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一场替兄取妻生子的荒唐婚姻
一场替兄取妻生子的荒唐婚姻

一场替兄取妻生子的荒唐婚姻 沈蔚之 著

连载中 秦如烟荣礼淮 荒唐 婚姻

更新时间:2024-02-12 15:24:18
庆宁十三年冬。恭国府,沈蔚之自焚而死。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尸骨无存。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沈蔚之没能留住冷廷烨。

甚至,第二天还派人过来转达:“世子需忙着准备大婚之事,无瑕分身,近日就不过来恭国府了。”

这无疑惹得老夫人勃然大怒。

“不争气的玩意儿!”

沈蔚之跪地默然不语。

就这么跪了一夜。

直到隔天大清早,老夫人才冷着脸过来。

“今日梁王妃要去恩鸣寺祈福,恭国府由你出面陪着去,莫要失礼。”

“是。”

……

祈福声势浩大,足有几十辆马车。

沈蔚之坐在马车里,掀开帘子一角往外看。

前世,她自从怀孕后,就被老夫人严令在府中养胎,因此没有参与这次祈福。

一路行至恩鸣山腰。

马车突然猛停,沈蔚之正要询问,旋即便听见外面刀兵声起!

掀开车帘看去,竟是碰上了劫匪!

所有的女眷吓得聚在一处,尖叫惊呼哭声不断。

眼见着护卫不敌劫匪,一个小娘子被拉下马车。

沈蔚之心一横,束起衣袖上前,从死在地上的护卫身上取下弓箭,张弓拉箭,一箭穿心。

随即她朝还在瑟瑟发抖的小娘子道:“快走!”

说着又是一箭,射中持刀冲来的劫匪脖子。

但她箭术再好也抵不过劫匪人多。

眼看两把长刀朝她砍来,突然两支利箭破风而来,势大力沉,径直穿透贼人头颅!

沈蔚之惊魂未定,喘着粗气。

一抬头,只见一紫衣男子背负长弓,策马而来。

身后传来了女眷惊喜万分的呼声:“是景王!景王殿下来救我们了!”

不远处的谢景玹目光在沈蔚之身上停留了几息。

所有女眷或哭闹,或惊恐,只有沈蔚之持弓而立,身着锦绣,却宛如女战神。

他目光流连至发髻,却是个已婚妇人。

心中一哂,谢景玹移开目光朝贼匪杀去。

……

很快,剩下的劫匪尽数剿灭。

沈蔚之与众多女眷站在马车旁。

不久,却见景王策马而来,他并未下马,高高在上朝她道了一句:“夫人好箭法。”

沈蔚之一愣,随即恭敬答道:“王爷过奖。”

景王没有多言,便策马离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沈蔚之压下心中奇怪的感觉,眸色有些复杂。

——这景王如今被人人称赞,立下过赫赫战功,任谁也想不到这样光风霁月之人,日后竟会反叛朝廷。

等下,祈福遇匪,景王……

这两件事合在一起,沈蔚之突然就记起来了!

前世梁王妃就是在祈福途中遇险,犯了心疾身亡,不知为何,新帝却将梁王妃的死降罪于景王,贬景王流放通州!

如今亲历这一遭,沈蔚之才明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恐怕景王是被忌惮他势力的新帝,故意降罪。

沈蔚之刚记起来。

随即就听前方梁王妃马车里传来婢女的惊慌声——

“快去寻大夫来!王妃犯心疾了!”

从此处回京寻大夫,就算快马加鞭也至少需半个时辰。

心疾根本就等不了这么久。

顾不得许多。

沈蔚之提起衣裙,快步跑向前方。

她伸手拦住侍卫,语出惊人:“我能治!”

惊慌之下,无人敢阻拦。

沈蔚之当即便上了马车,正要从怀里取针包施针,身后一股力道突然将她拽下来。

回头看去,竟是冷廷烨!

他脸色阴沉至极:“沈蔚之!你在胡闹什么?你根本就不懂医术,耽误了王妃,你全家的脑袋都不够掉!”

沈蔚之没被他的呵斥吓住。

她看着冷廷烨身上穿的护卫军戎装。

——也就是说他一直都在,那刚刚她遇险之时,他在哪儿?!

目光往后,她看见了哭得梨花带雨的夏芷凝。

心下了然。

好一对情意深重的爱侣!

冷笑一声,沈蔚之冷冷瞥了一眼冷廷烨,然后直接推开他,大步跨上马车!

她居高临下,目中无人。

“我父乃宛城太守!我母乃医仙谭氏的第十代传人!”

“我当然能治!”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荒唐小说
  2. 婚姻小说
  3. 晏先生小说
  4. 圣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