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穿越重生 > 三国第一公子
三国第一公子

三国第一公子 烟火苍苍 著

连载中 刘琦司马清卿 三国

更新时间:2023-06-02 15:42:09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青春少年,却做老朽口吻,饮少辄醉,仰天长叹,唏嘘不已。“少爷,当心受风。”一旁侍奉的仆从小心问道。这位大公子自幼体虚,此时还喝了酒,若着了风寒,他可要挨板子。“唉,小说误我,都说...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天下人才,水镜先生司马徽也认识十之七八,但刘琦所吟诵的“横渠四句”,哪怕是卧龙、凤雏却也是万万吟诵不出的。

司马徽心中大惊,素日听闻刘景升喜爱幼子,这长子刘琦不受重视,竟有如此才学!

真是奇才啊!

“琮儿,快说。”

屏风之后却传来妇人声音,原来是刘琮生母蔡夫人。

刘表让司马徽评鉴刘琦、刘琮之事,蔡夫人刚刚得报,便躲在屏风后偷听,眼见刘琦处处占先,拔了头筹,便出言催促刘琮开口。

“娘……我……”

刘琮说到底也是个刚满十二岁的孩子,此时被母亲突然呵斥,便慌了神,连整话也说不全一句。

“说啊!平日里读的书都忘了吗?投壶、斗鸡,这些怎么一学就会……”

司马徽见状,不禁摇了摇头,孩子就是孩子,应变能力太差。

“嗯?”

刘表听到蔡氏声音越来越高,皱起眉头,女人是内眷,不能见客,他会见贵客,蔡夫人岂能前来搅扰,如此岂不叫司马徽耻笑?

“回去!”

刘表虽然生气,也只能不咸不淡的呵斥一声。

蔡氏在荆州势力太大,即便是刘表也得倚仗,因此也对蔡夫人纵容得很。

而那蔡夫人回屋后,怀恨在心,他向来视刘琦为眼中钉肉中刺,生怕刘琦会成为刘琮继任荆州的绊脚石,此次更把刘琮比了下去,让她恨得不行。

于是,这妇人心头,一条条毒计便蜂拥而出……

刘琮被父亲吓了一跳,委屈巴巴的站在原地,也不开口说话了。

“父亲,弟弟年幼,切莫怪他。”

刘琦出言为刘琮开脱,一副好哥哥模样,这倒是让刘表欣慰。

“琦儿,琮儿,你们先下去吧。”

刘表见状,便叫兄弟俩退下。

“内人无礼,德操见笑,不知德操观我这二子如何。”

“二公子乖巧,但大公子才学志向,非常人所及,我一生所见人才不少,大公子堪称鲲鹏之才,他日若能展翅高飞,便能如鲲鹏一般,扶摇直上啊!”

说罢,他又细细品味了一番,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说的多好啊!

当然,他不知道刘琦这是引用的。

“德操如此赞誉,小儿如何领受?”

“景升兄素知我脾性,开口必是直言,此非过誉啊!”

“景升兄,德操再妄言一句,自古废长立幼,乃是取祸之道,河北袁本初之事便是前车之鉴,望景升兄三思后行!”

该说的都说了,司马徽站起身来,“今日得见公子大才,不虚此行,方才所说,都是德操愚直之言,景升兄切勿挂怀,德操就此告辞。”

司马徽走后,刘表思索刚刚发生的一切,司马徽一生阅人无数,还从没走过眼,看来,自己的长子刘琦,确是天纵奇才!

刘表原本心中那废长立幼的心思,“咔嚓”一声,就粉碎了一大半。

“莫非天意叫我鲁恭王一脉振兴……”

刘表呢喃道。

后来司马徽将此事传遍荆州名士耳中,荆州士族,皆夸奖刘琦才华,一时之间刘琦可谓声名鹊起,占住了荆襄青年才俊的榜首之位。

荆州,隆中。

在隆中地区,几乎是荆州各种贤人隐士的聚集地,司马徽、庞德公、黄承彦等人,都聚集于此。

“士元,刘琦这四句你看如何?”

“这四句气量可比始皇帝一统天下,汉高祖斩蛇起义,只是口气虽大,不知他肚子里究竟有多少真才实学,是否虚名无实!”

这位“士元”出口成章,说罢还“嘿嘿”一笑。

但他模样实在不济,相貌属于“有限公司”,甚至有点难看,在标准颜值以下。

“士元,刘琦这等人物,你都看不入眼?”

长得丑的,姓庞名统,字士元。

正是尚未出世的“凤雏”。

另一位,也是荆襄隐士,徐庶徐元直。

“我庞统非百里之才,乃是翱翔九天的凤凰,谁若得我相助,便可轻松创建百年基业。”

“所以,不是别人挑选我,而要看我是否愿意侍候这位主子!”

庞统的话,多少有些持才傲物,鼻孔朝天的感觉。

徐庶笑道:“那当今天下,谁还能入得你之法眼啊?”

“便是一生不遇明主,我庞士元也不可惜,我道号凤雏,凤凰非梧桐不栖,叫我出山,也得看他们配与不配!”

自古有本事的人都有脾气,庞统便是如此,傲气得很。

“那刘琦素不受重视,亲父后母只想着叫他弟弟继承荆州,他纵然有才,也是龙困浅滩,不能得水,比起新野刘备尚且不如,不过是个黄口孺子,说两句道德文章,成不了什么气候。”

庞统言下之意,还是看不上刘琦,而且是非常看不上。

徐庶哭笑不得,“庞士元啊庞士元,你这张嘴啊!可真是刁毒的很啊!”

“我庞统就是如此刁毒的人,元直,我无心与你闲聊,今日崔州平拿来了四腮鲈鱼,天下绝味,我吃鱼去了!”

说罢,拂袖而去。

傍晚时分,荆州府衙门前,一人风尘仆仆赶到门前,刚一下马,就往里闯。

“放肆,岂敢擅闯府衙!”

两个卫兵立刻拦住。

“二位,我乃竟陵县尉,有紧急军情向府君大人禀报。”

“你不过是个小小县尉,也敢擅闯府衙?”

“你便是个将军,我等不想让你进去,你也跨不进这大门一步。”

卫兵一脸坏笑,向魏延伸出一只手来。

很明显,这是索要财物,否则这个县尉别想进门!

这便是所谓“门子”制度,别的权力他们没有,可他能让你进不去门,想进门就得打点他们一番。

县尉也明白过来,摸便全身上下,却一个铜板都没带。

卫兵一看他没钱,挥动兵器,就要赶走他。

那县尉也急了,也不顾这是荆州府衙,抬脚就往里闯。

“住手!”

刘琦正好出门上街,目睹此事,便大声制止。

“大公子。”

两个卫兵一看是刘琦,立刻低头行礼。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府衙?”

“小人竟陵县尉魏延,有紧急军情报知刘府君!”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三国小说
  2. 替嫁成宠小说
  3. 河神小说
  4. 附身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