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禁欲王爷高不可攀,私下缠我亲亲抱抱
禁欲王爷高不可攀,私下缠我亲亲抱抱

禁欲王爷高不可攀,私下缠我亲亲抱抱 渡江云 著

连载中 谢姮萧予辰 王爷

更新时间:2023-11-20 16:45:56
前世,谢姮年轻守寡,为亡夫撑起了大厦将倾的永宁伯府。而她却被伯府恩将仇报,如狗一般锁了十几年!等她终于熬到儿子高中,想重获自由之时......才发现丈夫不仅没死,她养了十几年的儿子还是别人的!临死前,谢姮拼尽全力和渣男同归于尽!没想到再睁眼,她竟被当朝摄政王按倒在床......眼看那俊美如神的面容逼...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14章

宴会散去,谢姮随同众人一起向着府外走去。

“永宁伯夫人请留步!”

忽然,秦氏身边的嬷嬷匆匆赶来,恭敬地冲着她行礼。

“请永宁伯夫人见谅,因今日摄政王也来了府上,我家夫人不好亲自送您,所以托了老奴过来,烦请您明日再来府上,不知您是否方便?”

“明日?”

谢姮猜想定远伯夫人请她再来,或许是因为身体上的问题,点头应下。

见她答应,嬷嬷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她亲自送谢姮等人出门。

两人说话时,不少经过她们身边的高门宗妇以及崔敏都看到了,也听得分明。

她定定瞧着谢姮的背影,露出一个阴毒的笑容。

与嬷嬷告别后,谢姮进到马车中。

佩兰一个不留神,让陈文馨挤了进来。

“嫂子,你跟定远伯夫人的娘家竟然这么熟?她找你明日去还要做什么?今日送给你的匣子里又装了什么啊?”

她坐在一旁,脸上满是探究。

谢姮懒得理她,没有说话。

见她如此,陈文馨的目光落在匣子上,她伸出手来,想打开看看。

还没触碰到,谢姮的手拍过来,在陈文馨的手背上留下红痕,“贱......嫂子,你干什么打我?”

陈文馨捂着手,险些疼出眼泪。

“东西既是我的,在我没开口之前,谁允许你去碰的?”

目光落在陈文馨身上,谢姮明眸微寒,“跟你无关的事,最好少打听。”

“你......我要回去告诉兄长!今日若不是你,我怎会被热水烫到?”

陈文馨瞪着她,有心想走,又舍不得谢姮的马车。

“随意。”

谢姮敲敲车壁,马车立时停下。

佩兰打开车门,“莫小姐,请回自己的马车。”

“你......你们!”

陈文馨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她本想赖着,却听到谢姮的声音传来。

“大街之上,拉拉扯扯的不好看,你是要相看婆家的,还是自己捡着脸面吧。”

她如此说,陈文馨不敢再拗,狠狠白了谢姮一眼,从马车中离开。

“把匣子收好,明日再去定远伯府时,是要还给伯夫人的。”

扫了匣子一眼,谢姮吩咐道,佩兰连忙应声。

定远伯府内,得到了消息的定远伯与世子匆匆赶来,在他们身后,萧予辰不紧不慢地跟着。

“夫人母亲,你没事吧?”

见秦氏面色如常,父子俩这才松了口气。

“我没事,多亏了永宁伯夫人。”笑看着丈夫与儿子,秦氏透过父子俩瞧见萧予辰,从椅子上起身,“今日若有怠慢,还请摄政王见谅。”

“无妨,”萧予辰语气淡淡,“伯夫人刚才说......多亏了永宁伯夫人?谢氏?”

“是她,我当时虽不能言语也动弹不得,但她所做之事我皆知晓,她还说她的法子只能管一时,让我定要再请医者。”

“既如此,正好本王有相熟的医者,让人请来在为夫人看看。”

萧予辰如此说,定远伯连忙点头,冲着他拱手,“那就有劳摄政王了。”

萧予辰招来身边暗卫,去将袁老请来。

待袁老来到定远伯府上,萧予辰便坐在一旁,看他为定远伯夫人诊脉。

“嗯?有点意思。”

诊过脉后,袁老细细询问了当时谢姮的处理办法,听秦氏说完,捋顺着胡子笑道。

“多亏此人,否则现在夫人根本无法坐在这里,纵有老朽为你医治,也需一些时日恢复。”

袁老说完,为秦氏开了付方子,交到一旁嬷嬷手上。

他转头看向萧予辰,“若有机会,老朽也想见见。”

“实不相瞒,我已邀请永宁伯夫人明日再来府上,要对她好好酬谢。”秦氏开口道。

“那明日萧某与大夫再来府上叨扰,告辞。”萧予辰站起身来,袁老斜了他一眼。

“啊?”秦氏一怔,与定远伯对视一眼,“那......明日恭候摄政王大驾。”

离开定远伯府,袁老坐在萧予辰的马车内,上下打量着他。

看了一会,他抬手执起萧予辰的手腕诊脉,又伸手去探他的额头。

“谢氏便是那晚的女子。”萧予辰无奈道。

“原来如此,那倒是巧了,老朽还真想好好瞧瞧那是个怎样的女子?”

袁老说着,似乎想到什么,“前两日老朽医馆里来过一个女子,也让老朽颇为好奇。”

“所以,是您特意将她指到天机阁去的?”

“她?竟是同一个人?”

袁老捋顺着胡子笑起来,“也不能说是刻意,但当时确实从她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再者她身上的东西也让老朽感兴趣,未曾想到会这样巧合。”

“成,前面把老朽放下,关于你想知道的那件事,我还得继续回去翻古籍呢!”

萧予辰淡淡应了声,抬手敲了敲车壁。

——

临近傍晚,陈文远乘马车向着府中归去,却被人拦住去路。

当知晓是崔敏要找他时,他心中奇怪。

虽然两个人之间有过一个孩子,可他们见面的时间大都是约好的,她极少会派人主动找他。

一进屋,就见崔敏脸色苍白,神情中带着阴沉。

“敏敏,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吗?”陈文远放缓声音,面带温柔。

崔敏抬头看他,眼中的冰冷,令陈文远脊背发凉。

目光不动声色地在屋中转了一圈,见门口站着的丫鬟十分眼生,顿时心中一沉。

“陈郎,我解决了我们的孩子。”

招呼陈文远上前来,崔敏的声音听起来温和的有点可怕。

“我知你家那个商女今日会去定远伯府,便也去了,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敏敏,真是委屈你了,你一定很疼吧。”

陈文远上前,将崔敏拥入怀中,“都是我不好。”

他的声音越发温柔,冲淡了崔敏心中的冷意。

她眼圈略微发红,“陈郎,你与我说从未碰过那商女,对吗?”

“自然,我们成婚之后,我一直住在书房,你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我府上打听!”

陈文远说得肯定,心中却有些惊疑,不知崔敏为何忽然问起谢姮来。

“哦?可我今日在定远伯府亲眼看到她在孕吐,若你没有碰过她,这孩子......是怎么来的?”

“什么?”

陈文远猛地一怔,“你说她有了身孕!”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王爷小说
  2. 抑郁症小说
  3. 萧先生小说
  4. 龙婿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