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强O总想标记我
强O总想标记我

强O总想标记我 玩泥巴的兔子 著

已完结 洛山山陆珩升

更新时间:2023-05-23 15:48:24
洛山山穿成反派渣A,穿到原主把主角受绑回家打算这样那样的时间节点,怎料,强O反把他推倒,还想标记他!强O甩不掉,主角攻又找上门。可是,主角攻受为他打起来是什么离谱发展?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眼前的男人散发出强大的气场,周围的空气都不由地降了几分。

“不摸你就是了,小气。”洛山山咽了咽口水,他完全不敢动,害怕极了。

他妈的陆珩升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

更他妈的是这居然不是梦,这个妖孽跑到他家里,还想嘎掉他。

但他还不想死,决定继续装做梦。

他小心翼翼地打着商量,“我饿了,那喂我吃东西。”

这样够作了吧?你快拒绝,然后被气走吧。

陆珩升用舌头顶了顶后槽牙,算是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得寸进尺。

他看不出来洛山山在演吗?

想玩是吧?

可以。

陆珩升粗鲁地扯过一把椅子坐下,竟然真的拿起床头柜上的保温盒打开。

房间里瞬间散发出香喷喷的味道,令人垂涎欲滴。

他抬头的瞬间,正好看到渣A趴跪在床上舔了舔舌头,他的喉结一阵起伏,感觉有些渴了。

强行收回视线,他拿起盛了满勺的鱼粥,抬头见到对方双手撑着膝盖,身体前倾,主动张开口等待投喂。

他没察觉自己嘴角挂着笑,将勺子递过去。

洛山山像只毛绒绒的狗狗“嗷呜”一口含住勺子,这粥吃得心惊胆战的。

他吃完一口,偷瞄陆珩升一眼,硬着头皮又张开口等继续投喂。

陆珩升在“催促”下又喂了一口粥,没忍住替对方擦嘴角的时候,手指被舔了一下,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目光再次落在对方的唇上,他渴望更进一步的接触。

他想探入那张嘴,搅动索取更多。

这就是信息素过度依赖症中,“过度”两字的意义吗?

他捏住对方的下巴,俯身贴近,近到只要稍微往前一压,就能攫取对方柔软的唇。

他想要——

洛山山感受到一股比杀意更强烈的气息,但具体是什么他又没抓住。

反正更恐怖了!

他打了个寒颤,比起那种不知道对方接下来要干什么的恐惧,他把心一横,选择主动出击。

他突然把对方拉入怀里,胡乱抓起睡衣把人包裹住,拼命催眠自己是在做梦,装着傻子样,用宠溺的语气说道,“来抱抱,这样就不冷了。”

“洛山山!”陆珩升被打断举动,回过神来却十分震惊。

他刚才是想亲这个渣A?

他被迫扑进对方怀里,瞬间涌来大量的信息素,他想推开对方,自己的本能却不愿意,很是挣扎。

他咬牙道,“你想干嘛?”

想勾引自己吗?

他压抑着将唇烙印在滚烫的肌肤上,双手搂住柔韧的腰肢,猛地一用力,将人给直接带入自己怀里。

对,这仅仅是因为信息素过度依赖症。

不可能有别的原因。

洛山山腰被勒得生疼,闷哼出声,感觉到陆珩升身上有一股气息深深地吸引自己。

他感觉自己不纯洁了。

但是眼前的陆珩升是怎么回事?

这个妖孽表现得异常温柔,就差把“克制”两字刻在脑门上。

印象中的陆珩升像只从笼子里冲撞出来的野兽,此时的陆珩升却像是被重新关进了笼子里。

对方阴鸷的眼眸盯着笼子外鲜活的猎物,饥渴,却无限忍耐。

这种禁欲,更加要命。

再配上这张神颜,违规了好嘛!

他挣扎着想从对方的大腿上下来,嗷嗷叫道,“陆珩升,你人设崩了。”

今晚的陆珩升很不正常,是不是被魂穿了?

陆珩升的声音沙哑得吓人,“别乱动。”

该死的过度依赖症!

他嗅着那越来越浓郁的木质松香,一边挣扎着不想碰触对方,一边又陷入无法自控的迷恋。

好香。

咬起来肯定好好吃。

手掌潜伏在对方的睡衣内,顺着脊椎骨一路往上攀,最后停歇在纤细柔弱的后脖颈。

Alpha没有腺体,但如果再标记一次,会不会就长出腺体?

洛山山咬着唇,对方的手摸在自己的脖颈上,让他敏感得浑身发颤。

对方的触摸就像是将烧红的铁块丢进冷水中,发出滋啦滋啦的闷响。

他不满地将那只手套给扯了下来,真实的皮肤触感,就像炎热夏日里的第一口冰饮。

清凉、舒畅。

可是温柔的妖孽好可怕啊!

洛山山被吓出一身鸡皮疙瘩,慌乱地将睡衣脱下,蒙住陆珩升的脸上,利索地抓着两只衣袖给缠住绑紧。

“陆珩升,你这是在耍我玩吗?”他发出灵魂拷问,“你一个Omega特意跑我这来,让我占你便宜?”

陆珩升:“……”

他很想一把掐死这个渣A,但他失去视觉后,触觉和嗅觉变得更加敏感。浓郁的木质松香挠过他的皮肤表面,似是试探,又带了点挑衅。

他的理智在被一片片侵蚀。

他忽然把人抱起,凭着记忆的位置把人压倒在床上。

心底那根被绷得死紧的弦,在今晚被一次次地抓挠。没有弹出美妙的音色,但显然拔乱了弦。

还真是——令人厌烦!

床上乖巧得过分的人,长发披散,脸颊潮红,涣散的眼眸带着魅惑定格在自己的眼中。

这个模样,有多少人看到过?

对方用这种眼神,去看过多少人!

“该死!”

他烦躁地扯下领带,将那双眼睛蒙住,俯身咬住对方的后脖颈。

只要用力把皮肤咬破,注入自己的信息素,这个渣A很可能就真的会从Alpha转化成Omega。

自己也很大可能再也离不开对方的信息素。

“**!”洛山山一巴掌乎了过去,骂道,“陆珩升,你是不是有病!特意跑我这来咬人!”

陆珩升抓住对方的手,“洛山山,你敢打我?”

“你敢咬我,我怎么就不敢打你?”洛山山拼命挣扎,他一个大老爷们,凶起来也不好应付。

陆珩升气愤地将人双手禁锢住,按压在身下,磨着后槽牙警告,“再乱动,真咬你!”

洛山山瞬间感动得不敢动了。

对于被打断标记的事,陆珩升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心情变得十分沉重。

“洛山山,你给我听好了。”他刻意强调,“我不可能喜欢你。”

这话也不知道是对洛山山说的,还是对他自己说的。

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动摇,无论这分动摇是来源于信息素过度依赖症,还是来源于其他东西——他都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自己的世界。

因为无论是谁,都终将留不住。

不如一开始就没有。

他在抵抗着身体的本能,自己的信息素却越加疯狂地钻进对方的皮肤里。

洛山山感觉周身被某股霸道的气息包裹着,气息里传递出一股复杂的情绪,冲击着他的内心。

他盯着陆珩升的眼睛,看到了某种说不清的挣扎与痛苦。

洛山山趁机挣脱禁锢,明显感受到对方暴躁之下的脆弱。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过分解读,但他总感觉眼前的男人是来寻求自己帮助的。

他的情绪瞬间柔软下来,他轻轻握住对方的手拉至唇边,将那只手套给咬着脱了下来。

他忽然轻声道,“没关系的。”

谁让自己是颜控呢?

面对陆珩升这张神颜,他不得宠着吗?

陆珩升怔了怔,没关系是什么意思?

看过小说的洛山山知道,陆珩升之所以会一直戴着手套,会有严重的洁癖,会与全世界始终疏离,会禁止任何人逾越那无人的领地。

那是因为陆珩升在六岁的那场车祸中,目睹了父母离逝。那双沾满父母鲜血的手,让他眼中的世界从此一片脏乱、遍地猩红。

对于美强惨,哪个颜控能不心疼呢?

“不喜欢我没关系的。”

他的唇抵在对方的指尖处,占着对方的便宜,真心道,“我不需要你喜欢。”

作为坚定的颜狗,我只需要我的美人开心、幸福、快乐,还有——

“我只需要你好好爱自己。”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妹妹小说
  2. 凰女小说
  3. 冷酷少爷小说
  4. 吃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