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Home > 男生频道 > 都市生活 > 90后风水师
90后风水师

90后风水师 尘二二 著

连载中 李十一赵曼 风水师

更新时间:2023-03-15 09:42:53
一眼看富贵,两眼断生死。从看出女神有灾祸开始,李十一踏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死亡之路。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二章鬼话连篇

陈省非彻底懵了。

女儿纹身、打耳钉,还去酒吧喝酒,跟男人瞎搞……

这还是一个乖乖女吗?

王东低声啧了啧:“蹦最野的迪,喝最烈的酒,嫁最老实的男人,这妹妹不得了啊。”

“陈思曼本性叛逆,但倒也不是什么小太妹,只不过癸鬼入侵,彻底释放了她的本性。”我解释了一下。

陈省非扭头看我:“李大师,救我女儿,我去找黄雅雯就是了!”

他终于妥协了。

吕芊莉一喜:“我母亲一直对你念念不忘,你去跟她好好过日子,两年后不要回来了。”

“好!”陈省非咬牙。

我指了指忠贞符:“先喝了吧。”

陈省非又犹豫了一下,然后泡水喝,我同时教他发誓,如若抛弃黄雅雯,必遭阴鬼缠身,不得安宁。

陈省非也发誓了,然后喝完了忠贞符水。

顿时宅子里起了阴风,显然有阴鬼接受了陈省非的毒誓,盯上他了。

王东搓搓鸡皮疙瘩:“真邪门,谁开空调了啊?”

其实我也觉得邪门,我们太清法术多走阴,估计正道看见了得砍死我。

“好了,我要开始了,王东你去买黄纸朱砂……”我不墨迹。

王东立刻去了,他轻车熟路。

陈省非则突然想起什么,忙道:“李大师,我还把常庆辉关着,但他一直说他是无辜的,你能有法子撬开他的嘴吗?”

这么多天了还绑着?

这个陈省非很大胆啊,不过常庆辉家人也是怂,不敢得罪陈省非。

我说那去看看常庆辉吧,有人证最好不过。

陈省非立刻带我们去了别墅后院,这里有个宠物屋,挺大的,得有十几平方。

一到这里我就听见了求饶声:“陈老板,真不是我蛊惑你女儿,是她自己要来酒吧玩,还玩得特别凶,我哪里敢欺负她啊?”

“我女儿那么乖,不是你蛊惑怎么会去找你!”陈省非骂骂咧咧,打开了门。

顿时露出一个狼狈的男人来。

他被绑住手脚,坐在宠物屋里无法逃脱,一身脏兮兮的,还鼻青脸肿,显然被陈省非打了。

“陈老板,你放过我吧,我爸会筹集资金赔你的。”常庆辉苦兮兮求饶,怕极了陈省非。

陈省非干娱乐业的,多少有点黑手段,不是一般人能招惹的。

我观察常庆辉面相,见他耳廓分明,耳垂厚大垂肩,睫毛疏而长,是个不错的面相。

这样的人有善心,无大恶之胆量,可能好色却不敢做出**的事。

那么陈省非子女宫的面相又如何解释呢?陈思曼是肯定会被**的?莫非那人不是常庆辉?

另有其人!

我问道:“常庆辉,你那晚打算干什么?”

“我就庆生,晚点送陈思曼回家,我自己再去开房。我真不敢碰陈思曼,但她那么美,我喜欢跟她待在一起。”常庆辉口水都说干了,一双眼睛真诚无比。

“陈思曼最初是怎么跟你接触的?”我又问。

“她自己来酒吧的,说是偷偷跑出来的,想发泄一下,她在家太压抑了,对了,她说是她同桌介绍来我酒吧的。”

我不再问了,看向陈省非:“放了常庆辉吧,免得逼急了他爸报警。”

“他敢!”陈省非怒目一瞪,吓得常庆辉连连谄笑:“我爸不敢我爸不敢,你放了我吧。”

陈省非不想放人,但我都说了,他还是放了。

常庆辉赶紧跑了,跑得比撵兔子的狗还快。

我这边则沉思不语,结果陈思曼又在屋头叫:“我要买衣服,我要吃东西,我要找男人!”

她多少有点神经了。

陈省非问我该咋办。

我说等王东回来。

我们就等着,不多时王东买齐东西回来了,我二话不说开始画符,一道守灵符,一道镇邪符。

画好之后,我交给丽姨:“这道守灵符贴在陈思曼足底,这道镇邪符贴在她那个地方,今晚不可小解,明早五点才能解手。”

“李大师,这有什么用?”陈省非问我。

“你女儿阳气从足底外泄,需要守灵。而她小腹出现了鬼头,那是邪祟入体的表现,葵鬼喜好风月之地,你女儿的那里便是最大的风月之地。我用镇邪符暂时镇住,等调查清楚到底是什么邪祟再做打算。”

“邪祟不是葵鬼吗?”陈省非迷茫。

“葵鬼只是天干癸位产生的邪祟的统称,如果我没猜错,葵鬼出自蓝口酒吧,我们明天去走一趟。”

“行!”

不再多说,丽姨去贴了两张符,陈思曼果然安静了下来,倒头就睡了。

我们没有回家,而是在别墅里安顿了下来,一觉睡到天亮。

陈省非准备了精美的早点,我也不客气,吃了个干净。

而丽姨过来汇报:“李大师,小姐解手了,尿都是红的。”

陈省非再次紧张起来。

我不语,过去看陈思曼。

陈思曼气色好了不少,只是迷茫看我,似乎这才第一次见我。

我抓起她足掌看了看,黑色的青筋已经少了一小半,可见癸鬼被暂时镇住了。

“陈思曼,你第一次去酒吧是什么时候?”我询问。

陈思曼看了看心疼的陈省非,低头心虚道:“有半个月了,每晚都去。”

“你怎么能这样,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我打死你!”陈省非惊怒,扬手就是一巴掌下去,吓得陈思曼抱头痛哭,瑟瑟发抖。

幸好我抓住了陈省非的手,皱眉道:“这就是你的管教方式?要不是你常年压迫她,葵鬼怎么能找到机会?”

陈省非收回手,一脸悲痛,不说话了。

我安抚了一下陈思曼,继续问:“这半个月里,你有没有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有,每晚我回家睡觉,总是梦见三个黑影在我耳边说话,一个说穿漂亮点,一个说去大吃大喝,还有一个说跟男人很快活的。”陈思曼说着尴尬低头。

“鬼话连篇,葵鬼在给你洗脑,释放你的本性。”我摸了摸下巴道。

鬼话连篇有很强的蛊惑性,一般人根本遭受不住。

半个月每晚都有鬼话,陈思曼一个高中生怎么撑得住?

所以她要买衣服要吃东西要找男人,都是葵鬼的想法。

“李哥,到底是什么鬼?”王东好奇,听都没听说过这种鬼。

“我也不太清楚,世间鬼怪万千,每样鬼都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和害人手段,我得去酒吧看看。”我无法太早下定论。

吕芊莉就说现在去,不要耽误了。

陈省非当即准备车子,但忽地又想起一件事:“李大师,我之前请过城隍庙的算命先生,他是个道士,他说一鬼成三鬼,三鬼融七鬼,得七个他才能驱鬼,所以他吓跑了。”

一鬼成三鬼,三鬼融七鬼?

正所谓道家人看鬼,风水师看相,术业有专攻。既然城隍庙道士那样说,肯定有根据的。

“他还说了什么吗?”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但他料定一共有七鬼,不分彼此,化作三鬼,一动全动,实际上又是一鬼。”

这个就很复杂了。

我记在心里,说先出发去酒吧看看。

当即,一行四人出发。

走到半路,我让王东下车去买了一个宝镜。

这宝镜是道家宝镜,乃铜制品,十分的重实。

王东抓着照了照自己:“这镜子像素太低了,还不如我几年前的华为手机。”

“鬼一照就清晰了,你是人自然不清晰。”我好笑。

王东吓了一跳,赶紧将正面压在腿上,不敢照了。

又行驶了一阵,我们到了蓝口酒吧。由于是白天,蓝口酒吧没有营业,一个鬼影都没有。

我下车蹲在地上看了看这里的地气,发现很旺盛,不是邪门的地方。

地气跟风水有关,城市里无法看山看水,只能看地气来猜测。我学了太清术,也算是能感应一点地气了。

“李大师,如何?”

“外面没事,得看里面。”我指了指酒吧。

“我已经通知常庆辉那个王八蛋了,他马上来开门。”

“好。”

我们继续等,陈省非给我们派烟,我不抽,吕芊莉也不抽。王东则接过,一边抽烟一边用宝镜到处照:“阿弥陀佛,照不死你丫的。”

正照着,他忽地叫了一声:“我靠,手好痛!”

砰地一声,宝镜落地,在地上发出哐地一声响,惊了我们一跳。

吕芊莉忙道:“王先生,你丢宝镜干嘛?”

“不是我丢,好像尼玛有东西咬我,我痛死了。”王东擦着自己的手,上面不见痕迹,但就是痛。

我心里一凝,宝镜落厉鬼生,这七鬼不同凡响。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风水师小说
  2. 撩人小说
  3. 上门姐夫小说
  4. 重生民国小说