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谁敢说我疯狗徒弟一句不好
谁敢说我疯狗徒弟一句不好

谁敢说我疯狗徒弟一句不好 弯了弯了 著

已完结 沈无言萧景 徒弟

更新时间:2023-05-23 16:34:04
沈无言穿书了,穿成了一个被自家徒弟一刀一刀削成骨架子的反派师尊。为了保住狗命,他开始疯狂对徒弟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果然,下一秒庄少华便证实了他的猜测。

庄少华说道:“无言师弟,今天叫你们过来,主要是想问问你,你为何放了萧景?萧景外出历练打伤同门,导致同门以后再也无法修行,行为实在是恶劣。”

欧阳旭闻言,气愤的说道:“何止是恶劣,明明就是歹毒,咱们凌云宗怎可留如此歹毒的弟子。”

沈无言走进审判堂就戴上了得道仙尊的面具,极其优雅点头,“欧阳师兄说得对,的确歹毒,咱们凌云宗的确是不能留如此歹毒的弟子。”

对面的欧阳旭闻言得意的哼了一声,昂起了下巴,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萧景闻言眉头紧蹙,他一重生便在暗牢,但他还记得当年发生的事。

陈东仗着有明阳仙尊也就是欧阳旭撑腰,平日里就飞扬跋扈,看见好的东西都要占为己有。

那日他们一起在秘境历练,那颗千年血莲是他费劲千辛万苦战胜看守的妖兽采来的,但陈东二话不说就要他上交,他自然不肯。

陈东便和他的爪牙一起围攻他,他也是气急了,才会把陈东打成重伤。

就因为这事,回到宗门后,沈无言二话不说,问都不问,直接把他抓进了暗牢,打得只剩一口气才被放出去,他那满身伤,整整养了一个冬天才好……

思及此,萧景看沈无言的眼神不知不觉又变得凌厉和阴沉起来。

果然,沈无言还是那个沈无言,什么夺舍,都是笑话……

沈无言感觉如芒在背,但此刻不是管萧景的时候,他要应对的是和他不对付的二师兄欧阳旭。

沈无言笑着对对面的欧阳旭拱手说:“欧阳师兄能大义灭亲真是高仪。”

也不给欧阳旭反应的机会,沈无言转头面向重新坐在上位的庄少华,“掌门师兄,既然欧阳师兄也同意了,那还请掌门师兄做主,把陈东逐出宗门,以正视听。”

庄少华:“……”

欧阳旭:“……”

顾云峥:“……”

正怨恨着沈无言的萧景:“……”逐出宗门的难道不该是他吗?

沈无言说错了?

如此想的可不止萧景。

欧阳旭挑眉道:“无言师弟,你说错了吧,该被逐出宗门的应该是萧景吧。”

沈无言笑道:“没错呢欧阳师兄,陈东如此歹毒,是该被逐出宗门呀。”

欧阳旭这才明白自己是被耍了,当即拍案而起,指着沈无言怒道:“沈无言,你什么意思。歹毒的应该是你徒弟才对,是他不顾同门之宜打伤陈东,让陈东再也无法修行,这种人难道不该逐出宗门吗?还是说,你这个执法堂长老,想要徇私舞弊,包庇萧景?”

欧阳旭挑衅的看着沈无言,他搬出执法堂长老来,就不信沈无言不乖乖把人逐出宗门。

“哈哈哈……”萧景却突然笑出了声,欧阳旭不悦的看向了他。

萧景嘲讽的挑眉,“沈无言怎么可能会徇私舞弊,怎么可能会包庇我,明阳仙尊还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咱们这位无言仙尊啊。”

沈无言认同的点头,“小景说的对,欧阳师兄的确多虑了,我怎么会包庇萧景。”

萧景虽然早就知道结果,但此刻听沈无言如此说,那颗心还是不由自主的下沉,双手不知不觉间握成了拳头。

欧阳旭咄咄逼人的说道:“既然你不会包庇,那你就该废掉萧景修为,把萧景逐出宗门。”

顾云峥可能是真的害怕自家师尊会这么做,急忙抓住沈无言的手臂,插嘴求情道:“师尊,大师兄不是有意的,还请师尊三思。”

萧景诧异的看了一眼顾云峥,他没想到顾云峥那么胆小,竟然还会帮他说话。

沈无言安抚的拍了一下顾云峥的手臂,而后起身走到了审判堂中央。

他对着上位的庄少华施了一礼,而后转身面向欧阳旭施行一礼,说道:“欧阳兄,得罪了。”

下一秒,沈无言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欧阳旭的跟前,并抓起了他的手,要去取欧阳旭手指上的纳戒,那里面的宝贝多不胜数。

欧阳旭神色一凝,挥起一掌打向沈无言,沈无言躲开,再次去取欧阳旭的纳戒,欧阳旭忍无可忍,召出佩剑与沈无言的来把剑打了起来。

眨眼间,两人便过了十几招。

庄少华怕两人把大殿打垮,立马施加了一个结界。

沈无言也不是真的要和欧阳旭打,而且他才刚刚知道灵力这玩意,对原身的功力招数都不是特别熟悉,所以应付起来有些手忙脚乱,略显吃力。

沈无言怕露出马脚,被人发现异样,只好大喊,“掌门师兄救我啊。”

但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萧景的眼里,沈无言的招数看上去太生涩了……

庄少华大概知道了沈无言这么做的意思,眨眼间便出现在两人之间,阻止两人再打下去,“好了,不要闹了。”

欧阳旭格外的愤怒,双眼喷火。

沈无言躲在庄少华的身后支出一个脑袋,问:“欧阳师兄,我抢你东西,你气不气?”

欧阳旭也想通了沈无言闹这一通是什么意思,但他更气自己竟然再一次被沈无言耍了。

此刻他说气也不是,说不气也不是,憋屈的脸发红,更气了。

沈无言却还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欧阳旭对沈无言的怨恨又增加了无数倍。

沈无言:“很气是不是?恨不得弄死我对不对?所以陈东抢我徒儿千辛万苦获得的机缘,我徒儿自然也很生气也很愤怒,打他不是应该的?没弄死他算我徒儿善良懂事。所以我徒儿有什么错?我徒儿根本没错,他那是正当防卫,保护自己的私人财产不受侵犯。我徒儿既没错,自然也无需我这个当师尊的包庇。”

顾云峥恍然,松了口气,“原来如此,我刚刚还以为师尊要……还好还好。”

萧景也是满心诧异,沈无言帮他说话了?说他没错,说他是正当防卫,说他善良懂事?

他前不久才把他推下飞剑……叫他去死……

沈无言嘴巴太能叭叭,把欧阳旭说懵了,一时间没找到说辞,沈无言也不会给他机会,继续堵欧阳旭的后路说:“若欧阳师兄非得强行说我徒儿有错,那欧阳师兄你刚刚打我也是有错,一点都不顾同门之宜,欧阳师兄给我赔礼道歉。”

沈无言的话不仅把萧景说懵了,还把欧阳旭堵得难受至极,胸膛高低起伏着,他哼一声,强词夺理:“未出历练地,机缘怎可就算是你的了?既然是历练,那便是有能力者得之,为何抢不得。”

沈无言通情达理的点头,“OK。”

庄少华满面疑惑的扭头问:“O什么K?”

沈无言:“……”一时口快。

沈无言装傻充愣的笑笑:“啊,哦,就是想说:既然如欧阳师兄说的那样,有能力者得之。那我徒弟要抢回来,怎么就不顾同门之宜了?他陈东能抢得,还不允许我徒弟抢回来?没这道理啊,是吧掌门师兄。”

庄少华若有所思的点头,“的确。”

这掌门师兄就是个和稀泥的。

欧阳旭神色愈发不好看,气急败坏道:“就算如此,萧景也不应该下那么重的手,陈东是我精心栽培的弟子,你知道精心培养一个弟子需要多少天材地宝吗?这些天材地宝不仅浪费了,我还失去了一个有潜力的弟子,萧景必须付出代价。”

“大家都知道,我家弟子都是放养的,靠他们自己勤学苦练得来的修为才是最扎实的,哪用什么天材地宝。如果那陈东用了无数天材地宝,还这么轻松就被我家放养的徒弟打废了,那他还真是不禁打,算什么有潜力的弟子。所以萧景这也算是帮欧阳师兄忙了,免得你忙活一通,费了不少天材地宝才发现,到头来培养的竟是一个蠢货。”

“噗嗤——”顾云峥实在是没忍住笑出了声。

欧阳旭脸色阴沉的看向顾云峥,顾云峥立马抿唇,忍住笑意。

等没人再注意到他的时候,顾云峥偏向萧景说道:“大师兄,原来我们都误会师尊了。师尊没收我们历练得到的天材地宝,从不让我们用天材地宝修炼,竟然是为了我们好啊。”

萧景:“……”傻子……

顾傻子继续说:“而且,我发现师尊真的好爱师兄你哦。”

萧景眉心蹙起,“你说什么傻话?”

顾傻子说道:“真的,你听师尊一口一个我家徒儿,一口一个我家徒儿,还一直这么维护你,不是爱你是什么。”

萧景听着顾傻子的话看着不远处和欧阳旭扯皮的沈无言,他是真的看不懂沈无言了……

难道沈无言真的被夺舍了?

欧阳旭说不过沈无言,气的在大殿来回走动,走了几圈后,他像是找到了新的说辞,咬牙问:“那你把陈东抓进执法堂什么意思?他已经被废了修为,你还让人用刑,是要打死他吗?”

沈无言无辜道:“陈东自己挑起的战斗,一切后果就该自己负责。可他回到宗门以后竟然不顾同门之宜,心胸狭隘的诬陷摸黑我家徒儿,扭曲事实,让我家徒儿蒙受不白之冤,受了天大的委屈,无缘无故的遭受了责打。陈东难道不用付出代价吗?欧阳师兄都知道为自己那歹毒的徒儿讨公道,我这个当师尊的难道就不该为我那可怜的徒儿讨回公道?天下有这道理吗?”

“你,”欧阳旭气恼的伸手点着沈无言,是警告也是无可奈何,“好你个沈无言,放不放人。”

沈无言笑眯眯的回:“打完了,自然放。”

顾云峥在萧景耳边小声嘀咕:“师尊对师兄你好好啊,竟然真的让人把陈东抓进了执法堂暗牢,我之前听到消息的时候还以为是假的呢。”

“好?”萧景撩起衣袖,露出满是鞭痕的手臂。

顾云峥:“……”

“呃……”顾云峥迟疑着说:“师尊那……可能是想锻炼师兄你的肉体,让师兄你的肉体变得更加的结实强健?”

萧景:“……”不想再和这傻子说一句话。

许是看出了萧景的意思,顾云峥说道:“来之前师尊的嗓子就哑了,而后又为了师兄你据理力争,嗓子更哑了,难道还不是对你好?”

沈无言的嗓子确定已经很哑了,比公鸭子的声音还难听。

他记忆里的沈无言绝不是这样的,沈无言绝不会为了一个受委屈的弟子而让自己声名受损,更不会哑着嗓子与对方据理力争……

萧景的心很乱。

沈无言是执法堂长老,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他扣着不放人,欧阳旭也不能强抢。

那陈东是欧阳旭的亲侄儿,来之前他姐姐千丁玲万嘱咐,就差给他跪下磕头了,让他务必把人带回去。

欧阳旭烦躁异常,也不知道这沈无言抽了什么风,今天竟然格外的难缠,若是以往只要他质疑一句对方包庇或是护短,沈无言绝对立马狠狠惩罚萧景,还会恭敬的把人放出去。

可是今天……沈无言吃错药了吗,那嘴巴也太能说了。

欧阳旭实在没办法,妥协般咬牙问:“怎么才肯放人?”

沈无言看向萧景,“这要看受害人,也就是我家徒儿的意思。若是我徒儿愿意堂下和解,那二师兄你就拿些天材地宝,灵丹妙药啊什么的给我徒儿养养身体。你看看他那一身伤,没几十上百种天材地宝,一时半会儿怕是养不好。”

顾云峥再次偷偷的笑,小声嘀咕:“感觉师尊好黑啊。”

萧景茫然得彻底:“……”

欧阳旭气急败坏,“沈无言,你是穷疯了吧,几十上百种天材地宝灵丹妙药?亏你说得出口。你这摆明就是敲诈勒索行贿,掌门师兄,我要举报沈无言。”

沈无言理直气壮的说:“我徒儿可是我的宝贝疙瘩心头肉,岂是你几十上百种天材地宝可比的?”

欧阳旭:“……”

庄少华:“……”

顾云峥:“……”

宝贝疙瘩心头肉萧景:“……”

沈无言继续一个人叭叭:“还有,敲诈?勒索?行贿?需要吗?本尊需要吗??”

那语气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毕竟沈无言有嚣张的资本。

“谁不知道,本尊的弟子历来最是孝顺,外出历练得来的好东西都是孝敬给本尊的。本尊的秘密宝库都塞满了,需要敲诈勒索欧阳师兄你区区几十上百种天材地宝?说出去谁信?”

萧景:“……”他不知道沈无言是如何做到如此脸不红心不跳,厚着脸皮把强行没收上交的天材地宝说成是孝敬的……

欧阳旭气的拳头紧握,恨不得冲上去打沈无言,沈无言却严严实实的躲在庄少华身后,只露出一只脑袋火上浇油:“欧阳师兄,你最好快点决定,执法堂弟子都是我精挑细选来的,执法的时候最是铁面无私。”

若是能具象化,此刻欧阳旭的脑袋上肯定已经冒烟了。

最终,欧阳旭肉疼的拿了不少好东西出来给萧景。而后执法堂才放出了陈东,只是放出来的陈东差不多也就只剩一口气了……

沈无言此时倒是欣慰原身立下的威名,执法堂弟子的手脚还真是麻利。

欧阳旭却被气的大喊:“沈、无、言!”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徒弟小说
  2. 屠龙小说
  3. 女将军小说
  4. 铁血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