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短篇言情 > 六年痴恋你却亲手赐我死亡
六年痴恋你却亲手赐我死亡

六年痴恋你却亲手赐我死亡 佚名 著

连载中 季樱林沐衍 痴恋

更新时间:2023-02-13 13:50:01
“苏苒如果出了什么事,季樱,我一定让你给她陪葬!”听说苏苒断了一条腿,季樱去医院的时候,刻意穿了双华丽的高跟鞋。搭电梯的时候,身后两个护士窃窃私语。“在医院工作这么久,我还第一次见没病装病的,就昨天出车祸的那个,明明只是个小伤口,硬是买通关系,开了断腿的证明。”“啊?真有这种事?林子大了,可真是什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罪人?

为了让林沐衍讨厌她,苏苒还真是费尽心机。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这个女人的嘴脸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让人恶心。

颔首低笑,就在苏苒得意的时候,季樱猛地抬手,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苏苒的脸上顿时红肿,留下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季樱完全不给她反击的机会,一把抓住苏苒的衣领,用力向着墙上撞了上去。

一声闷响,苏苒的额头顿时鲜血淋漓,季樱将她推倒在地,冷冷的哼了一声。

“苏苒,你当真以为我季樱是只软柿子?我告诉你,这就是你惹我的后果,你以后最好给我安分一点,要不然,早晚我会杀了你!”

声音不大,可季樱压着嗓子的声音却透着无限恐怖,一时间,苏苒似乎真的被吓住了,额头鲜血直流,她浑身颤抖,伸手就去按床头的报警器。

“滴、滴、滴!”

声音刺耳,用不了一分钟,护士就会冲进来,这一刻,季樱的脑子里却格外冷静,早在她进门的时候就瞧见桌上的水果刀,不由分说,一把抓起来,向着自己的小腿便划了上去。

锋利的刀刃立刻割破皮肤,不深,可伤口很长,顿时鲜血便涌了出来。

  “你!你!”

苏苒大口喘息,话都说不出来,季樱强忍疼痛,抬头冲她笑了笑,扑过去伸手将水果刀塞进了她的手里。

就在护士冲进来的那一刻,季樱敛去脸上的笑意,一边挣扎着往门口爬,一边声嘶力竭的喊:“救命——!救命啊!救命!”

要说起来,这一招还是从前苏苒教她的,只不过季樱演的十分逼真,再加上苏苒撒谎声称断了腿,出于报仇刺伤季樱,这一切简直无懈可击!

苏苒一下子慌了神,匆忙将水果刀扔出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护士一进门,刚好看到她扬起被血染红的刀。

整栋医院都被惊动了,没过多久,林沐衍匆忙而来,一进门,满头鲜血的苏苒就大哭起来。

“沐衍,不是我,不是我!是季樱要杀了我,她还割伤了自己的腿,想要嫁祸给我,沐衍,你快把这个**扔出去,你快把她扔出去!”

嫁祸?

听到这句话,林沐衍的目光立刻凛然向季樱瞧过去,“季樱,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季樱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这会儿也不慌,反而嘲讽的笑起来,“难道你看不出来她在说谎吗?我陷害她?这些护士都看到了,你问问她们,到底是谁在说谎!”

林沐衍一个眼神过去,护士匆忙站了出来,“我们进门的时候,季,季小姐已经受了伤,正在挣扎着往外爬,而苏小姐……苏小姐握着刀……”

很好。

季樱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但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苍白着脸嗤笑一声,直直看着他问:“你听到了?林沐衍,是苏苒要杀我,是她要杀了我!”

林沐衍的眼光始终停留在季樱脸上,好似已经从她的眼睛看透了她的心,许久,他才冷声问:“苏苒要杀你?季樱,你给我一个她要杀了你的理由。”

瞧瞧,他对苏苒还真是信任有加啊。

哪怕已经铁证如山,他竟然还能说出这样一句话。

季樱心里到底还是痛的,看着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不由得湿了眼眶。

可戏还要演下去,她倔强的伸手擦掉眼泪,伸手指向苏苒,沙哑着嗓子,一字一字说:“因为我发现她的腿根本就没有断,车祸是她故意的,断腿也是她买通了医生,这么做,就为了能让你讨厌我恨我。林沐衍,你不仅是个瞎子,**还是个傻子,被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我真替你感到可悲。”

完美收场。

季樱第一次发现,她竟然也这么会演戏。

腿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季樱硬撑着,一步一瘸,从林沐衍的视线里走了出去。

这个世界太冷漠,你越是可怜,就越是被人欺辱,所以季樱只能坚强。

可是真的太痛了,伤口痛,心痛,浑身上下都在痛,没了林沐衍的注视,支撑着她的力量好像轰然倒塌。

明明烈日骄阳,可她却觉得越来越冷。

最后,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季樱睁开眼睛的时候,脑子里还有些昏昏沉沉。

林沐衍就站在窗边,看向她的视线里第一次这样平静。

“季樱,我已经派人把苏苒送回我哥那边,以后,我会和她保持距离。”

闻言,季樱不由得愣了一下,垂着眸子,冷冷说:“你用不着和我说这些,你又不是我的谁,婚没结成,你和我,谁也管不着谁。”

空气突然凝滞,林沐衍阴恻恻的瞧着她,“你真的是以前的季樱?”

她当然不是,以前的季樱,早就被他亲手杀死了。

就在这时,手机**突兀的响起,她刚拿出来,就被林沐衍抽走,在看到手机屏幕时,他的脸色骤然阴鸷,捏着手机将屏幕上的短信展示在她面前。

“这就是你悔婚的原因?”

原因?季樱皱眉,抬头看向手机屏幕,是一条短信,只有寥寥几个字。

——我回国了,樱樱,你能来机场接我吗?

落款的名字,是徐京墨。

  “难怪你一反常态,突然悔婚,原来是因为老情人回来了?季樱,好,很好,**真是有种!”

他勃然大怒,扬手将手机摔得四分五裂,捏着她的下巴,怒目金刚:“你以为,我林沐衍是你可以玩弄的对象吗?季樱,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玩弄?

这个字眼儿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滑稽。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痴恋小说
  2. 季总小说
  3. 魔后小说
  4. 丞相夫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