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现代言情 > 婚浅情深傅先生别来无恙
婚浅情深傅先生别来无恙

婚浅情深傅先生别来无恙 非烟 著

连载中 云舒儿傅瑾南 情深 傅先生 别来无恙 先生

更新时间:2021-04-15 17:36:38
“云小姐,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胃癌晚期。”云舒儿脑子犹遭雷击,她睁大眼睛看着桌上的化验单,手抖得不成样子。结婚三年,他厌恶她入骨,知道这件事,恐怕连做梦都会笑醒。这样一个男人,却在她死后红了眼……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云小姐,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胃癌晚期。”

云舒儿脑子犹遭雷击,她睁大眼睛看着桌上的化验单,手抖得不成样子。

医生一推眼镜,满脸惋惜道:“还有你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但是这个孩子恐怕......你还是回家好好跟你先生商量一下吧。”

孩......孩子?

她难以置信的表情近乎呆滞,人更是从椅子上滑落跌坐在地,嘴里失神道:“怎、怎么会这样?”

“云小姐!云小姐!!”

医生护士慌慌张张的赶来扶起她,但云舒儿什么都听不到,她身子瘫软着,脑子里反复回响着医生说的话。

胃癌晚期,怀孕,一个多月了......

从医院里出来,云舒儿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手里拿着令她绝望的化验单。

呵,真是可笑,三年前她为了能跟傅瑾南结婚不惜拿一夜情的事逼他就范,明知道他喜欢继妹云雪儿,却还拿云雪儿白血病的事要挟他。

她费尽心思,跟家里撕破脸才换来了这场婚姻,婚后她辞去了工作,在家当个家庭主妇,像个保姆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他,

这一切没换回他一句好话,反而是她这三年因为要不停的给云雪儿献血,导致身体虚弱,厌食,犯困,日积月累最终落得个胃癌的下场。

想到这,云舒儿再也忍不住,蹲下身子抱头痛哭,泪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掉,惹得行人们纷纷侧目。

云舒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时,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在耳边响起。

下车的男人如同暴怒的雄狮,他狠狠摔上车门,带着满身煞气走到云舒儿身旁。

“你死哪去了?!知不知道雪儿现在在医院危在旦夕?!”

傅瑾南使劲拉起她,脸上的狠厉有片刻停顿,“你哭什么?”

云舒儿看着眼前这张异常俊美的脸,心痛的有些喘不过气,他果然只会紧张云雪儿,只有云雪儿出事了他才会想起她这个同父异母的移动血库。

“瑾南,我......”

傅瑾南一听她开口就心烦,他粗暴的拽着她的手臂将人拖上车,语气冷厉警告:“先去给我把血献了,雪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云舒儿被他捏得手臂泛疼,被塞进去时头还撞到了车顶,但这些他全都没注意到,包括她手上拿的化验单。

苦涩难言的滋味在心里泛滥成灾,云舒儿默默把化验单放进了包里。

车子拐入医院,傅瑾南这一路从未回头看她一眼,他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眼底的担心和着急她半分不曾拥有。

“赶紧下来!别让医生等急了!”

傅瑾南拖拉着她,不顾她踉踉跄跄的身子,云舒儿看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不自觉哭出了声。

他回头看她一眼,眼底流露出不屑:“有什么好哭的?你当年不择手段跟我上床,我娶你不过是看在你对雪儿的病有那么点用处,不然我当年就直接把你送进监狱。”

当年......

云舒儿嘲讽的勾起嘴角,无力道:“如果我说当年不是我下的药你会信吗?”

傅瑾南冷笑一声:“放眼整个帝都谁不知道你云家大小姐是什么脾性?厚颜无耻不说,追个人闹得满城皆知,不是你还能是谁?”

“我是喜欢你,但我不是毫无分寸的人,下药这种事......”

“分寸?”他无情打断她,目光幽冷,“你要是有分寸就不会拿雪儿的病来为自己铺路,仗着血缘关系来逼迫我们分手!”

他最后两字几乎是声嘶力竭的高吼,不用想都知道他有多愤怒。

云舒儿无可辩解,她垂下眸子掩去眼中的悲伤,乞求道:“那看在我是你妻子的份上,今天不抽血可以吗?我实在是不舒服。”

“你说呢?”他声音忽然变得冷漠,将她一把甩到椅子上,对一旁吓了一跳的护士说道,“抽!给我有多少抽多少,她是雪儿的姐姐,不用担心适配的问题。”

抽血的小护士哆哆嗦嗦的拿着针头,见她脸色实在白得可怕,好心道:“小姐你没问题吧?”

云舒儿还没说话,傅瑾南就冷嘲热讽的开口:“她能有什么问题?身体好到去勾引男人,花样心机多得数不过来,让她献血救人那是再给她积德。”

这话像根毒刺深深扎进了她本就脆弱不堪的心脏,酸涩和沉痛蔓延到四肢百骸。

“抽吧,我没事。”

反正她也是个将死之人了,就是可惜了,她和他的第一个孩子,她期待了那么久,等了那么久居然等来了这样的结果。

小护士犹豫了下,将锋利的针管插入皮肤,鲜红的血液引入针管。

云舒儿死死咬着唇,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鼻头发酸,眼眶灼热,脑袋也开始昏昏沉沉。

痛......好痛,仿佛被抽去了灵魂,骨头里的筋脉都绞在了一起。

她意识开始涣散,即将倒下的那一刻傅瑾南扶住了她,心里的一丝期待还没来得及放大,就听见傅瑾南残酷默然的声音响起。

“继续抽,救雪儿要紧,她死不了。”

呵,狠,真够狠的。

再次醒来,鼻尖充斥的消毒水味提醒她人在医院。

云舒儿撑着羸弱的身子爬起来,扫视了一圈,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每次都是这样,抽完血就不再管她,而她名义上的丈夫现在估计在陪他心心念念的雪儿吧。

云舒儿幽幽叹了口气,这时,楼道里有小打小闹的笑声传来。

是傅瑾南和云雪儿的。

本就孤独的心里覆上了委屈,沉甸甸的,云舒儿眼眶顿时晕开了一层水雾。

她往常都不在意的,可如今......

许是知道自己时日不多,有或者是这三年实在是熬得太久了,云舒儿翻身下床,穿上鞋子跑了出去。

楼道里,傅瑾南用轮椅推着云雪儿,两人应该是刚刚散完心回来,嘴角的笑容还挂在脸上。

这幸福的一幕刺得她眼睛生疼,她险些站不住,要落荒而逃。

“瑾南......”云雪儿最先注意到她,小手拉了拉傅瑾南的衣袖,娇嫩的小脸上布满慌张。

傅瑾南顺着视线看去,眼底的温柔在接触到云舒儿时化为了寒冰。

“你来干什么?!”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情深小说
  2. 傅先生小说
  3. 别来无恙小说
  4. 先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