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古代言情 > 该回西凉了
该回西凉了

该回西凉了 糖渍番茄 著

已完结 姜鸠裴宴

更新时间:2024-04-25 12:24:41
裴宴班师回朝那日,他提着长剑要我血祭奠他父兄。「姜鸠,你这辈子都不得往生!」后来他携军踏破西凉复仇成功,我这个郡主成了最低贱的奴。他的诅咒也应验了。最后我精神受创朝着城楼要跳下,他却气急攻心吐出血,跪在地上求我回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4章

4.

隔日我醒来,我朝着闹着不喝昨个医师开的药,嬷嬷轻声哄了我好久才喝。

喝完我吃着蜜饯问嬷嬷,太后娘娘怎么不在。

她愣了好久,反问我今年年芳几岁。

我笑了,叉着腰挺起胸膛一脸得意,「嬷嬷是不是糊涂,我今年十四啊,阿妈说了,十四十四,都是个小大人了。」

可嬷嬷摇了摇头,笑得勉强,说我如今十八了。

我面色不解。

直到裴宴冷着脸踏雪而来,我仅一眼就惊异出声。

「裴家二郎,你怎么**红袍穿这黑不溜秋的黑袍,都不衬你。」

他没应声,气压低的骇人。

「姜鸠,不要装了,以后就好生做我裴家外室,这是我能给你最后的生路。」

他说的极快,不给我搭话机会就拂袖离去。

隔天,裴府对外称我是外室,连妾都算不上,最是低贱,要不是身子抱养怀有身孕,才被破例接入府中修养。

就这样,我拿着苹果被轿子摇摇晃晃从后门抬进裴家,无人恭贺,没有媒婆做喜,名不正,言不顺,上不了台面。

那夜,他没有温情可言,我敌不过,在他肩膀咬了几口,他始终无动于衷。

因为他只有一个目的,怀上孩子才能坐实我这外室进府养胎身份。

那之后,我和裴宴只有相敬如宾。

他常来我院里吃饭、过夜,只是常常冷着脸。

因为我不是偷他衣服给府里的大白猪穿,就是给他饭里放泥巴。

他有次大发雷霆,让我跪在祠堂不许人给我送饭。

有次我问他是谁。

他冷着脸说,「你到底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看着他陌生背影,我也会转头问嬷嬷,「嬷嬷,你怎么这么老了,还长白头发。」

嬷嬷担心我,我恍若不觉,只是蹲在院子里看蚂蚁。

我想着,日子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也好,至少嬷嬷能保命,她是我唯一亲人,我只想护着她。

没过几日。

老夫人命人传话,让我去前堂请安,嬷嬷要给我换衣,我专程挑了一件与我平日素雅衣着不同的鲜艳红衣。

等到了老夫人院门前却吃了个闭门羹。

我不能走,只能继续站。

站到日头正毒辣后才有人唤我进去。

老夫人高座,我一言一行都规矩有礼跪在地上端茶。

「既然是来请安,那就跪上两个时辰再起来吧。」

就这样,我又端着滚烫热茶跪了足足两个时辰,最后起身时摔碎了茶杯。

「你还装的一副娇弱,我裴家上下满门皆死在那战场,真不知道阿宴怎么娶了你这个杀父君的仇人?!」

老夫人面色难看,一巴掌扇在我脸上,眼里是怒火滔天。

我心里欢喜的很,我和他们隔着血海深仇,我如此活得煎熬,我也见不得他们顺心。

那晚裴宴来我房里吃饭,我因为右腿残缺,这一站又痛不欲生的疼只能躺下休息。

他见我躺在床榻面无血色毫不关心,而是掐着我脖子面容阴狠的怒吼。

「为什么穿红衣,你就这么喜欢戳人脊梁骨吗?!」

他力气太大,我挣脱不开,只能涨红着脸艰难道。

「好疼,你放开,我好疼。」

嬷嬷这时冲进来,跪在地上求他松手,不然会要了我的命。

他的手劲越来越大。

有那么一刻我想就这么死掉,不至于活在灭国罪孽中,受尽煎熬。

这么想着,我慢慢闭上眼,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解脱和期待。

裴宴还是及时松了手。

我呼吸急促的大口大口吸着空气。

「是不是以为我要杀了你,我要你记住,我阿兄、阿爹,以及那上万英魂所承受的死亡,你都得好好明白!」

他附身在我耳边森冷的说完,不顾我的祈求撕碎我的红色外衣,只身下里面薄薄里衣。

下一秒将我拽到外面雪地。

寒冬腊月的雪是刺骨的凉意,我只穿了里衣,加上右腿钻心的疼,我瘫在地上,缩成一团取暖。

裴宴没有放过我,他扯住我头发,迫使我仰起脖颈。

「余生,余小娘,你记住,你今后只能为奴为婢,不得往生!」

「你不是喜欢躺吗?那就跪上两个时辰,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让她起来!」

他丢下话走后,嬷嬷给我披上斗篷,心疼的给我一个劲儿暖身子。

思绪回笼,我得意的笑了。

嬷嬷以为我又疯了,抱着我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她忘了,今日,正是裴家军被屠城忌日。

我故意穿红衣,要他们不能忘,就如同我一样深陷西凉灭国的噩梦。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雇佣小说
  2. 撩人小说
  3. 衙役小说
  4. 帝先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