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逃荒空间:农女翻身记
逃荒空间:农女翻身记

逃荒空间:农女翻身记 海州常山 著

连载中 纪婉清纪婉荷 农女 空间

更新时间:2023-01-08 11:07:56
农业大学教授纪婉清,一朝穿越,竟成了农家小可怜。贫穷农家女嫁到地主老爷家,人家是一夜之间麻雀变凤凰,可原主却是一夜之间曝尸荒野!祖父狠,祖母毒,自家老爹软弱可欺。还好娘亲和妹妹给力,分家,必须分家!不仅如此,他们还要搬家!凭着她一肚子农业知识,就不信在古代闯不出一条活路!可路上没吃没喝的怎么办?纪婉...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6章

一夜无梦,次日一早,周氏便早早起床做好了饭。

一家人围坐在桌子边上,等着马氏分配每个人的口粮,虽然每天做饭的是周氏,可谁吃的多,谁吃的少,一切都掌控在马氏这个婆婆手里。

“好了,吃饭吧!”

周氏捧起碗,用筷子扒拉了几下,跟往常一样,碗底只有薄薄地一层黍米。

瞥了眼丈夫和二弟的碗,周氏心头的火气噌地一下冒了起来,什么世道?干活多的反而吃得少,也就纪元平这个呆子才会一直心甘情愿地被这个家剥削!

可一想到,吃完这顿饭就要分家了,周氏又稍稍冷静了点。

纪元平的内心忐忑不已,他一向是最听纪老爷子的话的。

放下碗,他深吸了一口气,闷声道:“爹,我要分家。”

“你说什么?”这话一出,全家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纪元平身上,他们莫不是听错了,纪元平怎么会突然提起分家?

“爹,娘,这些年我为这个家任劳任怨地干活,从来没有奢求过什么,可最后,连自己的孩子也没有护住,我该分家了,总不能让二丫头也重蹈覆辙吧?您说是不是,爹?”

他不是傻子,他只是不愿看到爹娘为难,可是一步退,步步退,他现在已经退无可退了!身后就是媳妇孩子,错了一次,不能再错了。

“老大,大丫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是长子,家里自然得多担待点,我们始终是血脉相连的一家人,怎么能分家呢?”

纪老爷子皱了皱眉,好端端的,突然提分家,该不会是有人在背后说了些什么吧?

马氏更是一百个不乐意,斜睨了眼周氏,“恐怕是老大媳妇想分家了吧?”

大儿子和大儿媳要是走了,家里这么多活谁来干?就老二和吴氏那吊儿郎当的性子,趁早拉倒吧!

“爹,还是那句话,我要分家,孩子们都大了,有样学样,我这个当爹的总要给孩子做个好榜样。”

“大哥你什么意思?我们全家是你一个人养活的吗?大侄女那事儿我也是好心,何家人富贵模样你们也都看到了,出了这事儿怎么能怪家里呢?”

纪元安站起身,手指头都差点戳到了纪元平脸上,可面对全家人的压力,纪元平依旧面不改色、不为所动。

看到他那副油盐不进的模样,纪老爷子沉思片刻,最后拍板道,“行,分家吧!”

纪元平和周氏同时松了口气。

“不过,是有条件的。”纪老爷子话锋一转,脸色也阴沉了三分。

儿大不由娘啊,他这大儿子真是翅膀硬了!

“你们大房一家,虽说为家里尽了不少力气,可这些年说到底也都是靠着公中吃饭的。”

纪老爷子顿了顿,接着道,“所以这分家的话,公中可就分不到银钱了,口粮、锅碗瓢盆都是公中的,自然也都不能带走......如此这般,你们若是没有意见,那便去请里正立个字据吧!”

周氏和纪元平二人如遭雷击,尤其是纪元平,他没想到爹竟然对他们如此狠心?

这是分家吗?这是要把他们往死路上逼啊!

“爹,您不能这么分吧?您......”周氏急白了脸,想要争取些物件。

“家里爷们说话,哪有婆娘插嘴的道理?”纪老爷子面色不虞,冷冷地瞥了纪元平一眼,“老大,这还没分家呢,可别坏了规矩!”

不听话的儿子就要好好教训教训,这气焰不压下去,自己这个当爹的在家里还有什么底气?到时候个个都吵着闹着要分家,日子还怎么过?

纪元平嘴唇颤抖,双目赤红地看向纪老爷子,“爹,您是认真的?”

九月的尾巴,明明秋老虎还热着呢,可他却觉得自己的心冰寒无比,冷得快要说不出话了。

纪老爷子却装作没有看到纪元平这副惨兮兮的模样,只是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好,秀莲,你回去收拾衣裳被褥,我这就去请里正过来。”纪元平一字一顿,“今天,咱们就把这个家分了。”

“老爷子......”见大儿子一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样子,马氏急了,明明老大性子最软和了,一向是家中最听话懂事孩子,事情怎么就闹到这个份上了?

就不能像往常一样,跟他爹服个软,认个错吗?

“别说了,既然他要分家,就随他的意吧!人老了,许多事管不了,也不该多插手了!”

纪老爷子一点都不担心,已经入秋了,天气不久后就会转凉,老大一家要什么没什么,还带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丫头,能撑几天?

他就在家等着大儿子灰溜溜地回家求他原谅好了!

于是,在双方默认下,分家顺利而迅速的完成了,字据一式二份,双方各执一份。

纪元平背着纪婉清,周氏和纪婉荷手里拎着少得可怜的包袱,一家人便在里正同情的目光中,正式踏出了纪家院门!

纪婉清靠在纪元平结实宽阔的背上,把几人或是解脱、或是悲伤的表情尽收眼底,她不禁感叹:爹啊,娘啊,还有我的婉荷好妹妹,她还嫌他们东西带得多呢!

都是些破烂玩意儿,逃命路上带着多累赘,丢了才好呢!

自己空间里的宝贝可不少,到时候找个时机拿出来不就好了。

纪婉清在心里打定主意,有些事,是时候让家里人知道了,不过,她要找个什么让人好接受的借口呢?

家分得太仓促,他们没准备,手里又没什么银钱,只能暂时搬进了村西头的一间荒废多年的宅子。

“爹,没想到这屋子这么多年没人打理,保存的却挺好的,就是下雨也不怕被淋了!”纪婉荷放下手里的东西,激动地摸着门框。

“谭家在过去可是大户,只可惜,一家子在省亲路上遇到山匪,没一个活着回来,仅剩的谭老太太,也吊死在房梁上了!唉!”

周氏叹息道,“咱们借了人家的宅子暂住,等安稳下来,去老太太坟前上柱香吧。”

纪婉清听了这话却是眼睛一亮,思索片刻,她试探着开口了,“爹,娘,其实我在何家说的那些,不是胡话,是小姨托梦告诉我的。”

周氏身子一僵,缓缓转过身,定定地看着纪婉清,“是…是你秀珠姨?你这孩子不会又说胡话了吧?”

“娘,我说的都是真的!秀珠姨是不是瓜子脸,右边眼尾有颗痣?她说,老周家只剩娘你一个人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您出事......”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农女小说
  2. 空间小说
  3. 农家寡妇小说
  4. 地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