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
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

孕妃倾城:偏执残王宠翻天! 九月里 著

连载中 叶拾穆子桢 偏执 残王 倾城

更新时间:2023-01-23 10:20:15
一朝穿越,二十一世纪的特工叶拾竟成了丞相府里爹不疼没娘爱的痴傻嫡女?还被赐婚给了瘸腿王爷?且开局就被人下了药送进了乱葬岗?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办时,叶拾突然看到了个残废的俊美男人姨娘弄权,下嫁残王,封建乱世等她都可以接受……但只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传闻中那个生啖肉,渴饮血的楚王殿下会变成一个嘤嘤怪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14章

这会儿的叶拾是背对着门口的,自然没发现穆子桢。

倒是青萝和紫萝吓得魂不附体,一个劲儿地给叶拾眼神暗示。

“你们这是怎么了?眼睛疼?”叶拾一脸奇怪。

紫萝还算是比较机灵的,干脆扑腾一声跪倒下去行礼,“王爷。”

这时叶拾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不过,根本没有打算收敛的样子。

穆子桢没好气地闷哼一声,“看来,母妃说的的确没错,你戾气重的很,的确应该抄抄佛经,好好磨一磨你的性子!”

“嘁!”叶拾轻蔑地嗤笑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又被打断。

“这是王府,王府有王府的规矩!本王劝你,还是谨言慎行,不要连累了无辜的人陪你一起受罪!”

穆子桢扔下这句话,拂袖而去。

什么毛病!

叶拾努了努嘴。

说不过便以权势欺压,果然在这个世界也是一样,只有强者才能主宰一切!

她暗暗攥紧了拳头。

......

翌日,实在放心不下的穆子桢又去了一趟叶拾的院子。

身后跟着的小厮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王爷,此女本也是冲喜之用,看在丞相的面子上,才让其留下。您又何必总是惦记着,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他刚说完,便得到了一记白眼,于是乖乖闭嘴了。

穆子桢刚走到院子,便听得里头传来一阵嬉笑声。

他好奇地探头一看,发现叶拾竟然伙同几个丫鬟在那里玩叶子戏,好不快活!

穆子桢背着手,凑近过去瞧了瞧,顿时脸色都变了。

聚众玩乐也就罢了,竟然还聚众赌博!

这女人的裙子底下竟然还藏着好些银子!

“你在做什么?”

阴测测的声音忽然在她的背后响起。

她吓了一跳,没好气地回头瞪了他一眼,“你吓死我了。”

穆子桢气笑,“你也有这个时候?”

“那是自然。”

叶拾一边说着,一边眼疾手快地将暴露出一角的银子挪了挪,塞回裙底,“大夫不是说了嘛,我这身子虚,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负责吗?”

她说着,故意摸了摸自己的腹部,眼底尽是狡黠。

偏生穆子桢竟然还无法奈她如何!

他转移了话题问道:“佛经抄完了?”

“没抄。”叶拾回答得理直气壮。”

“你......”

“哎呀,我一碰这经书,腹部就有些难受。”叶拾造作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青萝和紫萝都不敢看穆子桢了。

这借口,也太蹩脚了吧。

谁知道穆子桢竟然只是轻哼了一声,便扭头吩咐身后的小厮:“你去抄。”

小厮愣住,“......奴才?”

穆子桢眉一拧,“怎么?本王说的还不够清楚么?”

小厮不敢吱声,麻溜地抄佛经去了。

他现在心里无比的后悔。

刚刚为什么要说王妃的坏话?

而此时的叶拾看了一眼小厮那悲催的背影,伸了个懒腰,“不就是抄佛经嘛,正好也玩累了,练练字。”

穆子桢的眼中闪过一抹晦暗不明的笑意。

叶拾信心满满地来到了书案前,铺开宣纸,煞有其事地抓起毛笔,蘸墨,在看到经书上那些略显歪曲的字体时,不由得愣了愣。

这、这是什么字?

看着像汉字,却好像不太像......

察觉到不远处射过来的那道含着笑意的目光时,叶拾还是硬着头皮照猫画虎了。

只是这字,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一旁的青萝和紫萝对视了一眼,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好歹丞相家也是名门望族,应该不至于不识字吧......

肯定是他们王妃不愿意写,才故意如此!

倒是穆子桢看出了叶拾的窘迫,直接落座在她的身旁,铺开宣纸。

“写字,首先姿势要端正,握笔要直。”

他甚至故意放满了速度,好让叶拾一笔笔跟上。

在他的引导下,叶拾手底下的字果然比原来的鬼画符好看多了。

至少,她很满意自己的成效。

穆子桢看了一眼她的字迹,感叹道:“想要模仿你的字迹,也是需要一些功夫的。”

傻子都能听出这是在暗讽她!

叶拾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微微扬起下巴,不服输地说道:“我这样的风格,想模仿出精髓,还得回去练两年。”

穆子桢:“......”

论厚颜无耻,他当真没见过还有第二人!

这时,一个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俯身在穆子桢边上耳语了两句。

穆子桢眉毛一挑,眼底尽是讽刺之意,“带本王去看看。”

他起身迈步,正要出门,忽然发现叶拾竟然跟了上来。

“做什么?”

“江枭之事,我也有些功劳,难道你不觉得,带着我会更好吗?”

“你耳朵倒是灵的很。”穆子桢轻哼一声,背着手走了出去。

没有拒绝,那就是默许了。

叶拾迈步跟了上去。

方才侍卫跟穆子桢耳语的时候,她是什么也没听见的,只是那侍卫身上带着些湿气和霉味,她猜到此人多半是从暗室出来。

说起来,要不是这江枭,她还没机会去过暗室呢。

那样潮湿、阴暗的地方,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酸臭。

先前自杀未遂,江枭此时被五花大绑,身上的伤口都溃烂,嘴巴里也被塞了一条又脏又臭的布,生不如死。

与面前身着华贵的穆子桢和叶拾相比,简直云泥之别。

穆子桢眯着眼睛,冷声道:“江老,本王对你甚是敬重,也未曾亏待过你,你何以如此?”

一个侍卫上前,将他口中的抹布取下,他只是瞥了穆子桢一眼,一句话不说。

穆子桢有些不耐,语气阴冷,带着几分狠厉,“你受了谁的指使,若是愿意招供,本王定然不会追究!荣华富贵,本王也能给你!”

这老东西还真倔!

“敬酒不吃吃罚酒!继续上刑!”

一个侍卫拿着一条长鞭走上前来。

叶拾在一旁看得实在有些着急了,直接摆了摆手道:“你这样不行,一点作用都没有。”

穆子桢拧眉,一脸怪异地看着叶拾。

这女人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叶拾正色道:“用刑,得看准人的生理极限。比如熬鹰,或者拿湿布盖住鼻腔,夺取呼吸,我相信,没人能受得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单纯的笑,怎么看怎么渗人。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偏执小说
  2. 残王小说
  3. 倾城小说
  4. 丑女逆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