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流放路上,我靠算命成为团宠
流放路上,我靠算命成为团宠

流放路上,我靠算命成为团宠 暗香盈袖 著

连载中 楚玥沈淮 团宠

更新时间:2023-11-20 16:49:44
玄学大佬一睁眼,竟成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将军府大小姐。最要命的是,还在全家被流放的路上!所有人都等着看她怎么把自己作死,谁知她竟然开挂了!摆阵、画符、断吉凶,相面、捉鬼、看风水。众人惊掉下巴:这还是那个骄横、野蛮的草包?某人:不,那是我媳妇儿。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6章

沈潇潇摇头,不动声色地放了回去。

槐树上的东西她不知道是什么,这收鬼符也不一定凑效,倒是不急着拿出来。

只是,皓哥到底在哪?

沈潇潇神色严肃地观察四周,夜倾澜转头看着一脸认真寻找什么的她,眼眸微眯。

眼前的这人真是沈潇潇么?他虽然与沈潇潇接触不多,但也从未听说过她能看到脏东西这件事。

她要么一直在隐藏,要么就是......

夜倾澜摇头,觉得自己有点好笑,难不成她还能被什么东西附身不成?

就在夜倾澜心猿意马之时,沈潇潇忽然蹲在地上,目光锁定槐树根。

“你在看什么?”

沈潇潇忽然夺过他的剑,“剑借我用一下。”

她说完,提剑毫无章法地在地上刨土。

夜倾澜眉心跳了跳,脸色愠怒。

“沈潇潇,你竟然拿我的剑刨土!”

她头也没抬,动作飞快,像是急切寻找什么。

夜倾澜恼怒,她最好真能发现什么,否则......哼!

片刻,她忽然停下了手中动作,双手握剑,猛然**了土里。

只听“啊”地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过后,有血水冒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他惊奇地站在沈潇潇身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眸。

沈潇潇却不意外,她伸手从血水里抓出了一把头发。

有白色,也有黑色。

夜倾澜眉心猛然一跳,她怎么敢从血水里摸头发?不恶心么!

沈潇潇不知他内心想法,将头发放进手心,闭眼默念了几句。

就见头发在她手心扭动,仿佛十分痛苦。

她伸手从衣袖中拿出收鬼符,拍在这团头发上。

头发疯狂扭动,发出尖锐痛苦的声音,最终变为灰烬,被她一吹,消散在风里。

她当是什么东西在作祟,原来是槐树下埋的尸骨。

这些东西常年吸收百年槐树的灵气,成精害人罢了。

“这就解决了?”

夜倾澜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团头发,简直不敢相信他费神半天,结果作祟的只是一团头发。

“应该解决了。”

她话音一落,背对着槐树。

“游魂附树,三米之处必有怨种。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沈潇潇说完,坐在一旁休息,将剑拋给夜倾澜。

夜倾澜:“......”

他堂堂四皇子,要做苦力救人?

夜倾澜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沈潇潇目光疑惑地眨了眨眼,这人有病吧?

把她带过来救人,结果自己走了?

她坐了一会儿,见夜倾澜没有回来,就准备起身自己动手。

还没动手,就看到不远处一群男人走过来,沈潇潇顿时恍然大悟。

东西解决了,这些人自然能清醒过来。

夜倾澜真是能靠别人,绝不自己动手呢!

一群男人走过来,期期艾艾地拿着工具,扒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埋在土里的皓哥。

皓哥昏迷不醒,身上血迹斑斑。

他身下还有其他尸骨,说明这些游魂已经不是第一次害人了。

众人都是被官兵喊起来干活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埋到土里的皓哥,以及站在槐树下旁观的沈潇潇,还什么不明白的?

当即个个开始义愤填膺。

“皓哥怎么会在这?”

“谁把他埋这里了?”

“还能有谁?我们来的时候不就只有这个女人在这里吗?沈潇潇,你可真是恶毒啊。刘夫人不就扇了你一巴掌?你竟然就恶毒到将她俩揍一顿,将孩子埋了?”

“这样的女人,能留在我们队伍中吗?”

“杀了她,杀了她。”

......

从流放就没怎么说话的沈孤信,看到众人杀气腾腾,恨不得直接杀了他女儿的模样,当即咳了一声。

他做大将军二十余年,纵使此刻身穿囚衣,神色苍白,却也难掩他经久沙场沉淀出的威严。

他一出声,周围的愤怒之声瞬间消失。

“各位听我说,我女儿只是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会在众人沉睡时,将刘大人夫妇打晕,再将刘公子带到这里埋尸?且还不被我们所有人发现?”

他说的确实有道理,他们这些人之中有会武功的。

沈潇潇就算再能耐,也不过是一个闺中小姐。

想在众人眼皮底下做这种事,几乎不可能!

跟过来凑热闹的沈书雪,听众人想要对沈潇潇动手还有几分兴奋,见沈孤信三言两语就化解了众人的怒气,她撇了撇嘴。

沈潇潇这个**,也就有个好父亲和好哥哥护着,否则早就死了千八百回了。

她就不信,每次这两人都能护住沈潇潇!

沈孤信见众人沉默,几步走到沈潇潇面前,高大消瘦的身影将她护在身后。

“所以,此事必有隐情,各位不防先关心一下刘大人夫妇和小公子。”

众人对久经沙场的的沈孤信有几分害怕,听到他的话赶紧去关心皓哥,再没人关心沈潇潇的事。

他松了口气,转过头,轻轻拍了拍沈潇潇的肩膀。

“别怕,爹爹相信你不会做这样的事。”

在众人怀疑她的时候,他什么都没问,只是轻拍肩膀安慰她,甚至都没要她解释什么。

沈潇潇眼眶微红,做了这行多年,她早已习惯了被人质疑,被人追着喊打。

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坚定地护在她面前。

说一句,“别怕,我相信你!”

怎么了?”

沈孤信疑惑地低头看着眼中闪着晶莹泪光的沈潇潇。

莫非真被刚才的阵仗给吓到了?

也是,他的女儿从小被他和沈淮护着,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仗,怎么可能会不哭呢?

沈孤信眼中闪过一丝自责,如果不是因为他功高震主,他的潇儿还依旧是娇生贵养的千金小姐呢,怎会受这种苦?

“没事,就是眼里进沙土了。”

沈潇潇揉了揉眼睛,看到沈孤信眼中的自责,赶紧出声解释。

她和沈孤信并肩走着,跟随大家一起回到暂时休息的地方。

经过这会儿折腾,大家都有些疲惫,将皓哥放到刘夫人身边就继续睡觉了。

毕竟不是自己家孩子,他们很快就忘了这茬,进入了梦乡。

只有沈潇潇趁大家再次沉睡过去,准备检查刘家夫妇的身体,却看到刘家夫妇猛然坐了起来!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团宠小说
  2. 重生妈咪小说
  3. 神医小说
  4. 女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