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九千岁的掌上珠
九千岁的掌上珠

九千岁的掌上珠 嫣小七 著

连载中 风卿澜宗政璟 九千岁 千岁

更新时间:2021-04-15 17:59:29
一天之内,父亲被斩,母亲自尽,长姐二哥被捕入狱。逃出的她茫然无措,只能向青梅竹马未婚夫求助,得到的是无情拒之门外。大雨磅礴,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羸弱的身体终于在第二天早上倒下。再醒时,她不是内阁首辅幺女,而是跟农家女抱错的侯府真千金。血海深仇未报!仇人在逍遥!何能安眠!这一世她定叫那陷害之人死无葬身之地!皇城!她又回来了!--------------------只是,仇人没找到,这转来转去的九千岁是闹哪样。“九千岁,有没有人说过你现在非常像一种动物?”“嗯?求偶的鸳鸯?”“不!像屎上的苍蝇,赶都赶不走。”“澜澜,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本督会心疼的。”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嗖。”银针从袖口中出,他眸色收紧,侧身避开。“如此狠心?”

风卿澜转身,看见是他,杏眸微收,呢喃一句,“还真是阴魂不散。”差一些,就被他看见卷宗。

“呵。”他薄唇轻启笑了一声,走到桌子前直接坐下,“你说对了,本督就是阴魂不散。”

视线落在她那只袖口,嘴角微微上扬,风卿澜将手藏于旁侧,“九千岁若是没什么事,还是不要经常来这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在和九千岁对食呢。”

一个宦官,天天在眼前转悠。“你不要面子,我还要面子的。”

他没有说话,慢悠悠倒下一杯水放在唇边,本以为他是要喝下,下一秒将杯中的茶水泼向她的袖子。

反转太快,风卿澜还未反应过来,袖子已经湿了。

“不好意思,弄湿了你的袖子,本督给你擦干。”话落,他迅速起身靠近风卿澜。

“不用!”风卿澜将手藏在身后,向后退了几步,“我自己弄干便好,不劳烦九千岁。”

本来他只是试探,见风卿澜如今的反应,更加确定,“本督弄湿的,本督来擦,做以补偿。”

他说着,直接靠近风卿澜,伸手握住了她的那只手,风卿澜眸中微颤,反手抓住他,踮起脚微侧首吻上他的唇。

两人都僵住了,风卿澜闭上眼眸,他是宫中的人,又是狗皇帝的人,卷宗不得暴露。

他眸色幽深,她近距离在自己面前,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

风卿澜心下一狠,打着拼了的决定,侧首加深这个吻,另一只纤细的小手覆上他的眼眸。

一阵清香在前,他不禁听话闭上了眼眸。

“嗖”风卿澜藏着卷宗的手朝后摔去,卷宗从袖子飞出落入床榻边缝中隐藏,听何物落地的声音,九千岁眉间收紧。

眸中尽是寒意,知她如此用意却没有推开风卿澜。

腰间多了一只大手,风卿澜心中一颤,猛然回神睁开眼眸,被他的动作惊吓,他的手握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拿来。

他有意继续,风卿澜惊吓一条,想要离开之际,一只手托住了她的后脑勺,让她无路可退。

“唔!”风卿澜哼了一声,惊恐的眸色看着他,莫不是,他当真想要对食?!

他眸色一转,手中不知一下银光“嗖”一下打在了门上发出声音。

“叩叩”敲门前起,“小姐。”

风卿澜眉头蹙起,还未多想,门被推开,想要推开面前的九千岁,力气却不敌一个宦官,竟推不开。

玉絮走进,“小……”嘴边的话被面前看见的一幕硬生生呛了回去,“小姐,玉絮不是故意的。”

玉絮说着,急忙转身出去将门关上。

他勾唇轻笑一声,风卿澜识破他是故意的,心中怒气,张口重重咬了一口,一阵血腥味在两人口中弥漫开。

九千岁眉间蹙起,被她推开。

“哼。”看着他破了的嘴唇溢出的鲜血,风卿澜冷哼一声,“活该。”低喃一句。

九千岁抬手,食指在唇角的伤口处擦了一下,风卿澜眸色轻飘,心跳竟颤动了一下,撇开视线看向一旁。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鲜血,眸中厌恶,从怀中取出帕子擦拭干净食指和唇边的鲜血,抬脚一步靠近风卿澜。

“如今,是你想与本督对食。”她震惊抬眸看着九千岁,眸中疑惑,“我想与你对食?呵,可笑。”

话落,九千岁伸手握住风卿澜的手腕,没给她继续后退躲避的机会,低头靠近风卿澜,眸中尽是不可测的深意,带着鲜血的薄唇轻启。

“方才是你主的动。”他的食指掂在她的唇,轻轻温柔来回,“既然如此,本督允许你以后,唤本督名字。”

“记住了,本督叫——夙临!”

她僵住了一般,身子竟不由自己控制,就现在原地被他调侃。

风卿澜的反应,他似乎很满意,松开了她,退后一步,“你是第一个得到本督允许唤本督姓名的女子。”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拂袖转身光明正大从房门离开。

踏出房门,玉絮和松吹睁大眼眸看着他,不可置信九千岁竟然夜里从自家小姐房中出来。

玉絮眼眸不禁连续眨了眨,想起方才看到劲爆的一幕,转身看向房内的风卿澜。

风卿澜回神,眸色恢复寒冷,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抬脚走到门口,“你们也下去休息吧。”

“砰!”将门关上,风卿澜熄了蜡烛躺在床榻上,久久未回神,翻身从缝里取出那卷宗。

月色下,看着面前的卷宗许久,抿唇咬牙,“只要不被发现,算得了什么,不就是一个吻和误会而已。”

风卿澜将卷宗放在枕头下闭眸入睡,久久未能入睡,脑海中,总是出现夙临的模样,重现方才的一幕。

为何,他一个宦官,竟然如此风流的模样?自己竟然还被调戏了?

“不能想!”风卿澜摇头,说的一句似乎是对自己大脑的命令,强迫自己入睡,也不知是何时困到不行才睡着了。

翌日

风卿澜醒来,长平侯夫人的丫鬟来传,今日让风卿澜同风素律一并去燕侯府。

换上一身简朴的衣裳,风卿澜依旧是简单的打扮,如今,她一心想要找出陷害云家的凶手,无心去吸引旁人目光。

走出正厅,走到长平侯夫人和风素律的面前,“母亲,卿澜已经好了。”转眸看向一旁的风素律。“妹妹今日打扮得真漂亮。”

专门为了去燕侯府讨好印象,这种傻事,当初她也做过。

只不过现在才发现,燕侯府并没有那么好,那个人……也不值得。

长平侯夫人打量了一下风卿澜的打扮,有些恨铁不成钢,时辰也差不多,也没说多说什么。“你们去吧。”

“嗯,母亲。”风素律点了点头,转身离开,风卿澜快一步走开了前面,风素律加快脚步并走。

凉音在后抱着伏琴,风素律手心握成拳,长平侯夫人此次的用意,她看得一清二楚。

就快走出大门,风素律一心想要风卿澜出糗,抬脚一步跨在风卿澜的脚前,勾起一抹阴谋的笑容。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九千岁小说
  2. 千岁小说
  3. 皇上小说
  4. 废婿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