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仙侠奇缘 > 师姐发疯后,混子宗门起飞了
师姐发疯后,混子宗门起飞了

师姐发疯后,混子宗门起飞了 乘芽 著

连载中 谢倾江执 师姐 宗门

更新时间:2024-03-04 17:07:45
谢倾一朝穿书炮灰女配,在混子宗门阴暗爬行。谁要跟女主作对?谢倾直接整顿修真界。鼓励厌世反派师弟做强做大,逐渐成为反派头子。谢倾:“我怎么跟你妈一样?”反派:冷静,不能杀她,我忍!带动高冷傲娇师兄看禁书,一起做贼当老六。师兄:“今晚去你...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白澜以为谢倾被这霸气的名字震慑住了,重申一遍:“天气预报啊!”

他说:“风休还取过很多有意思的名字。”

谢倾想了想,真诚发问:“比如期末作业?”

“啊对对对,这也是他定义的!”白澜给予肯定,还加以扩展:“他还把隔壁文道宗称为图书馆和自习室,说期末作业不会的可以去那里抄。”

文道宗与清闲山同属六上宗,收罗百万书卷,拥有修真界最庞大的书卷量,且自成一套体系,以书本知识修道为主。

用外界的话来说,文道宗都是书呆子,没有战斗力的弱鸡。

而事实证明他们确实是仙门大会的倒数第二。

因为倒数第一是清闲山。

“高,实在是高!”

谢倾为自己的师尊喝彩,也辛苦白澜这一波吹捧。

这个世界似乎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已经不是原剧本了,风休的思想未免过于超前,倒像是和她同根同源,从现代而来。

谢倾正想着,闲阁那方突现一道白光,头上天空也跟着变色,月影无踪,风雷涌动。

“什么情况?”谢倾没见过。

白澜望着天边的那抹白光收了笑意,他召出飞剑即刻前往,声音扬在身后,从空中浮下来传入谢倾耳朵里。

“修言破镜了。”

不愧是清闲山唯一的天之骄子。

白澜走了,谢倾回到屋里打坐,尝试运转体内的灵力,奈何阻塞不通反吐出一口血来。

她不甘心地又试了两次,依旧一样的结果,最终没有力气地倒在地上,谢倾闭上眼睛想,似乎比前两日还严重了。

为何会身体受损成这样?

又为何找不到自己的剑?

这一切又会不会和风休有关?

次日,拜师大典。

白澜坐在掌门位置神色自若,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而长老位上空了四个人,只有花残长老和云卷长老在场。

好凄惨。

顾修言昨晚一夜未眠,今早还是那么容光焕发,白衣无纤尘,皎皎孤月轮。

相比之下谢倾就显得很丧,乌发垂眼,皮肤冷白,没有血色,她幽幽问道:“长老都缺勤,是有什么心事吗?”

宗门中的人对顾修言更多是敬畏有加,高远不可攀,鲜少有人主动搭话。还是废话。

顾修言轻描淡写地瞥了谢倾一眼,没有感情地解释:“副掌门闭关睡觉,风休师叔逃债云游,扶柳师伯把自己毒倒了,小师叔鬼混向来找不到人。”

怎么听起来都不靠谱?谢倾睁着死鱼眼看顾修言,只觉得清闲山没什么正常人。

顾修言望了上方的花残长老一眼,面无表情道:“花残师叔本想告假去做美容,师尊用扣工资把她威胁住了。”

谢倾:六。

她突然觉得白澜有种空巢老人的感觉,真是为难他了。

谢倾感叹:“纯情师伯,在线孤寂~”

顾修言默默看向她:“……?”

总感觉谢师妹最近癫癫的,格外不对劲。

适时,江执来了,典礼正好开始。

谢倾和顾修言齐齐扫了江执一眼,心说掐点打卡被你玩明白了。

因着昨天不甚美好的回忆,谢倾不动声色地朝顾修言身边靠了靠,远离江执这个危险分子。

江执看尽眼里,翘了下唇角:“谢师姐,你礼貌吗?”

“……”

谢倾淡淡道:“师弟,我肉柴。”

言下之意,别吃我。

江执不理解,蹙眉看向谢倾:“顾修言能增肥不成?”

顾修言:“……?”不能。

谢倾哎了一声:“其实你师姐我吧,命不久矣,此生没什么心愿,就想尝尝半魔的血什么味。”

她最后还咂了咂嘴,挺像回事。

江执眸色阴沉地盯着谢倾,忽然嗤笑一声,当真配合地揭开袖口,从手腕处引血。

谢倾:whatareyoudoing?

一滴圆滚滚的暗红血珠浮在江执脉口处,江执将手腕伸到谢倾脸前面,挑眉道:“尝。”

宗门的典礼还在进行,他们几个亲传弟子有些荒谬了,顾修言沉声警告:“江执,别疯。”

江执不屑置辩,只觉得无趣。他刚要收回手,谢倾忽然抓住他的小臂,慢慢吸了那滴血。

江执一愣,询问地看了顾修言一眼,你再说一遍谁疯?

顾修言也愣了,无言以对。

谁也不敢保证,谢倾喝了这滴血会不会有事。

师兄弟两个开了眼了。

谢倾丢开江执的手,舔了下唇,从容又淡定。

只能说,很补。

魔血的气息阴暗霸道,在她的体内化开,增长气焰,有些烧还有些刺,但是活血通络。

“小江江,我觉得我们有些暧昧了。”谢倾感受着身体变化,很**。

江执抿唇:你闭嘴吧。

疯了!真是疯了!

顾修言破防了,他冷不下脸来,只能是匪夷所思看着谢倾:“谢师妹,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谢倾懒懒地打了个嗝,瞥了顾修言一眼:“有本事你咬我啊?”

顾修言简直气上头,这都什么人啊!

只要顾修言不好受,江执便开心了,他揉了揉手腕,弯唇笑了。

“湜湜其沚,冉冉之星。”谢倾悠闲望着行拜师礼的喻冉冉,她风轻云淡道:“小顾小江,今天的重点在那呢~”

云台之上,风光无限。喻冉冉身着亲传弟子的冠袍,向云卷长老拜了三拜,万道灵气复苏,天命渡化其身。

谢倾温和一笑,心道不愧是女主,有些光环在身上的。

只见喻冉冉转身,仙姿不凡,她迈开一步踩在过长的衣袍上,猝不及防摔了一跤。

云卷长老吓得眼珠子掉下来,这可是宗门大典,徒儿别搞我啊!

江执平静看着:“重点是摔跤吗?”

“没那么恶趣味……”谢倾无语。

重点在于,你们清闲山的少女天才来了。

十年之后,仙门大会,喻冉冉这个名字将震慑整个修真界。

手握剧本的谢倾毫无波澜,然后就听见白澜说仙门大会提前到明年,亲传弟子好好做准备。

谢倾:“?!!”内心翻起惊涛骇浪!做什么准备,上去送人头吗?

白澜专门看了谢倾一眼,微笑道:“这是风休长老争取到的哦。”

谢倾:滚啊,弑师的心都有了!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师姐小说
  2. 宗门小说
  3. 缠爱小说
  4. 高冷王爷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