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豪门总裁 > 霍总别哄了,夫人已死心
霍总别哄了,夫人已死心

霍总别哄了,夫人已死心 萝卜排骨 著

连载中 岑韵霍惟安 夫人 霍总

更新时间:2024-04-25 11:26:22
追了霍惟安半辈子,岑韵终于如愿嫁给他。可婚后她才知道,他不过是为了恶心他妈妈,才娶了她这个粗鄙没教养的真千金。再爱的感情也会被一地鸡毛的婚姻消磨干净,岑韵撑到三年后霍惟安的白月光回国,终于放手了。离婚后,她舍弃爱情专心搞事业,不再被感情牵绊后,当她的目光不再放在霍惟安身上后,霍惟安却慌了。他把岑韵困...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霍惟安听到这话眸色黑沉的吓人。

冷眼瞧着她这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团火。

下一秒,岑韵的手腕突然被一只大掌攥住。

她眼前一花,被霍惟安抵在了床上。

“你没资格和我两清。”

话音刚落,炙热的吻落下。

他身上沾染着浓浓的酒气,连带着这个吻,也醉人。

岑韵双手抵在他胸膛,使出吃奶的劲想推开他。

霍惟安反而钳住她的手腕,把她的双手压在床头。

察觉到她身体的战栗,他毫不客气的发出一声嗤笑。

“装什么。”

说什么两清,她不过是欲擒故纵罢了。

察觉到岑韵的抵触,他含住她的耳垂,哑声道:“你该庆幸我最近心情不错。”

余光瞥见她无名指空荡荡的只剩一圈白痕,他眸色一暗,扣住她的掌心,与她十指相扣。

房中立刻陷入旖旎的氛围。

“我家出事时你前后花十亿保住了岑家,这笔钱我会算作股份补偿给你。”

岑韵的声音越发的清醒,缓声道:“霍惟安,咱们好聚好散。”

她这么做并非是为了帮岑家还债,单纯是不想让自己再欠霍惟安的恩情。

她前不久才查到当年她被下药的事是自己的亲弟弟岑澈干的,说来可笑,她这个弟弟为了保护岑妤把她当成敌人一样处处算计。

当初不过是有人传了一句霍惟安是和岑家定亲,该娶的是岑家正儿八经的大**才对,岑澈这个蠢货就怕她真的夺走自己心中唯一的“姐姐”的好姻缘,就给她下药,要把她送给一个黑道大佬,想让她被玩虐至死。

谁知道岑韵没招惹上黑道大佬,反倒稀里糊涂和霍惟安成了一对怨侣。

也正因此岑家人暴怒,直接和她断绝关系,当众承认不再认岑韵这个女儿。

如今岑韵也不知这究竟是福是祸,总之恩怨纠缠,她想亲手斩断这份孽缘。

此话一出,霍惟安的动作一僵,眸色瞬间冷了下来。

他直勾勾的盯着岑韵,刚要说话,突然被一阵电话**打断。

“哥,你快过来,岑妤被人欺负了!”电话那头传来霍惟安发小的声音。

霍惟安下意识看向岑韵,见她没什么反应,不由皱了皱眉。

“被欺负就报警,找**什么。”他不耐烦的呵斥一声。

对方明显愣了一秒,磕磕巴巴的解释道:“可、可你们互相喜欢啊,要不是岑韵横插一脚,你俩早该复合才对。”

那人显然不知道岑韵正在旁边听着。

电话那头忽然传来岑妤娇柔的声音,即便她竭力压抑却还能听出她在哭,“别让他来,我自己可以……”

她越是这样坚强,越惹人心疼。

霍惟安紧紧抿着唇,让人猜不透他心中所想。

“你要走就走,别跟谁欠了你钱似的。”

岑韵以前看到霍惟安和岑妤纠缠不清,心里难受的就像针扎一样。

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内心麻木生不出半点情绪,只觉得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

霍惟安闻言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不已,他原本都要起身了,此刻却直接扔下手机,重重咬了她的嘴唇一下。

“嘶……”她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霍惟安的发小听到了岑韵的声音,立刻在电话那头嚷嚷起来。

“是岑韵拦着你不让你出来是吗?”

“她这人真够贱的,耽误了你和岑妤这么多年。”

发小越说越过分,甚至开始自以为是的替霍惟安做决定,“惟安,你真舍得岑妤受欺负呀,要我说你家那个黄脸婆早该换了……”

“赵家和霍家的合作该换了。”霍惟安冷声打断了他的话。

不容对方哀求,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片刻后,赵家和霍氏集团的合作如他所说的那样一切中断。

发小还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紧接着又打过来,却直接被霍惟**黑。

被霍家针对的滋味不好受。

没过多一会对方就联系了不少人来求情,甚至连岑妤都特意发消息劝霍惟安说那人只是喝多了说胡话。

可霍惟安却理都没理,反而是让对方感受了一把生不如死的滋味。

岑韵冷眼瞧着,心里明白他并非因为那人的话而发火,不过是他最烦别人对他指手画脚。

敢伸手指着他的人,最后都会被他亲自砍断那只手。

片刻后,发小求情的电话已经打到了她手机上。

岑韵淡淡扫了一眼,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一旁伸出只大手直接替她挂断。

“他们平常都这么对你?”

霍惟安的语气里有些懊恼,像是没想过岑韵在他的圈子里也会受到这样的冷落。

毕竟他一向走到哪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即便他不喜欢岑韵,那群人看在霍家的面子上也不该这么对她。

那群人该好好敲打了,霍惟安眸色暗了暗。

“你要是不默许,他们哪敢。”岑韵嗤笑一声。

那帮人都唯他马首是瞻,他一个不高兴,遭殃的就是岑韵。

从她莫名其妙在职场上被排斥孤立不得不辞职,到被人推下楼梯小产差点摘除子宫,霍惟安虽然从没明说过什么,但他手底下的人各个是人精,他哪怕只是皱皱眉,就会有人帮他出手,解决岑韵这个麻烦。

霍惟安忽然抬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他紧紧抿着唇,眉宇间透着一丝不悦。

“我会补偿你。”他冷声道。

但前提是岑韵不许再胡闹,也不许用那种无欲无求的眼神看他。

“随便吧。”岑韵嘟囔一句,转身用被子蒙住了脸。

感觉到霍惟安下床离开,她心里没多少失望,只觉得可笑。

他在想什么呢,是不是觉得这次照旧拿张黑卡给她,就算作补偿了。

见他的车子驶出院子,岑韵从衣帽间里翻出一个行李箱,默默打包起自己的衣物。

自打嫁进霍家成为家庭主妇后,她便很少置办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遍,也不过堪堪装了大半个行李箱。

她亲手给霍惟安做了不少穿戴的东西,只不过都扔到衣帽间落灰了他也不曾用过。

岑韵统统打包好送给了家里的佣人。

走出霍家,她没再回头。

她漫无目的的在黑夜中前行,本不想打扰妈妈,可心里却空落落的想找个寄托。

“妈,我能不能回去住两天?”她在电话里小心试探道。

岑家上下都看她不顺眼,唯独她妈妈会替她担心,把她放在心上。

三年前岑家要和她断绝关系,她妈妈夹在亲人和她之间两处为难。

后来因为她坚持护着岑韵,岑家人竟然把她赶出家门,逼她什么时候和岑韵断绝关系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岑母小心翼翼的问道:“小韵,你和惟安吵架了?”

岑韵愣了一秒,没告诉她自己离婚的事。

“就是想你了。”她瓮声瓮气的回答。

回到妈妈住的小公寓里,看着妈妈特意给她留的灯,岑韵的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房子虽然小,妈妈却特意为她留了最大的房间。

岑韵知道妈妈是觉得这些年亏欠她,所以宁可委屈委屈自己也要让岑韵用最好的东西。

躺在床上,她半梦半醒间感觉到一个温暖的身躯凑了过来。

霍惟安大手一捞,把她搂进怀中。

岑韵还以为是在做梦,等到第二天醒来才发现霍惟安竟然躺在自己床上。

“你怎么来了?”她质问道。

霍惟安睁开眼,狭长的眸子里泛起一丝不悦。

“你妈求我来的。”

岑韵一噎,想起妈妈最在乎的就是她和霍惟安的婚事能安安稳稳的,忍不住商量道:“离婚的事能不能先别和我妈提。”

霍惟安下意识想拒绝,可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眉头一挑,掀起眼皮幽幽扫了她一眼。

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侧脸上,岁月对他很是宽容,他虽然已经二十八岁,脸上却没有多少岁月的痕迹,反而是增添了几份成熟的魅力。

“好处?”他的丹凤眼里晕着雾色,声音哑得吓人。

他的睡衣不经意间被扯开,露出胸前一片春色。

结合他刚才那番话,房间瞬间泛起暧昧的氛围。

然而岑韵却只漠然的起身下床,面无表情的说道:“有时间把手续办了,我不会耽误你。”

霍惟安的表情僵住,一股难言的不解和慌乱涌上心头。

然而不等他想明白自己即将会失去什么,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你快出来,夫人心脏病发晕倒了!”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夫人小说
  2. 霍总小说
  3. 山贼小说
  4. 舅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