的人要出大事了。”老头冷声哼到,背着手离去,弄得我一脸莫名其妙,等缓过神来,老头已经在黑暗中消失不见了。

当我回到营帐外面时,却看见所有人脸色凝重,都围在一间营帐外,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引得他们围观。

“发生了什么?”我问同事,怎么我刚才出去还好好的,现在回来就个个都神情古怪。

“出了点事……你自己看吧。”一个同事对我说到,仿佛不愿多提及。

我挤开人群,发现帐房里围了几个人,而他们的面前,摆着一具黑色的尸体,我走过去,看清了那具摆放在台架上的黑色尸体,身上的衣服是我们考古队的工作服,很明显这不是古尸,但人的尸体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变成这个样子啊。

见所有人脸上都挂着奇怪的神情,我忍不住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都说话啊?”

我有些怒,毕竟在考古队工作两年了,与大家都相熟,这点发言权还是有点,大我一辈的刘叔是我们考古队这次的领头,也是一名教授,他见我回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我。

原来,这件事跟我刚才看到的那些神秘小东西有关,而躺在台架上的这位同事,就是遭到那些小东西的攻击,才变成这个样子的,等人被发现抬回来时,就变成这么一副模样了。

我觉得有点寒颤,原来那些小东西这么可怕,如果我刚才也想着去抓一只看个究竟,那么我也跟这位同事一样了,真没想到这些小东西这么毒。

但,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为了防止再有考古队的人出事,我们的工作地点暂时搬到了村中那些村民的家里,因为河中有那些不明生物,所以我们的考古工作暂停了,领头们要去县里给上面写报告,因为交通不便,我们一部分人留在村里看守和处理那些打捞上来的青铜器。

我闲得忽然想起那天晚上遇到的老头,他说我们的人要出大事,他怎么知道我们的人要出事?难不成他知道什么?

想到这我就又来了好奇心,在村里找人打听这个老头,还真让我打听出了一些事情。

我遇到的那个老头姓赵,因为这个人比较神秘,独来独往,还会些本事,当地人比较封建迷信,家里有点事都会去找老头,所以人家都喊他赵爷。

而赵爷住的地方,却离村子比较远,听村子里一些人说,赵爷祖辈在这地方住了好几代了,颇为神秘很少与人交流,我要是去拜访的话也不一定能见得着。

谢过了老乡,我打算去会一会这位赵爷,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又知道些什么事情,这老头家都在这村里居住了好几辈了,我瞅他那样该不会是盗墓贼吧,早就听说一些盗墓贼会世代居住在古墓旁边,靠这古墓发家致富,而那老头行为可疑,我觉得有必要去看看。

当晚我就喊了一个同事小李跟我一起去,这个小李平时总是嬉皮笑脸的,原本读的是历史系,但后来却迷恋上了考古,毕业后也来了我们考古队工作,跟我也蛮聊的来。

“唉你说这事挺怪啊,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那种死法。”小李跟在我身后不停叨叨,讨论着那个同事的事情。

“别说你,我也第一次见,确实挺吓人的。”我说到,按照村民的口述找到了赵爷家,那是一个盖在小树林里的屋子,门前院里种满了各种花草,还养了两只大白鹅。

见了我和小李这两个陌生人,两只大白鹅探出脑袋从窝里看着我们,而赵爷,也等待多时了。

喝着泡好的茶,赵爷道:“我知道你们要来,恭候多时了。”

“早听闻村里人说赵爷您能掐会算,没想到早就料到晚辈会来拜访,还特意备了茶水。”我说到,放下茶碗,等待进入话题。

“老夫终究是一把年纪了,有些事情,还得靠你们这些后生去做,你不是想知道那河里的东西,和你同事的死么。”赵爷说到,直接步入话题。

“那河里的东西,叫胎虫,就是从你们挖的古墓里跑出来的,只在夜间出没,开始只是吃一些小虫小兽,等时间长了,就要开始吃人了,而胎虫身上都附有毒,碰到也会死人。”赵爷喝了一口茶说到。

“胎虫,还有这样奇怪的东西?”我问到,陷入一丝沉默,原来老头子那天晚上是为这事儿去的。

我问赵爷有没有对付胎虫的办法,赵爷听了却大骂我:“还想着挖下去?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非要做这挖坟掘墓的事,你们摊上大事了!”

“不是,您别误会,我知道这是我们的错,但您也说了那些胎虫过不了多久就要开始害人了,咱也见识过它的厉害了不是,所以得想个办法除掉它们啊。”见赵爷激动的唾沫星子都溅到我脸上了,我赶紧把自己的想法解释给赵爷听。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锦绣小说
  2. 厨娘小说
  3. 暖宠小说
  4. 异世界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