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女生频道 > 穿越架空 > 封公子,既非良人何必强求
封公子,既非良人何必强求

封公子,既非良人何必强求 封北寒 著

连载中 封北寒唐染染 良人

更新时间:2023-03-10 15:03:44
小昭从门外路过,看见他,连忙行礼:“大人,您怎么来了?”她的声音很大,唐染染听见后一楞。没一会儿,便看见封北寒黑着脸,走了进来,冷着声音说:“看来,臣来得不是时候。”封北寒面色阴沉。隔着老远,他便听见里面说说笑笑的声音。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小昭从门外路过,看见他,连忙行礼:“大人,您怎么来了?”她的声音很大,唐染染听见后一楞。没一会儿,便看见封北寒黑着脸,走了进来,冷着声音说:“看来,臣来得不是时候。”封北寒面色阴沉。隔着老远,他便听见里面说说笑笑的声音。唐染染竟与别的男人相谈甚欢,他不自觉用力握紧了拳头。“哟,我当是谁呢。”沈叙白冲他笑笑,“原来是锦衣卫指挥使封大人啊。”“参见世子殿下。”封北寒向他行礼,又看向唐染染,“参见公主殿下。”“封大人不必多礼。”沈叙白看向他,“不知封大人前来有何贵干啊?”“回世子,臣奉皇上旨意,特此前来保护公主殿下。”封北寒冷声回道。没想到封北寒会突然来这里,唐染染愣了下。不知为何,她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对话再正常不过,但仔细听来,又好像带着些火药味。“咳,劳烦封大人了。”她忽然咳嗽了下。“怎……”见状,封北寒刚想上前,却被沈叙白抢先了一步。见沈叙白在为她把脉,他顿住了步子。沈叙白微微暼眉:“你这脉象比之前可是虚弱了不少,等我再去好好研究一下,为你重新配一副药来。”说罢,沈叙白便匆匆离开了。屋内只剩下了封北寒与唐染染。两人一时相顾无言。经过上次山洞后,两人这次见面,多少都有些尴尬。“他便是你口中的沈大哥?”封北寒开口。“是。”唐染染点头。“你同他才见过几次,便叫得这般亲密了?”封北寒有些不悦,“你可别忘了,你我还未和离。”他们还是夫妻,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他这言外之意,是在怪她不该与旁人亲近。自己在他眼里,向来是如此不堪。“我记得的。”唐染染心怀坦荡地看着他,“沈叙白本就是我的表哥,不是吗?”封北寒一下被哽住了。瞥到一旁的药碗,又想起沈叙白的话。他看向唐染染,方才未注意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差?”“谢封大人关心,我没事。”唐染染并不想与他多说。“你若不说,我便去问沈叙白。”封北寒说着便要向外走。“等等,咳……”唐染染叫住了他,罢了,反正他迟早要知道的,告诉他也无甚干系,“我中了一种西域的奇毒,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唐染染很平静,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从容。“什么时候的事?”封北寒有些不可置信。“应当有八年了吧。”唐染染没什么情绪。“可有医治之法?”封北寒很快反应过来,但对沈叙白很是怀疑,“沈叙白是来帮你看诊的,他懂医术吗?”看来,沈叙白的事迹整个皇宫都有所耳闻啊,封北寒也不是第一个有此质疑的人了。“整个太医都束手无策,唯有他,说可保我三年无忧。”唐染染说道,“我信他。”“是谁干的?”封北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与唐染染成亲已有三年,他却从未发现她有任何中毒的迹象。是他失察了。“是谁下的,还重要吗?”唐染染想起唐母,眸子暗了暗。“你知道是谁。”封北寒语气肯定。他沉下声:“就算你不说,我也自有办法知道,这天下没有锦衣卫破不了的案。”说着,封北寒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在此处好生呆着,我去去就回。”末了,还不忘说一句:“别乱跑。”封北寒走后,唐染染有些发怔。从他的话语中,她竟听出了一丝关切之意。这算什么?迟来的关心,是歉疚,还是同情?唐染染想不通,但若是问他,估计他也只会说,是职责所在吧。她不禁有些懊恼,只要遇上他,自己总会忘记如今的身份。不过君臣之责而已。还未来的及多想,门又开了。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今日这是怎么了,一个个都来了。“看见我,你好像不是很惊讶。”叶芷吟走了进来。“不,我确实没想到你会来。”唐染染一脸平静。看她这番风轻云淡的样子,叶芷吟更加来气,出言讥讽:“怎么,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感觉如何?”唐染染没有正面回她,反问她:“曾经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也曾将心事说与你听,可你为何要如此待我?”“朋友?”叶芷吟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你还真是天真,若不是瞧见你的玉佩,你以为我会同你说话?”“你从一开始便想过,有朝一日要顶替我的身份?”唐染染觉得心中有些凉意,她以为至少,儿时叶芷吟是真心将她视作朋友的。“是。”她的眼中有些贪婪,“荣华富贵试问谁不想要?”叶芷吟言语中带着些怨恨:“从小,你便比我讨喜,当初唐家夫妇来收养孤儿一眼便选中了你,吃穿不愁。而我,却只能被一家农户收养。”“女子在这世道生存本就不易,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努力,才进了六扇门当上女捕头吗?”叶芷吟满脸的不甘,“就因为你,我被撤了职,还失去了封北寒!”“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唐染染一脸淡漠,“你不该肖想本就不属于你的东西,是你的贪婪,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唐染染看向她:“叶芷吟,我以为我们已经两清了。”“两清?你说得倒容易。”叶芷吟冷笑,突然一把捏住了唐染染的脖颈。她出手极快,唐染染哪里是她的对手,直接被她捏住了咽喉。“你为何不去死,当初唐家灭门的时候,你就应该是一具死尸了才对,你为何会完好无损地回去?!”叶芷吟发了狠。唐染染被她掐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话音断断续续:“你怎知……我在唐府?”“你猜啊?”叶芷吟笑得阴狠,“你这嘉宁公主的身份,可是方便我行使了不少权力啊。”“是你……!”唐染染顿时反应了过来,随着她越来越用力,嘴角已经开始范出了丝丝血迹。“瞧瞧这一副病美人的样子,还真是我见犹怜啊。”叶芷吟另一只手轻轻抚过她的脸庞,“你说说,你为何会生得这般好命,既是流落人间的公主殿下,还能嫁给封北寒。”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良人小说
  2. 人偶小说
  3. 御总小说
  4. 重回校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