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我把你当徒弟,你却想以下犯上
我把你当徒弟,你却想以下犯上

我把你当徒弟,你却想以下犯上 威猛小平胸 著

连载中 揽月萧景曜 徒弟

更新时间:2023-02-01 09:20:22
新月如钩,雾华漫天,银色的月光将大地山川揽入怀中,一片安谧宁静。捣月峰上,平地忽然起了一阵狂风,呼啸间,天空乌云密布,新月隐在密云后面,边缘透出了丝丝诡异的血红色。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此时,揽月闪现到寝殿中,摸摸自己的小心肝,还扑通扑通惊魂未定。

她不是被天雷吓得,而是怕萧景曜怕的。

揽月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前一秒明明还躺在床上秉烛夜读,下一刻莫名其妙穿进了这具身体里。

彼时原主正处在冲击化神期的重要当口,不知受了什么**,突然神魂溃散,而她自然而然就接管了身体,同时也接收了原主的记忆。

没想到这一接差点把揽月吓得肝胆俱裂。

她穿的不是别的,正是她秉烛夜读的那本男频修仙爽文《鬼王:君临九洲》。

而她揽月,成了男主萧景曜的恶毒师尊。

萧景曜其人,有着大男主标配的悲惨童年,十岁那年有幸被揽月看中,收为亲传弟子。

揽月不仅救了他的命,还尽心传授他修炼法门。

从小便看透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的萧景曜因此视揽月为天,唯命是从。

揽月突破化神期后,不料卡在了化神中期,迟迟不能突破。

这时,她竟然将主意打到了萧景曜身上。

原来,这萧景曜天生太阳体,正是顶级炉鼎体质。

揽月当初无意中发现了这一秘密,这才将萧景曜收为弟子,有备无患。

而她之所以那么用心教男主修仙,也是因为炉鼎修为越高,对她裨益越大。

为了突破化神中期的瓶颈,揽月将萧景曜囚禁在禁室中,不加节制地索取,硬生生将萧景曜从金丹巅峰吸到了练气初期。

萧景曜遭受欺骗和背叛,心中的信念骤然崩塌,几欲疯魔。

而揽月担心自己吸食炉鼎的行为暴露,在萧景曜修为全失之后,索性将其扔下无妄深渊。

九洲传言,无妄深渊直通地狱,掉下者尸骨全无、永不超生。

可是别忘了,这是一本男主修仙爽文。

萧景曜跌落无妄深渊后,不仅没死,还置之死地而后生,在气若游丝之际转修鬼道,最后达成通天修为,征服鬼界,成为九洲闻风丧胆的鬼王。

为了报复揽月,萧景曜在鬼界大兴土木,专门修建了十八层地狱,抽了揽月神魂,让她日日经历刀山油锅、石压刀锯之苦。

揽月是神魂一点点消磨殆尽而死的,而这个过程,持续了整整一百二十年。

想到这里,揽月浑身一颤,刚才咒骂贼老天的气焰瞬间被扑灭了。

当时读到萧景曜如此报复他的恶毒师尊时,只觉得此举深得爽文精髓,看得人通体舒畅,忍不住拍案叫绝。

可是如今即将十八地狱每日游的人变成了自己,才惊觉这个报复有多么诛心。

揽月顾不得巩固修为,在寝殿里来回踱步。

如今的她自是不可能再把男主抓起来当炉鼎了,但是留他在身边总归瘆人得紧,还是尽早把他打发了好。

揽月才思虑至此,寝殿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师尊,您还好吗?”

清清朗朗的声音传了进来,在揽月的耳朵里却犹如夺命魔音。

她心脏狂擂不止,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师尊?”萧景曜再次敲了敲门。

揽月望着紧闭的殿门咽了咽口水,决定快刀斩乱麻。

“进来。”

萧景曜应声推门而入,只见他家清冷师尊站在寝殿中央,被天雷灼黑的衣裳还穿在身上,不曾换下。

他曜黑的眸子流露出一丝意外,实在是揽月在他面前永远高高在上,一丝不苟,还不曾这般不修边幅。

“曜儿,你来得正好,为师有话同你说。”

揽月学着记忆中原主的模样,端着架子淡淡说道。

曜儿……

萧景曜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不由怔忡了一下。

有多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

可转瞬他的眸子里就翻涌出一丝恼怒,这毒妇根本就不配这么叫他!

揽月没有发现萧景曜的异样,接着说道:“为师此次化神成功,欲出门游历,因归期不定,故而无法教导于你,从今日起,你便拜在你二师伯门下吧。”

揽月的想法很简单,她惹不起但躲得起啊。

修仙岁月容易过,她出门游历个一两百年,男主这边剧情都走一大半了,那时候可和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

而萧景曜听到揽月让他另投师门之时,温和的眉眼霎时落下一片寒霜,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

“不行!”

他还没有报复这个毒妇,怎么可能放她远走高飞。

而且,前世并没有让他另投师门这一遭,怎么回事?难道是他的重生改变了这一切?

萧景曜这一声又急又快,话语中满是狠厉,吓得揽月心肝儿一颤,差点就维持不住表面的淡定。

“曜儿啊,为师这是为你好,为师不在的时候需有人教导于你,你二师伯修为高深,又常对你称赞有加。你转投他的门下,他定然十分欣喜。”

揽月袖子里的手握了又握,面对这个残戾大鬼王,真的很需要勇气。

萧景曜闻言嘴角微微一扯,掩住了眼里的嘲讽。

这是玩得哪一出?欲擒故纵,测试他的忠诚度吗?

呵,毒妇,若不是现在和她修为相差太远,没有胜算,他恨不得立刻将她抽筋扒皮,让她痛不欲生!

心里虽这般想着,萧景曜长睫轻颤,却是一副失落的神情。

“师尊,您这是赶徒儿走吗?是不是徒儿哪里做的不好,让师尊您失望了?师尊您说,徒儿都改好不好?”

听着萧景曜满是哀求的声音,揽月震惊地向他看去,只见萧景曜低着头站在那里,单薄的身躯微微颤抖着,绝美的面庞上映出无尽的委屈。

揽月????

这……说好的残忍嗜血大鬼王,心狠手辣萧景曜呢?

在她眼前的难道不是一只可怜到让人想要摸摸脑袋的小奶猫?

揽月惊诧了一瞬,忽而浑身一震。

是了!是了!是她想岔了,现在还是炉鼎事件的五年前,一切都还不曾发生。

按照原著,现在的她对萧景曜而言,是光、是电、是唯一的神话!

所以她眼前的萧景曜还是前期缺爱乖巧的软萌小可怜,而不是将来君临九洲的鬼王大人!

想到这里揽月全身猛地一松,仿佛肩上的枷锁在这一刻尽数卸下。

所以从今往后,只要她真心实意对萧景曜好,待他有朝一日成为鬼王,她就是鬼王大人的恩师了,妙啊~

萧景曜见揽月迟迟没有回应,不由抬头看去,只见揽月还是那个揽月,却不知是自己哪句话让她心情愉悦,连嘴角都爬上了一丝真切的笑意。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徒弟小说
  2. 铁腕小说
  3. 综艺小说
  4. 柏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